终章


月亮弯弯如勾,影子斜入池塘中,月光落入潭水里,依旧照不破那黑暗,仅仅在水的表面形成了一幅光与影互交相汇,你搏不破我,我笼不住你的水墨艺作。蛙鸣声此起彼伏,让人感觉像是在无尽的蛙之海中,随便丢几粒石子,蛙又不再叫了,世界静了下来,似死了一样,寂,寂得让人心里毛毛的,害怕。潭水里的水墨画也受了惊一样,波动着,搅得光与影混为一块,扭曲着,飞溅着,似是要有一只洪荒之兽从池塘中探出凶恶的脸,我甚至已经听到它凶残愤怒的咆哮。好在没多大一会,也不知是哪一只傻傻的青蛙又叫了起来。它那些朋友,包括几个蹦来蹦去的,帮农民伯伯抓害虫的,哈哈,甚至有一只吞下一整个电池的,也是够蠢的,这让它怎么活吗。蛙鸣又一次轰鸣于耳边,仿佛在蛙之海中,看着再一次宁静的潭水,我没有再投入石头,蛙们却渐渐地自己不叫了……
什么叫捕风捉影?风与影是来去无踪的,风袭过,又有什么可以使它停留在这呢?影子倒是好办,我不动,它也似个木桩样子,一动不动,可云来了,月遮了,影又哪去了?寻不到。如此无拘无束,又何谈去捕捉。真的愚者穿过一次山脉,找到了宝藏而分文不取,只是捕风捉影,可更是无从下手。什么也没得到,心里闷闷的,乐不起来。人们会认为他笨,没找到宝藏,实际上他是真的笨,找到了宝藏却不知道拿走,而是把它留在了深山里,独自去过自己的生活,将那些所谓的,捕获的风与影留放到池边,与皎洁如玉的月光,为我,为你,为大家展现出这幅水墨巨作。虽说是巨作,但也是破旧的了,水墨自是古代传下来的,就算是黑白照片年代也久了,记忆更是不清了,似云来了,月遮了,总之那几张脸再也没有见过了,更是追不回,求不得的了。


第一幕

影院已经不行了,没有足够的资金以支持它继续活下去了,或许可以靠这部大电影挽回一些资金,但这也将会是影院的最后一次播放了。
大厅里寂静无声,四下里却全是空座,只有几个人坐在坐位上,等待这一出好戏。
摄影机吱吱嘎嘎地响了,它也是老伙计了。花白的幻灯片播放了起来。

两个人,个子差不多,都是一米七的样子,他们穿着黄色的,宽大的防护服,黑色的面罩挡住了他们的脸,不知是什么长相,更别说看清表情了。
四周很暗,没有灯,像黑夜一样,但是仍可以看出这是个巨大而又奇怪的建筑物,特别是这条长得夸张的走廊——尽头不是门,而是扇灰色的窗子。
手持相机的黄衣人举起相机拍了一张照片。
“拍这些有什么用吗?也发不出去。”另一个手持一把黑色冲锋枪的黄衣人说着。
果然,手机是死机的。
“真发不出去,哎RZX,你说这Site-Cloud-56这么邪乎,怎么还没被列为异常啊。”
“情况特殊呗,这原本闹鬼,因为处于市中心医院地下,基金会行动不方便又没什么有效的收容措施,所以在这建了Site-Cloud-56。”那个被称为RZX的人回答着:“后来被黑曼巴抢占了,在黑曼巴撤了后就一直荒废着了。”
“医院地下?原来是用太平间改建的呀。怪不得闹鬼……”这个叫linglingyao的黄衣人说着,仍然固执地尝试发出那些不可能发出的图片。
“这里的东西,带不出去的,照片也不能,好几个特遣队试过的。”RZX拍了拍linglingyao的肩,向那长廊尽头走去,脚下的路落了一层灰,每次落步都会震起一阵粉尘。
linglingyao叹了口气,放下了相机,缓缓跟在了RZX的身后。
终于,俩人到达了那窗子前。
远看看不出来,这窗子其实不是灰色的,只是上面的尘土太多,至于它原本的颜色,便无人知晓了。
“这地下安个窗户干吗?”linglingyao十分疑惑,RZX亦是如此。片刻后,RZX说:“管他呢,擦下灰看看不就好了。”
说着,他擦了下那窗玻璃。
灰尘已去,窗外的“风景”一觅无余。
只见那窗外竟是用砖建的一堵墙,它完美地封住了这窗子。
两个人很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就算隔着面罩看不清对方的眼睛,却读出了各自眼神中的惊异。
这地下室怎么会有窗子呢?而且还用砖石封死,想必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封存于此吧。
两个人定也如些想,


待更……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