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女记

平静的一天。

吃完早饭后,该工作的工作,该干嘛的干嘛。梅拉菲外出采购物品了,梅萱羽去欲肉教教堂礼拜,ZFE在外执行任务,闻人把自己关在藏书阁里写信,只剩下Writers无所事事。

正好,今天天气不错。好久没出去了,Writers想,出去转转吧。

Writers换了衣服,走了出去。森林里的空气有一股淡淡的草味,很清新。阳光透过树叶,射在Writers身上。

Writers极为享受。

突然,一个女孩的哭泣声引起了Writers的注意。他闻声而去,只见一个小女孩正坐在地上大哭。

森林里大哭的女孩一般不是被父母遗弃就是迷了路,这次是后者。Writers询问了小女孩的家在哪里。

“就……就在护林人小屋哪里,我家就在那里。”女孩抽抽噎噎。

Writers很奇怪,这片森林从没听说有什么护林人。然而,顺着女孩指的方向,隐隐约约有一间小屋。

“走,我带你去。”Writers说。

他牵着女孩的手,来到了小屋前。突然一道白光闪过,然后他失去了知觉。

以后称呼Writers就得用“她”了。

等到Writers醒来时,一个女孩萝莉手里拿着针管。见到Writers醒了过来,她狞笑着把针管插进了Writers的身体里。Writers惨叫一声,又昏了过去。

Writers又醒了过来,无力地问:“你们要干什么?”

突然,Writers发现,自己发出的声音是一个女生的声音。

几个身披白大褂的人,拿着刀子,走向Writers。

“病毒的血液浓度够高了么?”一个萝莉音响了起来。

一个同类型的声音:“早就可以了,已经导致了局部变异。”

在Writers的一声声惨叫中,他的头皮被用特殊的刀子扒了下来。他很想昏过去,一剂剂神经强化液打消了他的念头。

一层新的头皮被用生物永久缝合技术缝了起来。

接下来,Writers的引以为傲的眼珠被用特殊仪器挖了出来,随即,两颗新眼珠链接上神经元,并用生物永久缝合技术缝合。

一个个针头插入Writers的身体,黑色的液体被提取出来。与此同时,Writers的皮肤以可见的速度变白。

在最后的无麻醉脑部手术结束后,Writers昏了过去。

三天后,闻人在树林里找到了她。没人能相信,眼前的女孩是以前的Writers。然而,通过对Writers的潜意识读取,他们这才相信,这个人就是Writers。

此时的Writers已经是一个女孩。她有着粉色的长发,绿色的眼睛,经过了某些手术,她的脸自带妆容,已经完全看不出她曾是个男生。她体内的“萝莉病毒”使这些器官被完全接受。甚至为了使她接受这个新身躯,她的大脑也接受了改造。

但是,原来的Writers,可以说,已经死了。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