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Site-cloud-03开始的云国冒险(5)


feather越走越感觉自己的手机定位出了问题。

要么就是那帮人的脑子出了问题。

他停下脚步,环顾身处的这片荒野,如果不是那个定位,他都不知道云国还有这种地方。

他甚至怀疑这里根本就不是云国。

他们为什么要把组织整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要保证隐蔽性可以理解,但这……

总感觉就算没有受到威胁,他们也能哪天自己直接没了。

这时他的耳机响了。

“TME的原则是不对任何事物做出重要干涉,别忘了,你只是去打听消息的,别干多余的事。”

“那你干嘛不直接给我整个斥外护具?”

feather愤愤道。

“仅有的两套借给别的goi了。”

“……你不是说咱们不干涉别的家伙吗?”




“你说,云小鬼究竟是什么?”

黑暗的厕所里,看不清表情的@,声音毫无情绪波动地,对他抛出了一个看似简单却好像又难以回答的问题。

funny愣住了。

他仔细地搜索了回忆,得出了结果,张嘴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他发觉自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云小鬼是什么?

在云分流传的资料里,ta们被描述为一种凭空诞生的对云国人危害性极大的异常,异常性质多样化,目前观察到的有认知危害和现实扭曲,攻击性极强,且没有智能,无法交流。

而在他从各个非官方渠道了解到的那些民间流传的说法是“能改变现实的异能者”,这点和云分的观点差不多,但他们认为,这是由环境因素引起的变异,也就是说,那些云小鬼,都是云国居民变异而来。

甚至还有极端分子由此大肆抨击云国政府的治理制度,并组织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要求改革。

上面这一段是历史书里的原话。

funny有些迷茫,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不能相信云分。

相比云分还有政府,云国人掌握的真相会不会更多一点呢?

可他现在什么也无法证明。

最后他还是缓缓摇了摇头。

“咕噜~”

突如其来的沉闷的声音让脑子还有些混乱的funny瞬间警觉,拔出麻醉枪一边指向四周用目光搜寻,却什么也没发现。

这时,他才发觉,那声音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声源似乎位于这家伙身体的中间部分……

“呃……”就如同印证了他的猜测,@有些尴尬的声音传来,“要不咱先……去吃个饭?”

“……”




“是feather先生吗?”面前一个和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年龄的略显瘦削的男孩看了看他刚刚递过去的名片,抬头问。

feather呆呆地点了点头,看着男孩身后一排排的帐篷,一时间竟想不出该说啥。

男孩注意到了他的眼神,笑着问道。

“怎么样,我们的基地很酷吧?”

“啊……酷。”

酷到不忍直视。

“放心,老大会帮你解决任何问题的,现在跟我来。”男孩转身离去。

feather看着男孩的背影迟疑了几秒,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他到底接了个什么几把任务啊……




“啊……我可爱的云国啊,我回来了!”

“你还是那么地美丽、富饶、和谐!”

昏黄的路灯下,@对着略显清冷的街道振臂高呼,引来不少路人的侧目,几个人看着他的背影偷乐,甚至还有人一边乐一边拿出了手机。

funny躲在一边默默扶额。

我不认识他,他和我没关系。

……

没多久,两人站在了一家面店门前。

“……填肚子的话吃饭更好吧。”funny抬头看了看招牌。

馄饨分裂者

好奇怪的名字。

“这里有饭,不过没面好吃,没事儿,吃个两三碗就顶上了。”

“我跟你讲,这里的面特~别~赞,丝滑得跟刚钻完土的蚯蚓似的。”

“……”

谢谢,毫无食欲了。




最终funny还是点了一碗和@一样的牛肉面。

想象恶心归恶心,那也是某憨批的问题,不能委屈肚子。

刚坐下,funny想起了一件事。

“把那家伙就这样丢下去没事?”

“安心啦,下面会有人处理的,那可是很珍贵的活体样本呢。”

“哦。”

“不过这家伙有点不对劲。”

@用食指敲了敲桌子。

“什么?”

“你看,如果他刚刚醒过来跟你说,他就是在这里上个厕所,刚好看到你出来,觉得你看着比那个拉屎的不顺眼,就开干了———你信吗?”

“……我们站点被人盯上了?”

“姑且认为是啥云小鬼聚集而成的组织罢。”

“所以我们现在很危险?”

“那倒不至于,我的奇术装备盒里随便挑个道具都能把他们耍得团团转,真找上了就拿锚把他们打成傻逼,实在不行就穿个斥外护具,他们找都没处找。”

funny嘴角微微抽搐。

“你这是把站点的武器库洗劫了?”

“唔,差不多。”

“……”

funny没话说了。

可能这就是云分特工罢。

“没想到啊……”@突然满腔悲情地仰屋顶长叹,“昨天还在宿舍里舒舒服服地睡大觉,今天就已经流~落~街~头~哦~”

去掉让暴躁的人想直接冲上去打的长音和变调,funny和他感同身受。

面上来了,funny也顺着换了个话题。

“你有想好接下来怎么办么?”本来就没有丝毫头绪的他,这会更是直接把问题抛给了这个看起来至少比他靠谱的队友。

“没有。”

“……一点想法也没有?”

“emmm……”

@看起来像是认真地在思考,大约五秒钟后,他兴奋地一锤手心。

“我想到了!”

“什么?”

“隔街那家店的生煎包我好久没去吃了,要不明天早饭就去那吃吧……或者现在就去也行。”

funny差点把嘴里的肉丸吐出来。

“……合着你是出来旅游的?”

“你急个啥,咱们既然出来了,碰上主线的几率就比在云分里大,就是时间问题,它一直在哪里,又不会因为你不去找它就跑掉。”

@把头埋在碗里,相当夸张地吸溜了一口面,随后满意地咂咂嘴。

“这么久了,这里的面还是这么劲道……你信不,没准我们在这坐着,事儿都可能自己找上门来。”

“……”

他还是收回刚才的话吧。

“我突愣务的河候就经糖碰上哈们……”@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我嗦的是云好滚。”

“……”

“哈么狗屁安全嘘,那嘿玩意到户都在蹦跶。”

“你别嚯,有些还疼好玩的。”

“我gay得啊……有一个云好滚,他债狂告之前,还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拆他问着啥?”

@咽下了口中的面条。

“他问我,173和096合作是不是全宇宙无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funny面无表情地看着狂笑着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打他一顿。

“咳咳……”

“那,我们就继续一下刚才的话题吧———反正现在也没事干。”

“……嗯?”funny无精打采地应着。

“云小鬼到底是什么,还有云小鬼的成因,虽然我还不清楚站点里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但多半和云小鬼有关。”

“然后呢?”

“我现在有一个非常接近事实的猜想。”

“说!”

funny一下子就精神起来,瞬间绷直的身体的后摇好似被按倒后松开的弹簧,看着@眼睛瞪得溜圆。

“甲亢拖着不治是很危险的。”

“你信不信你再打岔自己会更危险。”

“欸欸,别激动别激动,我说。”



“我们老大是个很好的人,也是很厉害的人。”

男孩带着feather穿行在大大小小的帐篷间,一边走一边说道。

“怎么说?”

“我们这些人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是他收留了我们,还教给我们很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不可思议的东西。”

“……”

这么说来,云国的流浪者最近好像真的少了很多。

“如果没有他,我们可能这辈子都没法看到真理。”

“真理?”

feather微微皱眉。

“就是……”男孩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让feather看到了他一脸的便秘般的兴奋。

“SCP!”

“……啥?”

“就是好多很厉害的怪物!像会扭人脖子,身体里的东西可以毁灭世界的雕像、永远不会死的大蜥蜴、戴乌鸦面具的小天使疫医、大家的老婆魅魔少女、可以重启宇宙的机器、头是一个汽笛的强大到连基金会都无法收容的怪物,还有还有……”

“……”

feather默默地看着在自己面前手舞足蹈的男孩,越发觉得自己被坑了。

玄乎是唯一的感觉,男孩窜稀式的讲述则是为其增添了一丝神必的气息。

“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

他想了想,最终只能问出这么一句话。

男孩闻言停下了讲述,表情有些奇怪地看着feather。

“老大说的当然是真的,你不相信老大吗?”

“……哦。”

丢出这个字,feather心里已经了然。

“那……你们这个组织是干什么的?”

“欸?”

男孩的动作一顿。

“我没有和你说过吗?”

他疑惑地眨眨眼。

“……没。”

你只是刚刚在那当了起码半分钟的沙口。

“哦,那当然是……是什么来着?”

男孩说了一半停住了,他挠着头,似乎在仔细回想。

“寻找世界的真理。”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feather的背后传来,把他吓了一跳,他转过身去,一个瘦高男人正站在他面前。





“你听说过民间流传的那种说法吧?”

“啊?昂。”

funny有些意外地瞥了一眼@。

他还以为只有自己会关注这些东西。

“他们说的其实不无道理,把想法从这个理论的基础上再拓展一点的话……也许这玩意的诞生是人为的。”

“你是说……有人在刻意引导?”

“我们站在旁观者视角,如果不参与进去是不容易得知引导者的意图的,所以也没法确认他们是有意无意,但……”

“做这些的人,都有明确的目的,且结果都是利己。”

“你好像非常肯定的样子。”

funny挑了挑眉。

“阐述事实不需要肯定。”

@的表情和语气都波澜不惊。

“……”

“……那,这种理论有什么依据吗?”

“有。”

“我之前跟你说过,我经常见到云小鬼吧?”

“见得多了,我就发现他们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传播认知危害的方式,非常地……怎么说?”

@有些苦恼地敲着脑袋。

“啊,对,模式化!”

“若非有人特定地给他们灌输式地传播相关信息,是很难培养出这种表达方式的。”

“就这?”

funny不以为然。

“你的理论也太站不住脚了。”

“这种理论都不能接受的话,我的另一个推测你可能就连思考都不敢了。”

“哦?”

“我现在要开始说怪话了———可能是怪话,如果你觉得这是怪话,也用不着太惊讶。”

“……嗷。”

funny愣愣地点点头。

“你知道总部有一个叫超形上学部的部门吗?”

funny茫然地摇摇头。

“那叙事层理论你应该也不知道了。”

funny愣愣地点点头。

“好吧,我尽量说得简单点……其实也挺简单的,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这个世界,其实是一些,在概念上更高位的生命创造的故事?”

funny愣愣地点……

“慢着,啥玩意?”

“而所谓的云小鬼,”@没有理会funny的懵逼,继续把话说了下去,“其实是ta们的思想到我们这个世界的具象化。”

“噗……”

funny这次真的把嘴里的肉丸吐出来了。

“你现在说的话真的就连几把都不是了,”

funny像看没有碳元素的生命似地看着@。

“你是看了哪部奇幻动漫还是电视剧得出的这种离谱的结论?”

“这结论可不是我得出的,我只是在那帮人的理论的基础上进行了延伸罢了。”

“那我看那什么部也挺扯淡的。”

funny扯了扯嘴角。

“啊……这个,有一说一确实。”

“但……”

“只要一种情况的可能性不是明明白白的0,就不应该直接否定。”

@拿着筷子在面汤里搅着,一圈又一圈,把所剩无几的面条搅成了一个漩涡。

“当人认为一个想法很荒唐,除了它真的很荒唐之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不敢相信。”

“人类不敢相信的东西太多了,从古至今一直都是,可不管他们如何否认,ta们都照样存在。”

funny盯着那团白色的大漩涡没有说话。

“仔细想想,你对你的生活,真的没有一点疑问吗?啊,我不是在做心理咨询,我的意思是,你回顾你之前的生活,这期间,有没有出现过非常戏剧性的时刻,或者说,巧合特别多?”

@的筷子停止了搅拌,白色的大漩涡用最后的惯性旋转着,逐渐变慢,慢慢地分崩离析,四散漂向碗边,露出了淡黄色的面汤。

funny因为的视线面条的散开瞬间分散,随后再次聚焦在面汤上,透过一层葱花和油滴,看到了印着白底黑条圆的图案的碗的底部。

@的最后一段话起到了作用。

他好像,确实忽略了什么东西。

仔细想想,他的生活……
奇怪吗?

确实奇怪。

就比如他自己的倒霉程度,简直严重到有些超现实了。

但,这还不是最奇怪的。

不管倒霉到什么程度,陷入多么危险的境地,他总是能绝处逢生。

简单来说就是各种被虐,但就是死不了。

这确实像极了一个有虐主癖好的作者写的小说。

“我和云小鬼打交道这么多年,虽然不能说完全了解,也大概能摸透一些东西,比如,他们的思维通常都比较离谱,轻的是讲话莫名其妙谜语人,严重点的就是逻辑混乱,前言不搭后语。”

funny默默点头,他想起了刚才的经历。

“资料里提到的现实扭曲的能力是真的,在总部曾经发生过一次,几个收容物直接被从概念上抹除了,但被修改的现实连一天都没有撑过去就被改回来了———虽然没人知道是谁改的,后来又小规模地发生过类似的几起事件,无一例外地都被莫名解决了。”

……莫名感觉跟听鬼故事似的。

不过他现在所经历的事情也和鬼故事的精彩程度差不多。

“这种种特性,你感觉像不像一些文笔拙劣却又没有自知之明的高位生命在用记录或者口述的方式在编写我们的故事?而这些云小鬼,就是他们糟糕的思维在我们这个世界的具象化。”

“……”

“而那些被改回来的现实,可能是和他们一样的同类进行了干涉。”

funny呆呆地看着@,而后者在说完话之后就低下头大口喝着面汤,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面汤没一会就见了底,funny低头看着褪去了淡黄色滤镜的白底黑条图案,几次张嘴,却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如果这是假的,用来解释的论点却都有理有据,很难完全否认。

如果是真的,那也太过荒唐了。

荒唐到令人恐惧。

自己的一言一行包括周围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别人编写好的剧本,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改变既定的走向……

那他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单纯地给他们的创造者取乐吗?

“就算这样………你有什么证据吗?”funny看着@,尽力控制着的声音依然有些发抖。

“没。”对方耸耸肩,“说到底,其实就是个被害妄想式的臆测罢了。”

“……”

那满不在乎的样子刺痛了他内心的不知何处,无端的怒气突然从心底升起。

放在桌上的右手无意识地握拳。

“不过啊,这个可能性……”

“够了。”

funny的声音很低,但已足够让对面的@听到并停下了讲述。

“既然没有切实的证据,就不要装出一副‘我懂了一切’的样子好吗?”

“他们也是,你也是……”

拳头渐渐攥紧。

“都那么喜欢拿着自己都没搞懂的东西对别人说教吗?”

funny不知道这些话会让对面这个目前唯一的和他一条战线的人怎么想,他只想痛痛快快地说出来,仅此而已。

“自以为是地讲一通大道理,然后告诉别人这是瞎猜的,很好玩是吗?!”

@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突然拔高的音量一时间引来好些人的注目,funny后知后觉地注意到目光在身上的聚焦,尴尬渐渐冒了出来。

他低下头没再说话。

火来得快,泄得也快,他发觉自己的反应过激了。

他不该说那样的话。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抱歉。”

沉默良久,他还是只能说出这两个字。

@摆摆手。

“言行严谨点不是坏事,你没有错。”

“人越是对自己敷衍了事,就会越放纵,发展到最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一张嘴就怪话连篇,或者不小心散播了道听途说的谣言,被人骂了傻逼……也是自作自受。”

funny无言。

令人尴尬的沉默持续了好一阵,直到@轻描淡写地提起另一个话题。

“总部的情况也不太理想……不过原因多半是他们没那么积极。”

“这……怎么说?”

“他们的策略是退守,着重对平民的保护,一般不对云小鬼的行为做出什么干涉,有点……顺其自然的意思吧。”

顺其自然?

太离谱了,那可是云小鬼啊……

“那至少可以要求支……”

“不行。”

“……为什么?”

被瞬间拒绝的funny有些发愣。

“我们这个分部在基金会的风评已经够差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一个常年没有对基金会做出任何贡献的分部,风评肯定不会好,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觉得,云国分部的建立就是个错误,这个分部的存在完全就是在浪费总部的资金。”

@把玩着汤匙,表情云淡风轻。

“他们凭什么这么说?”

funny的火又冒上来了。

“对,凭什么呢?”

@跟了一句,翻转汤匙看着有图案的那面,语气平淡如水。

“我们起码也在做有意义的事,消灭云小鬼保护云国人……”

“可惜这两件事到我们一件都没做好。”

funny一时语塞。

“这在他人眼里要么是失职要么就是不务正业,也没处说理去。”

funny沉默。

“可有什么办法呢,小鬼,杀不完啊……”

funny还是沉默。

他莫名想到了一个问题。

云国分部多年以来做的一切,是有意义的吗?

我们真的……

“……我们真的了解他们吗?

微不可闻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似乎还带着一丝迷茫。

funny愣住了,缓缓抬头。

“什么?”

“没啥。”

@摆了摆手,抬头看着天。

“说到底,那些玩意怎么样关我锤子事呢,去他妈的云小鬼,去他妈的云国分部……”

“现在要做的就是及时享乐!老板!再来一碗牛肉面!”

……

funny看着朝着后厨夸张地挥着手的@,各异的情绪在脑海里散落一地,却连整理都不知从何开始。

思绪不知不觉飘到了一年前,那时他刚入职,也是这样坐在一家面店里吃面,那时的面也是像现在这样的香,承载着他饱腹后大干一场的决心。

依稀记得,那时的他,还对未来满怀憧憬,对这个职业充满热爱,认为自己找到了一生追求的东西,认为自己一定能在SIite-cloud-03得到充实的人生。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早已不是那时候的自己了。

若不是这次的变故,他说不定会一辈子都活在梦里。

一个荒诞而漫无目的的梦。

是什么让自己变成了这个逼样?连他自己都不记得。

又是什么让云分变成了这个逼样?他更无法得知。

云小鬼和这些又有什么关系?

今后又该何去何从?

正沉浸在思索中的他突然发觉手腕一紧,回过神来看到了脸色突然沉下来的@,有些莫名。

“干什……卧槽!”

@猛然的发力把他硬生生扯离了座位,然后重重地摔到自己身后的地上。

坐在地上揉着发痛的屁股,他抬头正准备破口大骂,突然愣住了。

他刚刚坐着的地方,此时站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多岁的男孩,反手拿着的一把短刀刀尖朝下钉在桌子上,刀尖已经没入桌面。

他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如果刚刚没被拉开……

男孩见没有成功,举刀朝着@冲了过来,一刀直直刺出,@侧身躲过,一手顺势擒住他的手腕一拧,男孩露出痛苦的神色,刀脱手而落掉在地上。

男孩抬起头,脸上满是凶狠的神色,嘴里开始酝酿什么东西。

“He———”

“卧槽!”@大惊,直接一拳轰在了男孩的腹部,男孩倒飞而出穿过门摔到店外。

店内一阵哗然,不过众人的反应比起恐惧更像是兴奋,甚至有好几个拿出了手机。

“该死的云警察!你们会遭到报应的!”男孩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爬起来跑出了门,funny愣了两秒,起身追出去,却发现对方已经没了踪影。

人群在窃窃私语着,不少人带着各异的眼神将目光落在两人身上。

funny没有注意到,突如其来的一系列变故把他整得有些懵。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用不着我们去找,事情自己找上门来了。”

@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边,脸上是得意的坏笑。

funny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街道,突然回想起男孩临走说的话。

“云……警察?”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