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Site-cloud-03开始的云国冒险(4)

funny经常怀疑自己也是一个异常。

嗯?他为什么要用“也”?​

想了半天没想明白,他​就不想了。

刚刚在想什么来着?哦,怀疑自己是个异常。

还是个只有负面异常性质的异常,而且是对己。

有点像……SCP-181的异常性质反过来。

话说SCP-181是哪里的收容物来着?反正不是云国的,连间缀都莫得,真是奇怪。

他只记得他们这个云国分部,在国外是有一个叫做SCP基金会的总部1的,他对却此知之甚少,唯一的资料还是从……

从……

从哪……?

算了,不想了,刚刚想到哪来着?

SCP-181的异常性质反过来。

用通俗的话来讲,他很倒霉。

虽然没有到喝凉水噎住的地步,却也有出门屎到淋头的程度。

就像现在这样。

他手里拿着麻醉枪,看着趴在一旁露着个屁股不省人事的排泄者,一时间百感交集。

为什么他每次出来都刚好能碰上有人拉屎呢?

还都是喷射。

他承认自己有些冲动了,明明可以等人家拉完再出来的,反正有防护服。

还浪费了一颗麻醉弹。

就在这当口,头顶的白炽灯突然闪了两下,然后滋啦一声灭了。

……?

灯坏了?还是停电了?

整得跟拍鬼片似的……

他突然就想起了那些鬼片里类似这样的烂俗桥段,突然就乐了。

也就是图一乐,这种nt事能发生在现实里,他直接拿开塞露拌饭吃还当饮料喝。




黑暗的环境比较适合思考。

即便如此,funny也P都思考不出来。

直到现在,他脑子里都是乱糟糟的,没有任何头绪,光是出去了要先干啥这事就让他想炸了脑袋。

或许贸然出走真的不是一个多么正确的选择……他至少应该在站点里再找一找“幸存者”。

人都出来了还说个P啊。

回去?那还不如让他在这直接挂掉。

不管了,先出去再说。

至于这个排泄者……丢这里应该没问题,麻醉药药效最多也就一天多,饿不死。

他摸出手机点亮屏幕,刚想开个手电筒照明,手机就因为机主突然的惊吓导致的条件反射型颤抖从手中滑落,屏幕朝下摔在了地上。

啪嗒。

清脆的碰撞声在黑暗中回荡。

微弱的光最后照亮的,是面前不远处惨白的,带着渗人微笑的一张脸。

funny举起麻醉枪,毫不犹豫地对着前方扣下了扳机。

然而他终究慢了一步。

一股巨力带着劲风从左边袭来,拍在他持枪的双手上,带着一阵剧痛,麻醉枪脱手而飞往角落坠去,在完全落地前不甘心地发出几声碰撞声,而后归于沉寂。

几乎没有给funny任何反应时间,那股巨力随即在他的腹部炸开,他后退几步,胃部带着绞痛开始翻腾起来。

这一切全发生在短短几秒内,funny甚至没来得及思考发生了什么。

他只能想到一件事。

他碰上异常了。

就在他刚出站点的当口。

funny居然有点想笑。

要是云国开办个霉运大赛,他估计能拿金奖。

阴恻恻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173脸上贴096照片,怎么破?

funny一愣。

这个问题……

他好像在哪听过……

我在问你啊……”那个声音似乎是因为没有得到答复而变得有些恼怒,“173脸上贴096照片,怎么破?

“拿你🐴的🍺破。”funny脱口而出。

寂静。

四周安静到滴水声都清晰可闻。

funny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说了些啥,然后冷汗有些下来了。

他刚刚好像说了什么对自己形势不利的话……

嘭。

一声闷响。

疼痛刚刚有所缓解的腹部再次受到重击。

淦!

funny呕出一口酸水,疼得弯下了腰。

这年头异常打架都这么贱了吗?!

我在和你提问题啊……为什么要骂我啊……”那个声音有些委屈。

我TM……

funny真的被惊到了。

你打我两次就行,我骂你一次就不行?这年头异常都玩双标了?

你还是人吗?

……好像还真不是。

我换一个问题啊,一定要好好回答我哦……”阴恻恻的声音再次响起。

回答你🐴……

警笛头是scp吗?

funny喘着粗气。

正面刚根本刚不过这玩意,至少以他现有的装备不行。

……不知道吗?那再换一个,什么scp可以杀死682大爷?

可现在周围一片漆黑,可以照明的手机不知道丢哪去了,他连方位都几乎摸不清,更不清楚以他的速度和反应能力,能不能在这玩意眼皮子底下逃走……

喂喂,你怎么回事,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声音有些不耐烦了。

回答问题……吗?

算了,命重要。

去他妈的尊严。

“……2935?”funny小心翼翼地问。

许久的沉默。

就在funny要以为异常已经不在的时候,恼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胡说八道!682大爷是不死的!

WT……

funny还没吐槽完,喉咙就被一只冰冷的大手瞬间掐住,那股力量在他脖子上快速收紧,窒息感出现并越来越重。

凉了……

他这样想着。

真他妈窝囊。

……

意识模糊之际,他隐约听到了一声重响,听起来像是门被猛地打开后砸在墙壁上的声音,接着是快速而沉闷的不知道是什么的声音,随后,手上的力道猛然一松,新鲜的空气再次灌入喉咙到达肺部。

他跌坐在地,一边咳嗽一边大口地呼吸着,还没吸几口,一个黑影嘭地一声摔倒在他旁边,把他吓得往后蹭了好一段距离。

回过神来他才发现,这似乎就是那个异常。

那么……

他抬头看去,只见厕所门已经被打开,外面昏暗的路灯的灯光洒了一些进来,但周围仍不怎么亮。

他看到一个人影在门的正中央,一步一步向他走来,左手似乎拿着一把枪,有限的光线让他只能看明白大致轮廓,整个人还是黑乎乎的,看不清脸。

funny迅速捡起麻醉枪对准了对方。

这时黑影说话了。

“别紧张,自己人。”黑影把枪揣进兜里,掏出一张看起来像是卡的东西晃了晃。

“看见了吗?”

“……这么黑你让我看你🐴的🍺吗?”

“呃呃,抱歉抱歉,我开个手机。”




funny现在的情绪是喜恼交加。

喜的是他不用死了,恼的是救他的是他想逃离的地方的人,有可能也已经被模因感染了。

funny看着面前来自Site-cloud-03,也就是他所在站点的名叫@的特工这么想着。

他得赶紧找个借口摆脱……

“你也是逃出来的吧?”就在他思考的当口,@突然凑了过来打量着他,把回过神来的他吓了一跳。

funny狠狠一咬舌头,把那个冲到嘴边的“对”咽了下去。

“我去出任务,逃是什么意思?”他满脸严肃,义正言辞。

“……”

“别装了,”@摊了摊手,眼神带着无奈,“我整那点无聊的破套路有必要吗?要阴你多简单,刚刚不救你,你自己就挂了,我还能搜刮你点装备拿去卖钱。”

“……”

“就算没有刚才那事,我的奇术胶囊里的东西也够弄死十个你了。”

他说着拿出一个看起来像是红色胶囊的东西晃了晃。

“总之,我和你一样,是正常人———至少现在还是。”

funny盯着他,细细思索。

……好像有点道理。

试探自己根本没必要,因为目的所得他本来就已经唾手可得。

就像某人手里拿着开塞露还相当礼貌地询问对方想不想玩强X游戏一样,多此一举。

他也想不到自己这种混吃等死的憨批有什么能被利用的地方。

不管怎么说人家还救了他。

“……谢了。”想了想,他还是憋出了这么一句。

“小问题。”@摆了摆手。

“所以你也发现了?”

既然对方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funny再藏着掖着也有点说不过去了。

@点点头。

“现在可以肯定大伙都出了问题,这种大面积中招的情况有点像模因。”

“但是我们却没事。”

“可能是某种特定的针对性的模因,刚好对我们无效?”

“听起来怎么跟主角光环似的。”

“确实。”

“真的只剩我们了?”

funny突然想起来临走前还没有确认过的那件事。

“站点主管也中招了。”

像是有读心术似的,@立马给出了答案。

“我昨天去他办公室就他要求在站点里分布式张贴烂梗讲座的行为提意见,刚进门就看见那家伙在看作者的直播,那直播明明和云小鬼没有一点关系,他却兴奋得好像要高潮了一样地高呼打倒云小鬼,烂梗讲座万岁……狂热程度丝毫不亚于一些就快被全局性扭曲成神性的偶像的粉丝。”

“……”

funny的绝望感愈加深了。

“我出来一是躲避可能会有的变故,二就是看看别的站点有没有事,我想偌大一个云分就我们俩正常也有点说不过去……”

“这些之后有得是时间说,我现在比较想知道的是……”funny指向地上趴着的黑影,“这玩意是个啥。”

他用脚把那个趴在地上的家伙翻了个身,借着手机的手电筒的光看着。

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就是正常的人类的样子,脸也是很普通的大众脸。

“你们研究员不是天天研究这玩意吗?”

“云小鬼?”

“我想我亲爱的克劳德计数器2应该不会骗我。”

@掏出了一个黑色小球把玩着。

“其实我一直都搞不明白这小玩意的工作原理……它是如何判定那些温和可爱的云国居民其实是凶残可怕的小鬼的呢?”

“可是为什么会有云小鬼?这里不是安全区吗?”funny自动无视了那些垃圾话,直奔他在意的重点。

“安全区?”

@似乎是愣了一下,把小黑球从眼前拿开,看了funny几秒钟,笑了。

“云国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所谓的安全区。”

“……什么意思?”

云小鬼。”

@说完这三个字,顿了顿,环视四周许久,就在funny快要怀疑他是不是颈椎不好时,把剩下的话说了出来。

“无处不在。”

“哈?”funny乐了,“无处不在?那你倒是让他们入侵云分看看啊?”

什么云国笑话集锦。

“没准他们就在里面呢?”

“哈?你说的什么几……”

funny话没说完突然就愣住了。

空气安静下来。

@看起来十分认真地继续把玩着手中的小球,对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好像压根就没在意。

funny呆呆地看着他,想起了什么东西。

同事们愈演愈烈的怪异行径,有一股相当熟悉的既视感,但他一直不明白是什么。

而现在……他好像……

他用力晃了晃脑袋。

不,不可能,这太荒唐了。

别再想了。

他回过神来,却发现@正眼神玩味地盯着他。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对方就噗嗤一声乐了。

“我开个玩笑,你不会当真了吧?”

“……”

玩笑吗?

没有一点被玩弄的感觉呢。

funny盯着面前夸张地捂着肚子的家伙,心情莫名复杂。

“不过……”

@止住了笑,直起身。

“你最好记住一件事———当然,这只是建议,不是要求。”

他关闭了手机的手电筒,抬起头,透过厕所的通风窗看着天空,漫天的黑云中隐约可见惨白的月。

“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等到真到了那时候……”

他回过头来。

“就不会有多少感觉了。”

微弱的月光不足以照亮@的脸,funny看不清他的表情,也捉摸不透他话里的意思。

最坏的打算,是什么?

他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就听到了另一个问题。

​这个时候他还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会让他在之后穷尽一生来寻求一个答案。

“你觉得,云小鬼究竟是什么?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