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Site-cloud-03开始的云国冒险(3)

“出任务?”同事疑惑地看着背对着他正在整理东西的funny,后者点点头。

“研究员能出啥任务啊?”

funny手上的动作停了两秒,转过身来,满脸的气愤,好似对面站着的是一个端着豆子鸡腿面的厨师。

“怎么?研究员怎么就不能出任务了?你是在歧视研究员吗?嗯?怎么连基金会里都充斥着对研究员的压迫了?研究员还能不能站起来了?!”

“啊,不是……”

“咱研究员出任务不比那些博士特工啥的掉什么价,咱要做的事情和他们一样伟大!如果人单单只得到肉体上的安全,没有心灵上的净化与升华,就是一具没有感情的空壳!你愿意成为这样的人吗!”

同事呆了两秒,有些迟疑地摇了摇头。

“那就对了!很多人都和你一样不愿意,又饱受心理问题的折磨,所以我要去拯救他们!”

“……哦。”同事愣愣地点头,“那你是要……”

“去主持关于豆子鸡腿面的危害性的讲座。”

“……?”

funny站起身,拎起行李箱,没有理会身后一脸懵逼的同事,走向门口,这时身后又传来有些小心翼翼的声音。

“要不你还是换成一无二随吧?”

funny夺门而出。

此时是下午1点,走廊里和往常一样静悄悄的,但今天他觉得这寂静里仿佛多了些东西,不清楚是什么,反正是令他不舒服的东西。

倒不如说,这整个站点都让他不舒服。

他沿着走廊快步走着,没走几步就开始跑了起来。




funny是Site-cloud-03的一名研究员,性别男,爱好不详,和其他研究员还有博士一样,他每天要干的事情就是待在那四壁发黄脱漆的十几平米的被称作办公室的房间里,坐在那台配置垃圾到连玩4399小游戏都卡的电脑面前,处理云分特遣队和特工们送来的他们称为云小鬼的异常的资料,研究这些异常的成因以及无效化的办法。

虽然至今都没有什么进展​。

而且实际上他几乎就​没怎么看那些无聊透顶的资料,反正月底随便整个报告交了就能混过去,上头也从来不管,那他为什么要费那么大精力干那些看起来就毫无意义的破事呢?

不是因为没地方去,不是为了混口饭吃​,来这种工资低,环境差,电脑玩4399还卡,整天就是工作工作的破地方的人,是有十年脑血栓还是异常?

也可能两者都是。​

“我们干这些事的意义是什么?”

他曾经这样问过他的同事。

同事愣愣地看着他,那目光好像在看一个即将被云国特遣队无效化的异常。

“上头说要干,那就干呗,而且大家都在这么干,那肯定是有意义的,你加油干,肯定能看到的。”

funny听完也愣了。

懂了,是他思想太先进了吗?

直觉告诉他还是少说点这种话为好,不然可能哪天拉屎的时候就突然被人摁着脑袋卡进粪坑憋死了1

有时候特工们还会送一些云国居民过来,声称这些居民是异常化程度较为轻微的云小鬼,可以通过心理开导来消除,然后这个任务就莫名其妙地落到了他们头上。

他们应该拿他们的🐴过来帮助治疗,让那些云国居民们鲨几个,就好了,funny如是想。

这你妈是云小鬼!异常化程度再轻微也是他妈的云小鬼,连守卫都不给配一个,心这么大?合着他们研究员的命不是命是吧?!

庆幸的是在后来的引导过程中,他发现自己接触的大多数云国居民除了有些缺乏常识外,行为举止都较为正常,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心安了不少。

看来那些特工们还是有🐴的。

这种想法一直持续到前几天。

那是最坏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那个他接待了好几次都云国居民,常识和逻辑思维能力严重缺失,已经相当接近云小鬼的最终状态,他的话疗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看起来能把我鲨了,我一害怕就多打了几枪,”他看着赶来的对着地上的一团红色人形物体一脸懵逼的特遣队队员,面无表情地解释道。




funny以为自己这辈子就会这样糊里糊涂地过去了,倒也算善终,起码不是横尸街头。

可没想到居然碰上了这种事。

前面就是通往地面某公共厕所最里面的粪坑底部的电梯了,Site-cloud-03的出口就设在这里。

希望这次没有人在拉屎,有也无所谓,他已经穿好防护服了。

有一说一,他觉得还蛮刺激的。

刺激就刺激在大家终于疯了。

也可能是他疯了,谁知道呢。

不管怎么说,他其实早就已经想到了这种结果。

目前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指向那种在云国人尽皆知的异常。

说到云小鬼,云国的民科们对这玩意的研究非常热衷,其中认同度最广的一种说法是“因为环境问题诞生的能改变现实的异能者”。

funny不知道这说法对不对,但他估摸着这些个人也就是纸上谈兵,可能就没几个亲眼见过的。

可是……

云国居民不知道云小鬼正常,为什么他们站点的这些几乎天天与其打交道的特工也会不清楚?

他曾经因为好奇,单独向好几个特工询问了云小鬼相关,得到的答案却全是不一样的,这让他的疑惑愈加深了。

一个奇怪的想法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

云国,真的存在云小鬼这种异常吗?

他好像又在想些被知道会死在粪坑里的事情了。

但无所谓了,他不再属于这里了。

他还没想好自己离开这里后要干啥,也许是查明真相,也许是继续苟着。

但不管怎么说,第一步得做起来。

一手提着行李箱,他回头看了看那造型看着就傻逼透顶的建筑,举起另一只手挥了挥。

再您🐴的见。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