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花园的火

2021年三月份,和已经阵亡的Glef并称“陆空二猛将”的陆军司令橘苗,在剿灭南方的“盟军承林省政府”后,风尘仆仆地赶到了Guru政府雾都省首府云去市1,指挥“云去会战”。

在此之前,原本是Guru政府后花园的南部地区始南省、大荒省、承林省突然爆发由异常实体领袖SK领导的异常实体们叛乱。尤其是在承林省,上千名异常实体聚集起来,与政府军交火。指使者也很明显--政府军缴获的武器中大部分都有“萱羽重工”字样。

随着叛乱的扩大,叛乱军已经占领了一些大城市。在叛乱爆发约两个星期后,叛乱军终于打出了他们的牌子--盟军承林方面军,并建立“盟军政府承林省政府”。而盟军也承认了这个政府,二月十二日的《云国日报》头版,就是“热烈庆祝盟军超自然军政府承林省政府成立”。

当然,仅凭几个盟军中谁也不认识的叛乱首脑,盟军是不可能承认这支军队的合法性。原因在于叛乱军的幕后实际操控者--盟军云南2情报局局长ZFE。

在盟军与政府军宣战前,由于黑曼巴对云国南部地区站点的破坏,SCP-cloud-7130收容失效,ZFE便被派去进行收容操作。然而,店主3不想再被囚禁起来,投靠了Guru。又因为盟军与政府军的战争,这使得进行收容操作被无限期停止,大部分仍在云国南部地区的基金会特工都成为了“通缉犯”。

而ZFE在这段却没有等着Guru政府的通缉令。他一面给自己伪造身份,以便日后可以在Guru政府统治地中能隐藏自己;一面通过梅公馆馆员与梅萱羽的加密通讯器以维持与盟军的联系。

在这段时间,ZFE不断地四处游走,几乎环游了整个云国南部。直到他认识了一个人。这个人是林诺的忠实粉丝,同时可以打探到政府军的军队情况。这个人同意将情报提供给ZFE,并寻找更多人来帮助他,原因是--林诺是盟军总统,ZFE帮助盟军,他帮助ZFE就是帮助林诺。就这样,ZFE在Guru政府中拥有了一个完整的情报链,盟军也任命他为“云南情报局局长”。

随着云北战况愈发不容乐观,ZFE突然想到分散北方的战场兵力以缓解盟军窘困的局面。这时,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由于不停的战争,Guru政府的现金库存急剧萎缩。而制造货币所用的一种材料出产于终北省4,而终北仍没有被攻克,导致Guru政府无法发行货币;发行纸币的《2310号提案》被经济负责委员会否决,使得Guru政府陷入了经济危机,只得进行“提前税收”。

民众在2021年2月份已经交完了2048年11月份的税,听上去十分荒谬,然而实际如此。许多人能因为交税倾家荡产,使得社会愈发不稳定。终于,ZFE打探到了一个消息:承林省一个异常实体联盟计划发动一场政变,以推翻Guru政府。

ZFE立刻察觉到,这绝对是一个分散北方战局地好机会。他立刻私底下找到政变策划者--SK,提出由盟军支持他们。SK当然大喜过望,有了一个大靠山。

2020年10月30日,梅拉菲指挥的盟军海军舰队-唯一对Guru政府军有优势的盟军军种-突然从雾南港起航,一路击败前来拦截的Guru政府军海军舰队,驶向南方。

因为云国首都位于南部沿海,Guru政府一度很恐慌。然而,盟军海军舰队在即将到达首都省时,突然穿越中端海峡5,向西驶去。

在沿着云南大陆航行了四千八百公里,在承林省海岸似乎放下了什么东西,然后继续向南行驶。

在经过几天航行后,盟军海军在用舰炮和七代机摧毁荣和角6炮台,再沿着东云南海岸线抵达云国首都。在对首都象征性攻击一下后,回到了雾南港。

显而易见,海军舰队在承林省海岸放下的是提供给叛乱军的武器。其中有多种由萱羽重工生产的最先进武器,并提供了适应各种异常实体的武器。

2021年11月1日,承林省第二大城市大林市的市民们被矩阵炸弹的声音震醒。在ZFE和SK的共同指挥下,叛变军一举炸开大林市市政府的奇术保护罩。在超次声波的作用下,叛变军不费一兵一卒占领了市政府。

随即,叛变军向云国中央军事学院承林分校进攻。该校的地下室是一个巨大的军火库,而该边的承林银行总行,有一个装着价值15.34亿元的拟金7的金库在里面。

叛变军正想直接进入学校,突然,一束束激光射了过来。学校的学生们自发组织了学生军,抵抗叛变军。但叛变军有重型武器——电磁轨道炮,它的炮弹瞬间摧毁了学校的大门,炸死了不少学生。但为了防止电磁轨道炮引爆弹药库,这也是叛变军唯一一次使用重型武器。

学生们向学校内撤去,不见了踪影。叛变军的士兵们继续冲进学校,就遭到了狙击手的射击,几个士兵当场毙命。左来几枪,右来几枪,叛变军却无法看到学生们。

然而,学生们终究人少。叛变军包围了教学楼和实验楼,一步步地缩小包围圈,而学生们只得一步步后退,被逼到了大礼堂。最终,在一颗内摧高爆榴弹的威力下,学生军礼堂内的所有31名学生全部遇难,躲在实验楼的学生也因为人数劣势被击溃。至此,包围学校的320名学生军全部阵亡,而叛变军却付出了500多人的伤亡。

叛变军的士兵大为恼怒,竟冲进学生宿舍一片扫射,又射杀所有学校老师和学生,一共三千五百多手无寸铁的人全部被杀。几个异常实体士兵虐杀了几十个试图反抗的学生。这也是一部分盟军人士认为不该承认承林盟军的原因:部分士兵干过虐杀、抢劫等事情,太像恐怖组织。

随后,叛变军进入了承林银行,抢劫了银行。叛变军的抢劫总金额高达30亿元,其中一半是上文提到的保险箱,银行职员在威胁下被迫打开保险箱,随即被叛变军射杀;还有14亿多的现金,其中不包括换成云币后价值超过5亿元的外汇。

但总体来讲,市区的叛变军军纪还是相当不错的。约八千多人的市区叛变军部队,无一进行过扰民行为,较受大林市市民好评。

SK进入市政府,发现一个巨大的现金库-原市长克扣的税,比承林银行的现金多了十几倍。在ZFE的劝阻下,SK将这些钱“部分发给有功士兵”,其余大部分走发给了民众。实际上,SK也从中拿了两千万元。

本来,Guru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暴乱,便派了三千名武装警察去镇压。然而,精锐武器全部搬运到了北方战场,武装警察的装备相当简陋,一下子变被叛变军消灭。随后,叛变军由运河沿岸,接连攻占了多个城市,并将市长们贪污的钱大部分发给了民众8。真正使Guru政府重视到叛变军的,是承林省首府运纹市的失陷。

运纹市几乎没有反抗,因为大部分南方云国民众是支持叛变军的。当时Guru政府的“提前赋税”,几乎是“上午交完税下午就来催”,因此,Guru政府统治下的民众对盟军一直是夹道欢迎的。而盟军攻陷南方仍需极长时间,而叛变军的出现带给了他们一丝希望。

在运纹市失陷后,叛变军的占领区已经达到了1500平方公里,军队已扩张到54000人,占领了整个运河流域,承林省中部几乎被叛变军完全占领,并且还在沿着运河扩张。

在运纹市被完全占领后,SK正式宣布归顺盟军,建立“盟军承林省政府”,并自任为“盟军超自然政府云南总督”,负责指挥承林方面军和第十一集团军9,并仍然将运纹市定为首府。此消息传到终北省,盟军立刻承认了此政府,但让ZFE担任了承林省部级特派员。

Guru开始感到惊慌,他认为北方战场的压力现在不大,真正威胁来自承林省。Guru当即命令橘苗立刻离开北方,指挥南方联盟军,围剿承林方面军和第十一集团军。

ZFE是一个优秀的战略家。他指挥军队主力转向运纹市,逐渐离开原来的基地大林市。橘苗知道,想要收复运纹,必先一步步蚕食承林。他也留下一部分军队,向运纹进发,而主力则穿越定南山山脉,以靠近大林。

但ZFE知道橘苗的想法,运纹的军队开始向大林转移。而运纹的守军在“留守首府”的SK的指挥下主动出击,在运纹郊外和南方联合军打了一仗,将Guru政府军赶出了运河流域,暂时对运纹没有了威胁。

运纹的守军借机又吞并了附近几个城市,南方联合军当然要夺回这几座城市,但他们并没有那样做,他们只是包围了这几座城市,切断一切外界供应,这样做比强攻有效。

而就在定南山山脉中,ZFE的盟军故意与南方联合军擦肩而过,这使得橘苗占领了一座空城。而盟军立刻就包围了大林市,部署了数百门黑蝶炮,对准天空和城内。

几天下来,Guru政府军想要支援被围困的南方联合军,但没有办法。因为盟军的一部分黑蝶炮就对准天空,时刻准备进行防空。而城内除了没被攻进去,在种种方面都可以说被盟军攻占。最终,橘苗只得将大林与运纹市以南城市交换,才得以逃离。

这样,盟军没有怎么打击南方联合军,就保住了所有城市,还获得了运纹以南的三座成年。

在北方,当时正值Writers击败对手Glef的时候,若不是承林盟军牵制住橘苗,恐怕Writers全歼联合舰队时成故已经被占领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承林盟军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给予了北方盟军时间。

但事情没完。

在暂时性抵抗住了南方联合军后,SK主动放弃运纹以及以南的三座城市,将其洗劫一空后撤离。随后,盟军进入了Guru政府下辖的一个共和国--林湾共和国。随后,他们在击溃林湾共和国的军队后,占领了共和国全境,将原首都诺峡市作为新的盟军承林省首府。

而原来的运纹市守军则南征,向陷入大规模骚乱的大荒省和始南省进军,迅速击败了本来已经处于半衰败状态下的大荒省军队,彻底控制大荒省。然后在始南关与橘苗进行了一场血战,橘苗成功牵制住了南征盟军。但承林方面军却突破了始南关,进入了始南省,随后在民众的欢迎下,始南省的45%变成了盟军的领土。

此时的“盟军云南总督”SK管理了三个省政府,包括承林省、大荒省和始南省,总面积超过超一百四十万平方公里。当然,是盟军硬打下来的不多,很大一部分是始南省北部的无人区、大荒省的萧条城市和承林省南部的森林。

原来的军队也有了质的提升。包括林湾方面军、承林方面军等共四个方面军和三个集团军以及一个异常实体独立集团军,总计三十万人。南方盟军政府的面积即将和北方的二分之一持平,而军力也超过了北方盟军的三分之一。

南方盟军虽然愈发强大,但军纪似乎也在迅速下降。在林湾共和国进攻诺峡的战役中,南方盟军一位军长被击毙,使得盟军士兵们极为悲痛。在占领诺峡后,士兵们为了发泄愤怒,抢劫了诺峡的大部分中产阶级家庭,并虐杀了他们,最后干脆变为了屠城。

而随着战线的扩大,盟军所需军费越来越高,加之SK和南方盟军高官们生活极不节俭,南方盟军的占领赋税也迅速上升。这直接导致了民众不再对盟军感到满意。

此时,成故空战战败,橘苗被勒令在三十天内击垮南方盟军。橘苗在一晚之内设定出了全新的战略。

第二天,南方联盟军共二十五万人全军出动,进入定南山脉。在定南山脉中,联盟军第五军和第七军组成的先锋部队与大部队脱离开来,直接向运河流域移动。

此时ZFE正在始南省进行情报探查,盟军主要由SK指挥。第十一集团军赶向运河流域,遏制先锋部队的进攻。

南方联盟军的主力部队沿着定南山脉继续前进,向定南山脉最南端的林湾共和国前进。在Guru政府的云国与云洲共和国联盟前成员国林湾共和国的交界处-宽度仅约十五千米的云国大陆与林湾半岛的交界陆桥,南方联盟军的大云鬼群岛国部队向路桥的发起了攻击,将守军赶进了林湾半岛,随后对林湾半岛进行攻击,围困住了整个林湾半岛。

其它的南方联盟军开始深入盟军腹地。在SK的指挥下,南方盟军的兵力极为分散,几乎每一座城市都有几千的守军。但SK迅速注意到了南方联合军的局部兵力优势,击中二十万人,在林湾半岛到始南关的城市守军配合下,组成了机动防线,随时抵抗南方联合军的进攻。

但SK低估了橘苗。南方联合军海上支援部队从南云次大陆的沿海国家起航,计划登陆始南省,让南方盟军陷入两面夹击的局面。此时,南方联合军主力正在机动防线上与南方盟军抵抗。

在经过几日航行,南云次大陆各国的共二十万联军由奇术隧道登陆始南省沿海,在此之前,海上支援部队运输的武装已经抵达始南沿海附近。他们击败沿海守军,向内陆移动。

南方盟军的后方防守状态极为薄弱,而橘苗的援军却集中兵力,分三路向SK的机动防线挺进,这使得本就疲于应对南方联合军主力的南方盟军陷入了困境。SK只得命令盟军大荒省的副省长,带着十万人向西南方向反击。

然而,这位副省长却并未那么做。他在到达承林省的第二大城市大林市时,突然宣布独立,建立起“承林合众国”,并号召南方盟军的将领们相应他的号召,加入“承林合众国”。

这一下,许多不受重用的将领们纷纷宣布不再效忠盟军,加入了“承林合众国”。很快,“承林合众国”的面积迅速增大,盟军政府南方陪都运纹也被“承林合众国”占领,南方盟军可调度的十万人全部成为了“承林合众国”的士兵。

ZFE终于赶回来了,此时,南方盟军的分裂和政府军的进攻,使得南方盟军摇摇欲坠。林湾半岛十八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成为了南方盟军占领区的将近三分之一,也是南方盟军最大的完整土地,但它依然连同五万诺峡市守军被包围着。

ZFE决定自己亲自上阵,此时Guru政府已经将南方盟军从敌对国家降为敌对武装,所以对南方盟军的围剿将会降级。在ZFE的指挥下,大荒方面军向北上的援军发起了攻击,总算打退一部分援军,收复了一部分城市。但是,南方联合军乘大荒方面军的离开,突破了机动防线,率先向“承林共和国”发动攻击。“承林共和国”的军队几乎不战而逃、完全崩溃。只在一周内,“承林共和国”的“总统”宣布“承林共和国”归顺Guru政府。后来,这个“总统”在云国首都云京被以叛国罪处决。

而对南方盟军的攻击仍在继续。ZFE虽然收复了一些南方城市,但北方又相继告急,于是SK又冲向南方。就这样,南方盟军的占领区越来越小。

此时,围困南方盟军的总兵力超过了九十万。橘苗意识到时候到了,发出了这样一条信息:

“凡盟军投降者,除SK外,皆善待。”

第三天,哗变发生的频率急剧上升,好几次SK险些丧命。再加上外部的南方联盟军,南方盟军除林湾半岛外的最后一座城市--远角市,宣告攻破。SK在发布最后一次关于承林省政府解散通知后,引爆一枚奇点手雷自杀。

在云去会战打响前夕,林湾半岛正式投降。就此,顶峰时面积达131万平方公里的南方盟军政权,就此宣告结束。

而ZFE没有死,他还是过着隐姓埋名的日子。他将会在最后关头再次出现。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