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loud-009 “不择手段地前进”
评分: +14+x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文件为3/009级机密。禁止未经授权的访问。




项目编号:SCP-Cloud-009

项目收容等级:Euclid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Cloud-009目前应被收容在Area-Cloud-64右翼特殊收容区中的一间休眠仓中。SCP-Cloud-009的微表情应被监控与捕捉并据此分析计算对象的威慑度浮动值。当检测到对象苏醒或威慑度超过阈值时,应立刻报备Area-Cloud-25主管Dr. lqttty并开启休眠舱询问其需求。如若SCP-Cloud-009意图外出活动,应引导其进入由Site-Cloud-72伪装成的商业区。SCP-Cloud-009附近3000m内应至少有一名与其有形而上的关联的概念,包括但不限于没有将其生母卖给妓院的意愿的妙龄女子、善水性的俄罗斯男人、名为莫妮尔的猫、肥皂泡驱动的小纸船。其间应保持机动特遣队Eto-5“秦皇佩剑”,Eto-7 “复仇霜刃”,Eto-8“神游八方”的警戒状态。当SCP-Cloud-009回归收容时1,应立即向伦理道德委员会报备审批。

SCP-Cloud-009已无效化。上帝拯救我们的灵魂。

描述:SCP-Cloud-009为一名英籍欧洲白种人,自称名为██████ ████。

SCP-Cloud-009的主要异常性质在于具有极高威慑度与较强的虐待倾向。按照Area-Cloud-25给出的报告显示,无论SCP-Cloud-009以何方式对他人“威慑”,包括但不限于█████,“威慑率”均保持在峰值100%。

当SCP-Cloud-009选定一个“目的”时,其会采取任何能力范围内的一切手段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而其合理目的大部分会被圆满完成。

由于SCP-Cloud-009的异常性质,SCP-Cloud-009常被了解到其目的的人描述为“魔鬼”“野兽”。而当谈到其事时SCP-Cloud-009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情绪波动。

在事件CX-009出现前,SCP-Cloud-009曾活跃于外界,并以PDC2PIA局局长的身份生活数年,但其早年经历因未知原因无法被已客观形式获知,项目将其描述为“没什么好说的”。

SCP-Cloud-009于20██年被特工罗青发现于██████,████。此时SCP-Cloud-009精神状态不佳,并多次尝试索取路过的基金会云分特工罗青雪茄。要求得到拒绝后,SCP-Cloud-009开始使用暴力手段,期间展示出极高的拳力、反应速度、搏斗技巧与极小范围的现实扭曲能力并从罗青左侧口袋中窃取了一根上好雪茄。

SCP-Cloud-009享受雪茄约10分钟后突然陷入昏迷。随后陷入沉睡并被特工罗青带回Area-Cloud-64。

特工罗青把这个天杀的混蛋关进进冷库里折磨实验性研究SCP-Cloud-009对温度变化的生理耐受能力后发现低温可以有效遏制其异常性质,但无法将其消除。因此,Area-Cloud-25应在容许范围内尽力满足SCP-Cloud-009的需求,包括██████。

附录:2███年█月,收容SCP-Cloud-009的冬眠室温度骤然升高███开尔文,SCP-Cloud-009在万分之一秒内被汽化,推测其已无效化。SCP-Cloud-009的收容措施在伦理委员会的建议下被保留。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