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世界#1524


评分: +6+x

林诺带着随队AI伊蒂的球形容器出发了,他们准备回到世界#1524,一个曾经驻扎过一段时间的世界。

“伊蒂,你说这些够吃吗?”

“不够,因为没有牛排。”

随着紫色的空间门打开,林诺背着一背包的零食出发了。

空间门的出口在驻扎城市的边缘,需要走上一段时间。在这个中小型规模的城市中见不到一个人影,房屋的门窗大多是破损的,能看到封堵和破坏针锋相对的痕迹。

风刮过这些离废弃仅有一步之遥的建筑,发出或尖锐或低沉的呜咽。带着这些仅存的记忆在空荡的世界中永不停息的飘荡,在这一切被人重新拾起或最终消逝之前。

“林诺,这里曾经是这样吗?”

“答案显而易见。”

林诺掏出枪,带着钢板的军靴踩在砖石路上是沙沙的声音,偶有石子被嘎嘣嘣的生硬挤压。伊蒂飘荡在五米之外,传感器在身体里转啊转。

神经紧绷了许久,最终被警察局门上冷冰冰的挂锁打散。林诺在走的时候将驻扎点留给了这个世界,可如今却只是静静地待在这里,离世界的参与者越来越远。

警局内一切如故,只是小物件被挪到各种地方,林诺觉得门锁生锈的程度与内部不需要口罩就可以呼吸的环境有些不符。

郭暮夜的办公室敞开着,林诺在里面找到了十二个电池盒,但里面只有一团糟的泄露化合物和空气。而无意踢翻的垃圾筐里滚出了两节电池。

“什么线索也没有。”

“这意味着我要背着这个大背包去其他地方找线索。”

林诺收起了枪,穿过水泥楼梯的沉闷回响,来到停机坪上。直升机仍然可用,油量表指针顶着最右边。

“队长,我可以驾驶这架直升机。”

“你不用反复强调我不会开飞机这件事。”

直升机的螺旋桨dadadadadadadadadadadada的转着,在城市森林的树梢略过,更昂贵的传感器尽职尽责的四处望着,也没有发现什么与视线所及的不同。

在封闭的机舱内,呼吸声清晰可闻,机炮带着摄像头漫无目的的活动身体,唯有显示器和指示灯来提示这一切都不是静止的。

“那边,伊蒂你看到了吗?那一定是梅公馆。”

“我看到了,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那里有一堆废墟。”

直升机停在宽敞的院子中,引擎完全关闭。在飞速的扇叶最终停滞的一刻,世界安静的绝望。

脚下是柔软的泥土,一块方方正正的水泥地也被院子的绿植侵蚀了,那里曾经盖起一栋意义非凡的,特别的建筑。

向前走了几步,便是唯一的建筑废墟,到处竖着105mm弹片的食堂。重建到了一半,虽然与没开始相差无几。

在绕开一道方框门后,是空荡荡的后厨,这里的食物最终回归自然,馈赠予生物链的一环。林诺环视这空荡荡的桌台,嘴角微微上扬,又叹了口气。

“这里最终还是没有够吃的牛排。”

“也许这个世界都没有。”

在踏入直升机仓后,林诺不经意间撇到了梅公馆的二楼,那里曾有着从未停止的令人抓狂的噪音,也许令人抓狂的不是噪音,在噪音停止后,林诺的心情也没有改变。

直升机又一次启程,目的地清晰而明确。

闪亮的复合金属外墙后,是勤勤恳恳运作的智能锁,林诺不得不花上一个小时时间,才能见到那背后的锈蚀的变了色的ESP协会标志。

站点无法承受全部使用合金的昂贵成本,在撑台面的前台后便是防空洞一般的混凝土。

监控苟延残喘,微弱的电信号步履蹒跚,在处理器完成他最后的使命。那一个个长而无物的收容室便是他带来的全部。

在一个房间中,质感突兀的腰带让林诺止步于此。他拿起这条刻着ERP实验室的铠甲勇士腰带,把两节电池装上去。而后郑重其事的戴在腰上,按下变身。

“宇!宙!超!人!”

“…………”

半晌,回荡在狭小空间的音浪终平静,林诺扯下腰带往墙上砸了个粉碎。

一路无话。

林诺回到直升机后呆呆的坐在座椅上,背包五人份的零食中随便翻出什么一把一把往嘴里塞。

伊蒂把直升机开到了一片空地上,这里有几顶帐篷与遍地的物资箱。几团模糊的黑影漫无目的的飘荡,在林诺下来后四散开来,向掩体;向武器柜;向通讯器——然后在数秒内与空气融为一体。

伊蒂连上了指挥电脑,跳过黑曼巴无聊的登陆动画,跳到主基地的电脑,搜索了一番退了出来。

伊蒂的球形容器中间是摄像头,这个眼睛与林诺的眼睛对视了一会,相视无言数秒,便一同移开目光,回到飞机上。

燃料的指针越发向左,背包里的零食缓慢消失。在两者一起回归大地前,直升机抵达了回收点。

这里只有一个帐篷,几个蓝色的箱子。伊蒂飞向空中,发送返程信标。林诺走向唯一的一台电脑,推开了椅子上的森森白骨。

里面的记录枯燥繁杂,即使是如此状态的林诺也不愿一页页翻过去。

“伊蒂,你觉得,这里怎么了?”

“所有人都走了,以我们不知道的原因与方法。”

“继续说。”

“这里的一切建筑都如生活还在继续一般,被废弃的原因仅仅是没有人了。”

“是的……就是这样。”

“林诺,你怎么了?”

“我熟悉的一切都还在,却又都不在了。”

“我也感到很难过。”

“没关系,很快就回去了。”

“世界报告还没有完成,在世界性质一栏是空的。”

突然什么闪了一下似的,林诺微微改变姿势,将那份特别的文件一字一字的阅过。

“世界性质……性质——叙事世界。”

“叙事世界?”

“是的,叙事世界。”

“你想清楚了吗?”

“叙事世界可以解释这一切,他们的作者离开了,于是他们也离开了。在未来的一天,他们就会如离开时一样回到这里,一起去吃牛排。”

“林诺,你不应该感情用事,叙事世界不是唯一的答案。”

“这无所谓,除非信标有反应,否则我们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也不会把这份调查档案翻出来,无论我在上面写什么,最后都是在封存的红漆印下缩进档案柜。”

“不止是作者能把他们带回来。”

“你是……什么意思?”

“根据叙事压印论,叙事世界会向着作者描写的样子发展,作者离开后,世界会按常态继续发展。也就是说,当叙事自洽修正到一定程度,这些人,会回到这里。不需要作者。”

“你说得对……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请……不要难过了,我们该走了。”

伊蒂飞到林诺身边,此时紫色的光标致着时空门的开启。

“别担心,我没有难过。”

林诺站起来,向时空门走去。

伊蒂匆忙瞥了一眼屏幕,便快速跟上去,争分夺秒的与林诺一同进入不知能打开多久的时空门。

它试图回忆那在自己记忆体中极短暂停留的黑底绿字。

那是一篇文件,唯一被记住的只有加粗的标题:

云国荣耀号超空间跃迁指令.cld


“就这些?林诺来看我们,就留了这么点吃的?”梅萱羽看着被吃干净一半的背包,“这原本有五个人的分量吧!”

“也许人家不是一个人来的呢。”RZX撇了撇嘴。

天秀看了看RZX,看了看梅萱羽,又看了看背包里的毛绒兔子,露出了一言难尽的微妙表情。

“没得吃了,我们去把爆米花崩了吧!”LQ大喊。

随后所有人的视线转向了林诺。

“林诺你个衰仔!听得见吗。给爹站起来!把玉米操翻!”

林诺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把待机的伊蒂都吓了一跳。

“把玉米操翻,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