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逛互联网,好吗?

若要在页面中添加您的故事接龙,请遵循以下格式:

[[=]]
序号
[[/=]]
接龙正文
[[>]]
[[*user 你的ID]]
[[/>]]
-----
  • 续写请在开头标上序号以明确故事顺序。
  • 如果觉得接龙的剧情不合自己口味,可以自行开启支线,例如觉得2不好要重新开一个,就标上1-1,前一个1指最初剧情,后一个1代表以这段剧情为基础另开支线的第一段剧情,后续的接龙就和主线的规则一样1-2、1-3一直推下去,后来者如果觉得这个支线也不合口味,那么还可以再开支线,比如觉得1-3不行,就把序号编成1-3-1,后续的接龙和分支都以此类推。
  • 字数不得少于100字。
  • 标题是随便写的,不用在意。

1


&死了。

死在了他的电脑前。

软绵绵的电脑椅支撑着他同样软绵绵的身体,那个勉强可以被称为脑袋的东西向后仰着搭在椅背上,这是一个活着时很惬意的姿势。

警方很快就封锁了这间寝室,学校将我们剩下三个人分配到楼顶多余的寝室里。

“我就出去个几天怎么就出了这事……”@和我一起站在已经上了封条的寝室门口,看着屋内那把还沾着血迹的电脑椅,“你说他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

我摇摇头。

&上辈子有没有造孽我不知道,但人活在这世上,想造点孽哪里需要上辈子呢。

啊……可能是那天的冲击太大了,我都开始想些奇怪的东西了。

“我和∈都做过笔录了,你啥时候有空也去做下。”

“哦,行,我下午就去,尸检结果出来了吗?”

我点头,然后说出了结果。

于是我就看到@的神色变得和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结果一样地怪异。

道别后,我独自一人出了宿舍楼,在空荡荡的林荫小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的死,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太怪了。

是什么样的人,能在半夜避开宿舍楼走廊的监控进入寝室,用钝器长时间连续击打的方式在不惊醒别人的情况下杀死一个人?

而关于&的死这件事情本身,我其实并没有多大感觉———情绪方面,其他人也是差不多,不是说我们都是莫得感情的机器人,而是&这个人……

存在感太低了。

自从他住进寝室开始,我就很少见过他说话,他开口的时候,一般都是一些必要的情况,比如向室友借用一些东西,或是受老师委托来叫人,而在我们三人日常的闲聊中,他始终是沉默着的。

而他在寝室里的大部分时间,不是坐在他的电脑前,就是躺在床上捧着手机。

老实说,这很正常。

这太他妈正常了。

“那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呢?”

那天中午,给我做笔录的警官这样问我。

“……他死的前一天晚上,我看到他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和好几个人在争论一个话题……言语比较激烈,这个算么?”

现在想来,我感觉自己就跟个傻逼一样。

笑死,我怎么不直接说蓝色药丸真的被研制出来了呢。

到底还有什么遗漏的信息呢?

我在大脑里建立了一个模型。是我刚发现&的那会儿。

即使是不看刑侦的我,也会感到奇怪。

电脑,摆件,杂志,它们还在桌子上,只是偏移了一下,血迹也表明了这一点。这说明&走前并没有太多挣扎。

连续的钝器击打致死却没有使受害者没有什么挣扎,这只能说,这种连续的击打足以让一个人瞬间去世,甚至……

打烂脑袋。

诡异极了。

那块电脑屏幕,电脑边缘粘着&的血迹,溅射状的,但屏幕那一块却干净得像不久前擦过……

视线顺着电脑下移,电脑椅。我看到&以一种很轻松的姿态坐在那里,手指放在键盘上,像往常一样。但和往常不同的就是,他的头的形状有些变形,头发像让颜料糊了又干掉一样,分成一缕一缕的。

&的后脑壳比起他的脸面,还算是完好。当时他是仰靠在电脑椅上,以及血迹喷溅的形状……

视线接着下移,电脑椅的脚在地板上留下痕迹。或许是他的习惯吧,我尝试说服自己,但事实上那把椅子的挪动范围并不会到那条痕迹上。

电脑椅被猛地往后推过。我必须承认这点。

看上去&受到攻击就来自他面前,来自……电脑。

不……别再想了。

我把脑内的影象扔到一边,站起身,摸向裤兜。

我需要放松。

打开手机,锁屏上摆着几条消息评论,看上去还算友好。

不……为什么我要在意这个?

莫名其妙。

我关闭手机,把它放回兜里。

蓝色药丸

看来我真是最近段子看太多了。


2


没有结果。

这是历时三日的检查得出的最终结论。

无论以何种方式,都无法在那该死的寝室中找到第五个人的新鲜踪迹。

对事件的调查最终以悬案草草收场,&的骨灰已经出了焚尸炉。

事件过去已久,但每当我闭上眼,总会浮现出&的父母在看到&时那悲痛欲绝的神色,以及那天他们的话:

“#同志,调查有结果吗?我儿子究竟是……?”

“暂时还没有,你儿子死得很离奇,是从未见过的情况,我们需要进一步调查。”被称作#的警官摇摇头。

“离奇?怎么回事?我儿子发生什么了?”

“这么说吧,你儿子……死在了电脑前边,现场无法提取到非同寝人员的信息。”

“啊?这究竟是……”

“互联网!一定是互联网!一定是这东西杀了我的儿啊!”&母似乎听见了“电脑”,歇斯底里得喊了起来。

互联网……互联网?

我记得曾经&的母亲就极端反感互联网,以至于据&所说,他在小时候完全没有接触过互联网。因此,他在上大学后,无可避免地沉迷进了互联网世界。

这样说来……阿姨她大概也算是&死亡的间接凶手吧。

我摇了摇头,对自己笑了笑。

这还不如蓝色药丸呢。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