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13的日常(2
评分: +4+x

Charles又在吃着他的海鲜菠萝披萨,只不过这次不是再从那披萨盒子里拿的,而是他自己做的,涂满了刚做的红烩肉酱。肉酱有着淡淡的酸味,他很喜欢,否则他也不会在披萨里加菠萝。喜欢这味道不因别的,只是让他想起了以前在一家餐馆品尝的鳄鱼尾罗宋汤,入职后,他再也没去过那家餐馆。

682化成一滩肉泥后,Charles仅仅只是收集了几罐并以研究为由自己保存了下来做成了红烩肉酱,剩下的被用于了其他研究。红烩肉酱做出来确实不多,但Charles也满足了,尽管他没法尝试书中其他的做法了。所有的该作者的书已经被要求没收了,因为书中的对付scp的方法引起了上边的注意,书没收后没多久,食堂多了一个新甜点:弹牙布丁,说是布丁看上去更像是果冻,或许应该说,若是没加入鸡蛋,那它就应该是果冻。布丁很小,Charles尝过一次,只能说味道也就那样,但吃完后总会让人充满了愉悦感和幸福感,这些感觉,身为基金会成员还真是挺需要的。这种甜点只会在每周三供应,并且限量20份。Charles心里明白,要是没有限量,那下周星期三或者以后就别想再吃到了。

尽管书被没收,但因为自身工作的原因以及自己天生的记忆能力,Charles基本上是过目不忘,那些书的内容他已经记下来,甚至仅是匆匆看完。记下那些内容除了让他知道怎么做菜,也让他明白,似乎那些看上去可食用的scp,确实是可以被处理的(这让Charles觉得自己有做某同行组织的成员的潜质)。但现在,他暂时只是想把那几罐红烩肉酱吃完,面对scp,他仍旧害怕着,虽然知道了可以吃,但他们仍是一群超乎常识的怪物,682发出那声巨吼让他近乎昏迷之际,他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

Charles清楚那些东西的威力,人类在它们面前显得不堪一击,口说无凭,以前发生的收容失效事件足以证明。可奇怪的是,这次自己却用近乎离谱的方式解决了那头大蜥蜴,让他成为了自己的饮食拌料,换做以前,他甚至想都不敢想,但仿佛是冥冥之中有人告诉他,要去这样做,你就会得到这样的结果。与其说是对这样的感觉的信任,不如说,更像是一种服从于自己的判断的表现。真是种可怕的自信,这种自信往往会害死自己,但同时它又能驱使你去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事,这是种赌博,赌注便是自己的命,所能取得的东西,怎么看都不能在价值上与性命划等号。

可他还是选择继续下注。

173,那座诡异的雕像,身体里埋藏着可怕的东西,那是那头大蜥蜴生前所说的。可能是灭世之源,也或许是救世之物,或许是能解释人类内心深处的那份异常的物件,也或许是另一个世界里希望所残留下的影子。但无论如何,173身体里有东西是确定的,但具体是什么,谁也不知道。那些书的作者是这样猜测的,由于173最初收容时,特工们发现接触到173的平民有大部分人称其为“小花生”,所以他认为其体内包裹着一种奇妙的花生粉,具有强身健体包治百病的功效。包治百病,那这不就是另一个500么?

意外的,Charles申请实验请求很快就批准了,而他却是编了一个他自己都觉得敷衍的理由就上报了。好吧,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正拿着消防斧的他,怎么面对收容室内已经被结实的铰链吊起的173。173难缠就在于失去它的视野时它便会高速移动然后扭断你的脖子,可前提是,它得在地上杵着,而它现在的状态,是被捆在半空。当然,这个方法依旧是出自于那位作者的书。

173并不是被吊的很高,仅仅是离地大概半米左右,Charles望了望自己手中的消防斧,这是他在站点内找到的一个他认为算是最趁手的工具,毕竟要劈裂开一个混凝土雕像,又不可能去哪里找到一个镐头,于是他一眼就看向了消防设施里的消防斧。他把消防斧举过头顶,然后向173劈去。等待他的不是清脆的响声和足以震麻手的回弹,而是一声闷响,以及如同劈入木材的手感,不,应该去掉“如同”,斧子已经嵌入雕像,从裂纹看,这个雕像确实是木制的。这不可能,当时做材质鉴定时已经确认它是混凝土材质,为何成了木制?但单从外表看真的和混凝土材质质地无异。这引起了Charles的疑惑,可他现在只想确定173里到底是什么。材质检测之后再说吧,东西不在头部?那就是在腹部!Charles把铰链放下,退后了几步,然后闭眼。没有任何动静。于是他又睁开了眼,把斧子拔出,又是一斧子,两斧子,三斧子。顺着木制纹理,173开裂了。

173就这样被劈裂了,裂成了两半,再也没了异常性,仅仅是变成了单纯的两块被劈裂的雕塑,两块木雕。是时候瞧瞧里面藏着什么玩意了。

Charles傻眼了,随着铰链松开,两片被劈开的雕塑倒向两边时,从其腹部中,掉出了一坨不可名状之物,但这是Charles不可能不认识的东西,毕竟这就是他用来对付682的武器:豆子鸡腿面,只是已经成了一团凝固的半固体糊糊。实在没想到啊,那位作者虽然猜错了,但是说对了。

过新年时,那位同事又来看望他了,同时给他带了一瓶东西,似乎是什么粉末,土黄色的,装在褐色瓶子里。他想起那位作者所说的包治百病的花生粉,确实看上去有点像,于是他打开盖子用手沾了点尝了尝,又在同事以怪异的眼神注视下吐了出来。他询问这是什么东西。

“云南白药”,他同事是这么回答他的,“我给你说,这玩意儿可神了。”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