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国审判·上

云国最高法院被《云小鬼报》、《682大爷晚报》等小报记者围得水泄不通,甚至官方的《云国时报》记者也混迹其中。高大、配备上千个现实稳定锚的法院内部,郭暮夜家人和云国监狱的人联合起来,起诉梅公馆的梅萱羽、梅拉菲等人。他们的起诉原因倒是大相径庭:郭暮夜家人起诉梅公馆杀害了郭暮夜;监狱则说梅公馆劫狱,杀了不少人。

大法官林诺终于出现了,只见他穿着花色的短裤体恤衫一身正装,皮鞋擦得像秃子的脑袋,油亮亮的。林诺走向审判台,吃了一颗主判台旁边橄榄树上的橄榄,又喝了两口云国雪碧润润嗓子,这才庄严宣布:“我已云国警察局局长、代理云国大法官的名义,宣布云国第一千三百次最高审判开始!现在,先请原告之一,郭暮夜家属发言。”

郭暮夜的母亲代表郭暮夜家属发言,她眼泪不住地落下来,抽噎地说:“啊……我那好儿子,就这样被干掉了啊啊啊…….Writers,泫影,你们两个魂淡,杀了我儿!”

听了这话,整个法庭气氛紧张起来,唯有林诺庄严地声音说:“请郭暮夜家属证人头号杀手Day作证。”

Day缓缓从证人席上站了起来,目光冷酷,说话的语气如同梅公馆电脑天夜情感单元关闭时的机械:“那一天,我正陪着郭暮夜的母亲在首都郊外散步,呼吸新鲜空气。这时,森林里飘来一股血腥味。我们感到大事不妙,赶忙跑过去。透过茂密的树木,我们看到了泫影正在用刀片分郭暮夜的尸,Writers在旁边生火,又拿了番茄等食品。阿姨(指郭暮夜母亲)见此情景,吓得晕了过去,我是杀手,所以没有被吓腿软。泫影尸体分好了,递给Writers一块郭暮夜,然后他们做了一碗郭暮夜汤…….”

很多小报记者听了几乎吐了出来,然而林诺仍然不为所动。林诺说:“请被告发言。”

泫影蓝色的眼睛里透着怒火,大声祖安:“去你的,我们TM才没有干过这种事情,更别说分食尸体了!!我看,你这种杀手倒是能干出这种事情!!!”泫影越说越气,一下子她涂了指甲油、白嫩的手指之间多了几片锋利的刀片。片刻间,法庭气氛用“剑拔弩张形容,都不为过。

与往常一样戴墨镜的Writers拍了拍泫影的肩,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过头了,做回了座位。见此情景,正在直播审判的网络红人们、陪审团戴着西式假发的陪审员们,以及一切与审判无直接关系的人又开始干自己的事。

其实Writers在泫影亮出刀片时,心里也是惊慌失措,要不是墨镜的遮挡,人们就能从他金色的瞳孔里看见无比的惊慌。Writers知道,如果泫影把刀片射向Day和郭暮夜家属,那么他们俩就算是完了。Writers调整好状态,强装镇定地说:“诸位,请原谅泫影的,呃,失控,谢谢。”

郭暮夜家属听了这话泫影的话,更加相信Writers和泫影一定杀死了郭暮夜。郭暮夜的一个朋友一下子站起来,用几乎暴怒的语气说:“Writers,别狡辩了,你们两个杀人犯。不是你们杀的郭暮夜,还能是谁?泫影连刀片都拿出来了,难道林法官你觉得他俩不会杀人?再说,泫影还分过Harrod的尸!”

检方的法医出席了。法医戴着口罩,拿着一袋粘着血的草木:“这是我们在原告提供杀人位置所获得的证物。经由云国科学院的DNA监测,上面的血迹与郭暮夜的DNA吻合,可以断定郭暮夜是在此遇害的。所以,Writers博士,屑影小姐,还是认罪吧!”

“我叫泫影!”泫影咬牙切齿。

这时,Writers不慌不忙站了起来:“林法官,还有法医先生,请听我说。首先,云国监狱起诉梅公馆,是因为我们劫狱,救出来重刑犯郭暮夜。然而,仅仅三天之后,根据原告证人Day的证词,我和泫影杀死了郭暮夜。那么,如果这样,我们为何不在监狱里就杀掉郭暮夜?”

气氛变得有些奇怪,在场的人除了原告外,都认为Writers说得或许有一点点道理。然而,郭暮夜的另一个朋友(他朋友特多),也是原告代理人的[已编辑]突然拿出一柄因果律鞭,一边大骂Writers“睁着眼睛说瞎话”,一边拿着把痛觉强度调到最大,启动了因果发生器。只不过由于不会用,被告席上没有一人受伤,倒是原告席上惨叫声连连。

把被抽到的人抬下法庭后,审判又开始了。Writers仍然要求发言:“继续说下去,大家有没有想过郭暮夜遇害前一天,郭暮夜的住所发生了一场特大爆炸案,后来被认定为是郭暮夜家煤气爆炸,而在监控里,郭暮夜在爆炸前离开了家,躲过一劫。是这样没错吧?”

众人点头。

“不,你们都错了!郭暮夜根本就是在那时候被炸死的!泫影在爆炸案发生两天后,曾路过那里。”Writers默契地坐回了座位,泫影接着说,“我不小心踩到了一块黑乎乎的、粘粘的东西,本来以为是什么脏东西,但是突然觉得这东西和我分过的尸体很像,于是随手拿个袋子把这东西装了起来。后来经过公馆实验室的分析,这东西是一块人肉,DNA与郭暮夜的完全匹配!”说着,她拿出一袋子黑乎乎的尸体。

这段话震惊了全场。有一个负责郭暮夜凶杀案的警察,觉得面子被两人踩在地上,不甘心地问:“那么,怎么能证明你们的化验结果报告是对的?“

“现在可以当场化验。”答复是这样的。

沉默良久的闻人突然发言:“本人对凶杀案略知一二,我认为,通过泫影获得的样本,可以确定,郭暮夜是在被炸死的。而监控拍到的,其实是另一个人,也就是--Day!

“可以想象,Day作为一个职业杀手,去暗杀郭暮夜,肯定要毁尸灭迹,所以他用了大量顶尖科技和地下杀手协会的技术造出来了一颗炸弹。在郭暮夜家杀死了郭暮夜后,他利用奇术让自己变得和郭暮夜一模一样,然后走了。为了不被发现,Day在第二天和郭暮夜的母亲去散步,其实是利用了杀手协会的记忆更改器进行对郭暮夜母亲的记忆更改……”

Day博士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慌乱,他打断闻人的话,指着闻人,用带一丝焦急的语气说:“你有任何证据吗?那里可没有监控。”

“有的!”在陪审席位上,一个正太少年ZFE特工拿着一个不大的U盘。“本来是用来监视梅拉菲行动的,“他头都不抬一下,“没想到现在拍上了用场。”说着,他把U盘递给了林诺身旁的助理,助理把U盘放进了巨屏电脑的插头。画面上的情况与闻人所说几乎一摸一样:只见Day把不知什么仪器放在了郭母头上,然后把一大袋郭暮夜的碎尸体扔进了草丛,接着对郭母进行记忆重组……..

全场一片哗然,再回头看Day,他已经不见了踪影。这一反转,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直播审判的电视台的收视率创了新高;那几天,一切有关这次审判的报纸都买到了最高水平……..

郭暮夜被吵闹的电视声音弄醒了。他揉揉眼睛,不知为何,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是个南孚电池时的样子。这时,电视里正播放着“梅公馆劫狱案”的审判直播…….

未完待续 请看云国审判·下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