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000 一键变臭

IBE基金会 中心页 » SCP-CN-2000

评分: -52+x



盾.png
被收容的SCP-CN-2000

项目编号:SCP-CN-200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000需被随时收容在10m*10m*10m的混凝土收容室内,外部需使用厚度至少5cm的钢板包裹。进入并与项目交流需得到一名四级人员明确书面许可,在进入SCP-CN-2000的收容室时禁止说出任何有关粪便的信息,违者将被当场处决。须尽一切可能阻止SCP-CN-2000的收容失效,否则将引发WC级情景“无人能上厕所”。

描述:SCP-CN-2000是一面于日本下北泽出土的黄铜面具,上面刻有一张会动的脸,在面具背后刻有日文字样,内容详见下文“附录3”。对其进行的访谈得知其本身为一名35岁的中国国籍男性,于1921年参加过中国抗战,具体内容详见下文“附录1”。

实验表明,任何人不能在SCP-CN-2000半径10米内说出任何有关“大粪”、“红茶”、“病毒”等相关信息,当项目听到此类有关词语时将会触发异常,项目会在接下来的2分钟内开始嘶吼,对其发出的声波探测数据可高达150分贝,并会随时间产生一股恶臭,极难被消除。

附录1 访谈记录:

采访者:Dr.Wells

受访者:SCP-CN-2000


<记录开始>
Wells递交了申请许可。带好防毒面具后,Wells博士随同两名MTF-Cloud-Down(差评委员会)队员走进了SCP-CN-2000的收容室。

Wells博士:你好,SCP-CN-2000,请你描述一下在你还是人类的时候的事情。

SCP-CN-2000:你好博士,唉,小孩没娘,说来话长。我在民国九年1的时候参加国军的征兵,当时就想着抗日了,也没想着能出那样的事,呜呜…..(哭泣)

Wells博士:没事,不要激动,心平气和的讲一下你的遭遇,说出来会更好些。

SCP-CN-2000:我当时在执行一个任务,结果被几个国军三下五除二给我干翻了,然后我也没什么意识,就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被抬起来了,就晕过去了,直到下一次醒来,我就在一个实验台上躺着,双手双脚都被铁链子捆上了,我当时害怕极了!呜呜…(哭泣)
SCP-CN-2000:然后他们就摸我胸脯,还那么使劲的拍我大腿,然后就拿[数据删除]注射[数据删除],我就感觉[数据删除]

Wells:草,这大粪味隔着防毒面具都能闻到,妈的…

SCP-CN-2000:哼…哼嗯…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Wells博士:啊啊啊啊啊!这是怎么回事!

SCP-CN-2000: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记录结束>

附录2 编年史:

shit.jpg
SCP-CN-2000于1921年6月参军时所摄照片。

1921年,SCP-CN-2000参加日军。
1922年,项目因拉肚子但羞于在兄弟们附近上厕所而一个人憋了二十分钟跑到郊外上厕所,后被敌军抓个正着并被打昏拿去做实验。
1924年,SCP-CN-2000去世,享年37岁。
1925年,项目被火葬,骨灰因在运输途中遭遇车祸被打翻,在护送人员想将其重新收集时遇到了雨夹雪,故无骨灰。
1927年,项目完全变成黄铜面具,仅剩面部存在。
1989年,项目被日本下北泽的某个村落里正在给菜园施肥锄地的张大伯发现,在触发其异常后被当地基金会特工注意并采取收容。
1999年,项目被移至中国的Site-CN-██收容。
2019年,项目被移至Site-CN-██收容。
2020年,SCP-CN-2000的档案被一群无聊的读者观看。

附录3:

私はやめない尖俭朴まで私の自由を得て、
我不会停止尖啸,直到我获得自由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