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loud-202
评分: +4+x

项目编号: SCP-cloud-202

项目等级: Eucild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已派出伪装成平民人员的特工来收集位于城镇的SCP-cloud-202,所有关于诸如“爆竹伤人”的事件都已被基金会深入调查,任何情况下基金会人员都不得随意靠近或燃放SCP-cloud-202,当发现SCP-cloud-202个体时身边应配备随意的电子设备来短暂的无效化并收集SCP-cloud-202个体。

当SCP-cloud-202在某一区域内出现聚集且数量较多时,基金会将令该区域禁止燃放爆竹。

描述:SCP-cloud-202是一类大小不一,模型种类均不相同的异常爆竹,每个SCP-cloud-202的个体上都印有一个“炸药小姐出品”的logo;SCP-cloud-202外表颜色普遍为红色,有极少数个例为其他颜色。

SCP-cloud-202主要的异常性质为会自发性的随机出现在城市街区,所有看见SCP-cloud-202的人都会有想去引爆SCP-cloud-202的强烈想法,无论受影响者是否具有引火工具SCP-cloud-202都将会“自燃”并引发强烈的爆炸,通常情况下都会引发人员伤亡的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当受影响者携带手机而处于“沉迷”状态时,SCP-cloud-202在受影响者周围出现频率变高,但当周围有电子设备(如手机)存在时,SCP-cloud-202将会有短暂的“无法自燃”时间,这时受影响者将会有强烈的点燃SCP-cloud-202的想法;通过基金会对SCP-cloud-202的内部物质分析显示其内部为真空状态,目前并不明确SCP-cloud-202是如何爆炸和自燃的。

根据目前基金会的观察,SCP-cloud-202在1月31日出现频率最高,且爆炸造成的人员伤亡事件也达到顶峰。

发现:SCP-cloud-202最早是由一起位于辽宁省██市的爆竹爆炸伤人案件被基金会所关注到,该事件是一18岁的男性在玩手机时偶然看到了SCP-cloud-202,随后点燃了一个爆竹而导致爆炸身亡,基金会已对周围的人散布谣言以“私藏炸药”为借口进行忽怠,与此同时特工grop受到SCP-cloud-202的影响而受到伤害。

grop特工的采访记录:

采访者:pobo博士

受采访者:grop特工


pobo博士:好了grop,你感觉好些了吗?能和我们讲讲你在与SCP-cloud-202互动时的感受吗?

grop特工:手臂还是有点不适应……但并不妨碍我的嘴,怎么,基金会已经给这破玩意整编号了?还真是快。

pobo博士冷笑了一下

pobo博士:好了,来谈谈这个异常吧,你最开始是在哪里发现它的?你又为何要去点燃它呢?

grop特工:我当时是在在一个小路上走着,当时好像是…好像是晚上8:30吧,我当时看着手机刷着视频,直到我想歇歇眼睛看到道边有一个爆竹,说实话我都快忘了过年这事了,我许思这是哪个小屁孩没放成的哑炮扔在了这,随后便看着手机走了,直到……

pobo博士:直到什么?

grop特工:直到我开始意识到这印着二次元女孩脸的爆竹在我周围逐渐变多,我本以为这爆竹是什么新年爆款所以才有人扔的满地都是,随后我拿了一个看了看,讲真的,那个爆竹我越看越入迷不知道是因为那张脸还是其他什么的,我总感觉我必须点一个看看,随后我便拿起了我裤兜里随身携带的打火机……该死的打火机,我想要它的时候它不在,现在它倒出来害我了……总之就是我用打火机把那个爆竹给点了,可谁想到那线刚被点燃就炸了,之后就……

grop特工挥了挥他被机器所替换的右手

grop特工:真希望基金会能有什么黑科技让我重回有右手的时候,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不对,还有一个实体。

pobo博士:什么实体,长什么样,和SCP-cloud-202又有什么关系?

grop特工:一个女性实体,她的脸有点像那个爆竹上的logo,当我被炸伤后她就出现在我的身边,就像幽灵一样,我不太好描述她究竟长什么样的,但是或许她很年轻?应该不到20岁吧,穿着一身褐色的衣服…应该是褐色的,我当时被炸晕了,并不是很能想起是什么样貌了……抱歉我又跑题了,我被炸伤后她一脸惊愕,并要靠近我,看她的表情不想有恶意的,或许是想帮我?但是她刚要拉住我那根被炸的血肉模糊的手臂时基金会就来了,她瞬间消失了;这就是整件事的经过,博士。

pobo博士:好的grop特工,感谢你愿意与我进行交谈,我会将这件事上报给基金会。


根据grop特工提供的口述基金会彻底确定了SCP-cloud-202这一项目,不知是否是巧合,SCP-cloud-202的活跃度正逐渐增加,而各地区燃放烟花爆竹的次数正急剧下降。

事件:SCP-cloud-202-1
在20██年春节期间,一名7岁男孩因点燃SCP-cloud-202而爆炸身亡,基金会立刻隐藏了尸体处理现场并以“城镇里出现的诱拐犯”为由忽怠群众;pobo博士在现场的垃圾桶上找到了一封表面沾满火药但却有着香水味的信封。

致基金会

看到这封信的应该会是基金会吧?或者说是那些调查这事的“警察”,很抱歉我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我也为这次惹下的祸感到惭愧,我想写这封信是想告诉你们以后可以不用再调查此系列的事了;

这些会出现在城市大街小巷的火药其实是我做的,但是我的本意并不是想去伤害某些人,更没有要让别人致死,我做这些爆竹…按你们来讲应该是SCP-cloud-202吧,我做它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人们再去玩玩爆竹,感受一下年味,但是我搞错了……或许是████放的太多了,我本想做的是一个会在所有玩手机的人身边爆炸的爆竹,想让他们感受过年的气氛,但是正如现在这样,这些爆竹成为了杀人工具。

最开始我还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直到我看见有一个你们单位的人被我的爆竹炸掉整整一个手臂我才发现这东西威力太大了,随后又出现了被爆竹炸死的青年,以至于到现在的儿童……

或许我真的有罪,但是我并不是故意的,我会处理好剩余的SCP-cloud-202,年味正在变淡,我真的只是想让更多的人感受过年的气氛而并不是在网络上冲浪,但很明显我失败了,这将是我过的最“寂静”的一年

再次为此事表示道歉,我会以金钱赔偿受害者及家属,再次道歉。


——“炸药小姐”

自该信封被发现以来,基金会人员再也没有看见过SCP-cloud-202的个体,所有已被基金会收集起来的SCP-cloud-202个体全部消失,“爆竹伤人”事件也没有再发生过,grop特工的银行账户里多出了18万元资产,根据基金会访问其他受害者家属的银行账户也都多出不低于35万元的资产,根据调查周围的银行并没有出现巨额资金的转账记录;目前基金会正准备将SCP-cloud-202的项目等级重新评定为Neutrazied;

目前已把“炸药小姐”编号为GOI-1678,基金会正调查其相关信息。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