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云- 016
评分: +3+x


项目数量:scp -云- 016

项目级别:科特

特殊的遮蔽措施:Scp-cloud-016目前被“物质与概念之锁”锁在cloud-016。scP-Cloud-016的知识不允许自由传播。任何试图打破物质和概念之锁的人都应该立即被杀死。防止scP-Cloud-016被大量文件传染。

如果文档意外感染了SCP-Cloud-016,应该要求Pobo博士取消其验证。如果Pobo博士不在场,应该要求其他4个人员来做去验证的任务。一个“基础翻转器”正在被创建,试图在没有人力的情况下使例外无效。

描述:Scp-cloud-016是一种语言病毒,已经被锁定在“材质和概念锁”中。被SCP-Cloud-016感染的文档将成为机器翻译语言,每种翻译方法都不同。目前只有5名感染了SCP-Cloud-016的人可以被判定无效。在这些人中,波波博士是最好的。

Scp-cloud-016会漫无目的地感染周围的文件,测试后感染不会扩散。然而,SCP-Cloud-016本身具有高度传染性,感染后很难使语言失效。

据统计,被SCP-Cloud-016感染的语言大多是“中文翻译成英文翻译成中文”,极少数情况下会被翻译成其他语言;被SCP-cloud-016感染的文件除了语言变成机器翻译外没有其他负面影响

发现:SCP-cloud-016在“人云与云”项目结束五天后在SCP-cloud-001(破碎希望之云)的原始收容间被发现。 那个时候,SCP-cloud-016只是机器翻译写出来的一篇关于一个神性实体的故事,后来因SCP-cloud-016接触基金会文件,导致文件信息错误,随后被收容。

SCP-cloud-016最开始被发现时的纸条:

一开始的“人云亦云”计划,就知道“它”又失败了,看着“它”被毁的树枝,看着“它”嚣张的样子,“它怎么会想到下一次失败的 真相。

“超负荷叙事实体”或许这个名字更适合“它”,通过损坏自己所处的叙事,来破坏“真”叙事;这太好笑了,毕竟“真”叙事不是想触及就能够碰到的(这也是为什么要用“叙事剥离器”来对它短暂收容的原因)。

但是“它”做到了,只不过造成的损害很小,这对基金会来说似乎是世界末日,但对于“真实”叙事中的叙述者来说,这只是站点重建。

“它”感觉无能为力,它“意识到”它远没有摧毁“真实”的叙事,除了能够在它所在的叙事中做它想做的事,与此同时被释放的超型上学实体干扰着它。

然后“它”跑掉了,“它”以为他们的攻击失败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实际上因为“它”还困在“它”自己的叙事中,“它”再怎么强大,“它”都无法对抗那“真”叙事的真主。


——【数据删除】1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