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LOUD-010-EX
评分: +2+x

项目编号:SCP-CLOUD-010-EX

项目等级: Safe Explained

特殊收容措施: SCP-CLOUD-010-EX与SCP-CLOUD-010-EX-1应被一同收容于一标准生态间内。每天至少应有一名饲养员向该两名个体投喂约3吨牛肉与30升清水。生态间应每9天清理一次。任何有关该项目的实验可于不对个体造成伤害的前提下直接进行,无须批准。

描述: SCP-CLOUD-010-EX为一幼年猎豹(Acinonyx jubatus)个体。其本身不具有任何异常性质,其异常在于其具有与SCP-CLOUD-010-EX-1完全一致的基因排列组合顺序。

SCP-CLOUD-010-EX-1为一成年猎豹个体。其同样不具有任何异常性质,除了具有与SCP-CLOUD-010-EX完全相同的基因排列组合。

项目被于1888年6月7日回收于沙特阿拉伯的一间工厂内,该工厂被证实曾属于██公司,但该公司已于1642年破产,其创立者于次年坠崖死亡。SCP-CLOUD-010-EX与-1被发现于该工厂的一间隐秘的隔间中的实验台上;实验台附近存在多个破损的、未知用途的机械装置。SCP-CLOUD-010-EX与-1以及一名昏迷于试验台旁的未知身份人员(SCP-CLOUD-010-EX-2)被随即回收。该名人员被发现时赤身裸体,且附近没有任何能证明其身份的文件或证件等。对该人员的审讯表明其对于SCP-CLOUD-010-EX异常特征的形成原因及过程一无所知。

附录CLOUD-010-EX-A:访谈记录

访谈者:Dr.██

访谈对象:未知身份的回收人员

访谈日期:1888年6月28日

<记录开始>

Dr.██:你好。我是Dr.██,一名研究人员。请问你的名字是?

SCP-CLOUD-010-EX-2:我叫Xavier。我怎么在这?你们绑架我?!

Dr.██:不。你被我们发现在位于████的一间工厂里的实验室中,当时你光着身子,旁边的台子上坐着两只猎豹。想起来了吗?我现在要问你几个问题。

SCP-CLOUD-010-EX-2:哦,我操!我想起来了!我他妈去正常上班,正拖着地呢被人一棍子楞晕了……等下,问题?

Dr.██:这倒确实是其中一个我想问你的问题……那你对你旁边坐着的那两只猎豹有了解吗?

SCP-CLOUD-010-EX-2:那两只畜生啊。那只大的是那些有钱的土佬养的。有一天一个浑身金链子的土佬到我们这,带着那只畜生,说他想要一个小豹子,和他手边这只长得一样的;可惜的是他手边这只不能生育,就打算交给我们想办法。

Dr.██:所以,那只幼年猎豹就是你们的成果?

SCP-CLOUD-010-EX-2:那当然了,整个团队为那只小崽子付出多少心血啊。

Dr.██:那你应该也知道那只幼年猎豹是怎么诞生的了?是通过那些机器吗?

SCP-CLOUD-010-EX-2:等一下。这一点我要和你澄清一下,我。我是这个团队里最笨的。我完全没有搞明白他们设计的那个玩意是怎么运作的,更看不懂那些东西是怎么拼装起来的。至于他们把大畜生放进去两天以后就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了这只小畜生这件事我是更搞不明白了。我就是个给团队打下手,顺带混份工资,在这个人均土佬的国家混口饭吃的。所以说真的,别叫我去搞那些机器,我只能把事情搞得更糟糕。说起来你为什么只找我?我们团队的其他人呢?为什么不找他们?

Dr.██:那你能提供他们的信息给我们吗?

SCP-CLOUD-010-EX-2:可以啊。我们团队的老大叫……额……叫什么来着?等下,我刚才还记得呢!

Dr.██:好了,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吧。你慢慢想吧。

<记录终止>

附:对该人员的多次询问结果与此次访谈一致,且其完全无法提供任何有关其团队其他成员的信息。SCP-CLOUD-010-EX-2在此后被施以记忆删除并被释放;其被标记为POI-010并被注意任何可能与该项目有关的可疑行为。

附录CLOUD-010-EX-B:
1891年3月8日,即该异常被发现的3年后,基金会学者Dr. Kcorena与其研究团队通过反复研究SCP-CLOUD-010-EX与-1个体后,提出了“基因复制”的理论。这一理论随后被用于生物体复制实验且获得了成功;所有通过该实验诞生的子代均展现出了与其亲代完全一致的基因排列组合。反复对比试验后,Dr. Kcorena证实了SCP-CLOUD-010-EX的特征可通过该实验于无异常猎豹实验个体上被复现1。因此尽管仍不清楚该项目的实际起源,SCP-CLOUD-010-EX被重新归类为Explained。SCP-CLOUD-010-EX与-1于1893年与1901年相继去世。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