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生

Included page "component:scp-offices-theme" does not exist (create it now)

评分: +5+x

我发现我刚起床时的记忆总是混乱的,就像是稀烂的土豆泥一样在我脑子里不断翻涌撕裂,变得模糊不清而又虚幻飘渺。

这个早上也不例外。

站在厨房里的电热瓷板前,我打了个哈欠,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直勾勾地盯着手里正滋滋作响的平底锅已经好几分钟了。我转动手,让刚才底部差点被烤焦的荷包蛋沿着炭黑的平底锅的粗糙金属表面缓缓滑入干净洁白的瓷盘里,蛋黄很安分地呆在荷包蛋的正中央,使得整个荷包蛋看起来很像一朵金盏花或者别的什么也拥有白花瓣的花种。

当我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早已被蔚蓝覆盖,地上被洒满了黄澄澄的金屑,白色的精灵们在达尔效应中翩翩起舞。门外来来往往的人们的光景,不断提醒着我城市以及现代社会的存在。我的脑子终于变得清晰了起来,遮蔽视野的雾气终于被金色的阳光所驱散。周围的一切,从棱角分明的立方体随着视角的转移逐渐变成了行云流水,在我的意识里,在我的身体里,在我的周围流淌。我从吧台上的记账本旁撕下一张便签条,我活动着不再僵硬的手指,写下Dr.Snow的名字,将其粘在微波炉的旋钮旁。

微波炉的加热室内正散发着暖色的黄光,培根条和牛扒在里面转动着,就像被摆上了那种商店里会有的旋转展台那样。我揉着脑袋上睡觉时变得糟乱的头发,想要彻底赶走困意,但无济于事。

安德里亚斯一直坐在门前的木质地板上,注视着玻璃门后的生机勃然的景象,也许是在发呆。我弯下腰拍了拍这只德国牧羊犬的脑袋,它的注意力这时才转移到它的主人身上。它看着我,然后又看向外面,将一只前爪搭在门上。

好吧,正好我也想出去散散心,那就这样吧。

我刚推开门,安德里亚斯就猛地顺着门缝冲了出去。我抬头看向清澈如洗的碧蓝穹顶,然后深吸一口气,踏出脚步,来到了人间。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