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中分决杀乱斗生存赛前瞻

接下来是本文的一个前提核心要素需要向竞赛的角色以及读者说明,竞赛的主控人以及撰写人是我,可以称呼我为凯特,本次竞赛内的大多数要素和随机情况会由观看文字的叙事层读者群体进行干预,而特殊之处在于,读者可以获取到整场比赛的全知视角,而文中的角色在通常情况下只能获得自己的视角和叙事公告情报的信息。

叙事公告情报的概念是,作为文中的角色,他们是被告知了自己处于故事中并展开演绎的情况,角色会理解自己作为角色和第四面墙以及墙外的观察者的概念,所以他们会直接尝试与观察者沟通或是向观察叙事层提出异议,并且在必要的情况下会尽可能的尝试从上位叙事层获取情报。

简单以一言蔽之,这是一场冠以生存战为名的交互式舞台歌剧,诸位看官是裁决者也是改变者,是阅读者也是演说者。如果故事中的角色没有展现出非凡的勇气和意志,用他们的智慧和想象力提供给阅读者前所未见的战斗桥段,那么故事恐怕也会因为无人问津而停止吧,而故事的停止叙述则是角色们的终点,所以了解叙事层这个概念便是赋予在所有故事角色躯体上的枷锁。

同时叙事层的内容会以引用框存在,引用框内存在的信息属于叙事公告,读者和故事角色都能看到。


“那阅读者如果是复数的情况下,你们会怎么决定故事的走向,那一个人说这样,另一个说那样。”Brife现在所在的位置处于一个悬浮平台,他站在上面观看着巨大的海平面上的岛屿扭曲改变。“而且我现在只看到我一个角色。其他人呢?说实在的,我刚出现就吸收那么多的内容,问题已经堆积如山了。”


很不巧的是,我现在也在思考加入哪些人,我原本是想创作一个SCP中国分部作者现实约架角斗场,但是现在沿用的创作思路更接近于全职猎人贪婪岛的故事,如果加入现实论坛里的读者就会产生,我们如何说服他们让他们扮演的角色和他们真人的想法具有同步性而又不会冒犯到实际上的阅读者。


“意思是我们也会拿着一本书,为了收集SCP卡片而互相战斗?然后拿到了特定的卡就算胜利么。那如果你在乎那么多直接创作原创虚拟角色不就好咯,这样搞就像在玩角色扮演跑团一样。”Brief开始抚摸自己的脸颊和身体,“更加夸张的是我现在抚摸自己的感觉和下面那个扭曲蠕动的大陆一样,没有实感和稳定性,你别告诉我你连我的形态样子都没有具体的概念。”


大体上会变成那样的故事走向吧,但是形式和机制上会有做改动和置换,因为这次的故事是共享给读者和你们参赛者全体的,虽然说也有阅读者才能知道的段落,不过大体上你们都会对总体世界观构筑和故事风格有一个直观的了解,这就是和其他故事作品的一个本质区别。


“即便你说什么我们知道,故事角色了解的说法,但是本质上我们的行为还不是一种叙述性的固定命运?就是说,我们将会被描绘和表现出我们好像真的知道故事走向一样。就像我现在即便从这个看起来浮在天上的云朵跳下去也不会改变既定的故事脉络。”


你要知道现在你处于的区域就像是游戏demo一样的存在,生和死的概念都不一定存在,甚至于这个故事本身都不一定会被真的撰写出来,一切都像是薛定谔的猫一样,现在重要的不是你的想法而是我们得怎么开始这个故事。


“继续说下去又会陷入套娃式的自我论,你现在应该向阅读群体说明一下情况,看看有没有读者愿意把自己的人设丢到这个匪夷所思的叙事层共通的网文风格的东西里,不然我永远得站在云上。啊,现在大陆的样子变得好像一坨狗屎啊。”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