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

“就带这么点装备?”

他看着奇术装备胶囊投射出的全息界面确认了最后一遍,抬头向前方问道。

“咱也不是真去打云小鬼。”Ω头也不回地回答。

他扯了扯嘴角。

果然。

“拿平民顶锅?”​

“那家伙的克劳德指数已经很高了,放任不管的话,变异只是时间问题,还是早点解除后患为好。”Ω还是没有回头。

“冲业绩是要趁早。”

队友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后者面无表情地回看着。

对视没有持续太久,因为Ω移开目光叹了口气。

“净化一个云小鬼,耗费精力有多大,成功概率有多小,你是明白的,站点里的研究员和博士们已经忙不过来了。”

“所以还是为了冲业绩。”

“你要这么想……那就随你吧。”

Ω说完快速转身继续走起来。

@使劲盯着他的背影,即便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俩之间得有一个人在外头接应,防止那家伙跑了,这里只有一个出口……”

“我吧。”@即答。

“你还是那么心软啊。”Ω笑了笑道。

“我的收入够我活着。”

“……”

Ω看了他一会儿,没再说什么,抽出手枪上膛。

“没有意外的话,最多十分钟后会给你发信息,你过来就是了。”

“好。”

两人没再对话,其中一个一步一步走向走廊深处,另一个站在原地目送着。

Ω的背影最终消失了,@的视线失去了支撑,开始游离起来。

他现在的感觉很奇怪。

他知道他们要去杀的是一个云国居民,尽管他有小鬼化的迹象。

他知道按照流程这个居民应该带回去进行治疗。

他还知道流程只是一个约定俗成的不成文的规矩,不遵守也不会触犯什么,如果杀掉这个居民就能以极低的精力耗费获得相当可观的奖励,也能给负责治疗的研究员和博士们减负。

杀掉他是错的吗?但疑似小鬼确实可以算是小鬼的一类,他们的潜在威胁是不可否认的。

是对的?可他们原来不也是正常人吗?

他不想思考那么多东西,可越是避免思考,大堆想法和问题更加肆无忌惮地冲进他的脑海。

最让他感到疑惑的,不是目前的情况,而是最近他身边一直围绕的,持续了有一段时间的东西,那是氛围。

云分的氛围很奇怪,那是有感觉,却说不出具体情况的奇怪,每个人做的事情好像很合理,却又透着荒唐。

他不知道打破这个氛围后会造成什么后果,所以在行动和安于现状之间,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安于现状。

他脑海里的那个路人动了,一拳将那个即将闯进来的名叫“这对吗?”的家伙狠狠地揍了出去。

路人重新坐下,继续蜷缩在那个小小的角落。

就这样吧,这样最好了……

但远处传来的嘶吼声瞬间将他惊醒。

他立刻从奇术装备胶囊中掏出Official装载型攻防霰弹枪,关保险,上膛,张开护盾,然后对准前方。

下一秒,嘶吼着的怪物以异于常人的速度穿越走廊撞在了散布在枪口周围的粒子护盾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而弹药正好在这一刻从枪口倾泻而出,瞬间穿透了怪物的身体。

那把手臂化成的刀刃刚举到半空又无力地垂了下去,和千疮百孔的身体一起重重砸在地面上。

@举着霰弹枪对着地上的躯体观察了很久,确认无生命迹象后,绕了过去。

看着走廊尽头那扇门,他没由来地发了会呆,然后抬脚向它走去。

随着距离的缩短,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快到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些刺鼻了。

进门,看向气味最浓的角落,他的眼睛眨了一下。

Ω靠坐在墙边,腹部的裂口一直延伸到胸口处,内脏在其中隐约可见,有些甚至有肉眼可见的破裂,血迹呈椭圆状在他的身下漫开,还在不停扩散着。

@发觉自己在深呼吸。

上一次见到这么鲜艳的颜色,是在什么时候?

想不起来了啊。

他最终还是拔起了脚,向他的队友走去,停在那摊鲜艳的液体面前。

“那个居民变异了?”

“我就是个傻逼。”Ω略带苦涩地笑了笑。

@看了看他的身体,另一只手去掏口袋里的奇术装备胶囊,却见队友抬起了手摆了摆。

“别忙活了,你看我这还像活得成的样子吗?”

@停下了动作,默默地看着他。

“这也算是我这辈子干的亏心事遭的报应了吧……剩下这会儿,让我说点以前一直想说的东西吧。”

Ω抬头看着面前的队友,苍白的脸上露出一点笑意。
“@,说真的,我很佩服你。”

“我不明白。”

“你明白的,你什么都明白,包括现在这个傻逼透顶的现状 ,其实有很多人都明白,但只有你会把这种明白表现出来。”

“你会厌恶,你会拒绝,你会说自己想说的话,在我们这群装疯卖傻的‘精神病人’里,你是不吝啬于表现自己的正常的人。”

@没有说话,或者,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逃了五十步的人被逃了一百步的人夸赞,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吗?

“你知道吗?云分变了……它正在死去。”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戴着高尚的面具,干着下作的勾当,还为如此所得沾沾自喜……但没人说出来,没人。”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该如何去解决,我甚至害怕会被排挤……于是我选择了加入。”

Ω顿了顿,咳出一口血,继续说了下去。

“于是我也开始腐烂了,那时候我还自欺欺人地想着,大家都那么烂,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也很痛苦,四舍五入我并不烂……”

“可当那个云国居民把他的手插进我的胸口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正对着我的眼睛……那里面除了怨恨什么也没有,那时候我才突然明白过来———我他妈就是一个货真价实还自欺欺人的烂人而已啊。”

Ω低垂着头,吐字越来越缓慢,却依然清晰。

“也许……你是我们的一点希望。”

@有一瞬的愣神。

他在队友面前半蹲下来,看着那双已经有些失色的眼睛。

我没你想的那么伟大。

我连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的勇气都没,那些个游行示威的团队里也没我,我也永远不会,不想,不敢去干那些类似的事情。

他终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

“其实我也有想过干正经事……可正经事到底是什么呢?我们杀了很多云小鬼,也净化了不少,也在努力保护云国人……可到头来,为什么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呢?”

Ω像是在自言自语,却又把抬头把目光投向@,那本已经有些黯淡的眼睛突然又出现了一点亮光。

“@,我这辈子都没拜托过你事情……草了,我和你也就搭档三天……但,我挂掉前这点特权大约还是有的?”

“……你说。”

“离开云分。”

@一怔,而后莫名地有些想笑。

临死前的愿望,居然只是这个吗?

能不能别这么卑微啊。

“剩下的……就是我自己的一点破事……那个我一直想搞明白却到现在还搞不明白的怪问题……”

Ω的嘴唇动着,声音却越来越小,@不得不把耳朵凑到他嘴边听,待他听完并起身查看时,Ω眼里的亮光已经消失了。

像燃尽火焰的残烛。

他低头看着脚下,一摊液体在透过天窗的夕阳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光,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转身,背对那具已经失去生命体征的身体,那个问题如幽灵般在脑海中游荡着。

云分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