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Site-cloud-03开始的云国冒险(2)

一阵乱哄哄的声音把funny从发呆中惊醒,他把目光从空气上移开,转身打开旁边的窗,往外看去,恰好看到一拨带着各式武器和装备的人正有说有笑地朝这里走来。

是云分的机动特遣队,不知道是哪一支,他没有特意记过这方面的资料。看起来他们这次又捣毁了一个或者几个云小鬼窝点。

换作平时,他可能还会去凑上去吃点瓜,但今天完全提不起兴致,这是因为最近他一直有一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的感觉,感觉站点里……有点怪。

但认真说起来也怪不到哪去,而且一开始程度轻微到不仔细观察完全注意不到,所以他一直没怎么在意。

可是,现在这种状况已经愈演愈烈了,到了让他不得不警觉的地步。

大家开始越来越热衷于说“一无二随”这四个字,起初还只是在聊文档相关内容、教导新员工或者治疗疑似小鬼的时候提到,到现在居然已经发展到在日常生活中都不忘提一嘴的程度了。

这是坏事吗?算不上吧。

可感觉也算不上什么好事。

他叹了口气。

“咋啦?唉声叹气的。”一旁的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啥不顺心的就说出来呗。”

“你没有觉得大家最近有点怪吗?”funny看了看周围,凑到他耳边对他低声道。

“有吗?”同事歪头想了想,“不觉得欸。”

“绝对有什么问题。”

“好吧,”他耸耸肩,“一无二随就完事了………欸?你深呼吸干什么?是要去主持什么大型讲座吗?”

“……没事,我出去转转。”

funny起身逃命似地出了门,仿佛背后有野兽在追他似的。

………他倒情愿那是只野兽。

然而即使是到了外面,他的恐慌感也没能有丝毫减少,反而更甚。

“@最近好几天都没来上班啊,咋啦?”

“欸,谁知道呢,可能是生病了,一无二随嘛。”

“今天中午吃啥?”

一无二随吧。”

“今天有个云爱好者问我有什么文档比较猎奇,我反手就甩给他一个一无二随。”

“干得漂亮!”

“欸,昨天我被分配了一个另一个博士,但今天就把他名字忘了,又不好意思问,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没事,可以一无二随嘛。”

一无二随

一无二随……

​…………

这四个字如同恶魔的低语般不断地在他的耳边回荡着,在他的脑海里着萦绕着。

恍惚中,他仿佛看见那些本来有说有笑的员工都停下了谈话,收起来笑容,一齐看向他,换上了一脸的凶神恶煞。

“你为什么不说一无二随?”

他们吼道。

“不……我……”

“你为什么不说一无二随?!”

他们一边吼一边一步步向funny逼近,funny跟着一步步后退直至后背撞上了墙。

“你为什么不说一无二随?!?!”

员工们的面孔和身体一起渐渐扭曲,直到不成人形……

funny猛然惊醒,发觉自己好好的站在原地,员工们依旧有说有笑着,一切都没有任何异常。

没有……吗?

那令他战栗的四个字依然回荡在他耳边。

他抹掉头上的冷汗,迈着慌乱的脚步走向办公室。

“你干什么?!”

身后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惊得他全身一颤。

“谁让你写这东西的?你写之前遵守CC协议了吗?”

另一个同样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紧接着,推搡和互相咒骂的声音响起。

funny松了口气,加快了脚步。

刚进门,一个人就正对着他扑了上来,吓得他差点掏出随身携带的SRA呼在那人脸上。

“博士!您可算来了!”

“我是研究员……你想干什么?”

funny紧张地盯着对方,说话声音都抖了。

“那没事!我新写了一篇讽刺云小鬼的文档,您能过目一下吗?”

对方一脸似的兴奋,刚说完就把手里那张纸拍在了funny脸上,funny又差点要掏出SRA,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他从脸上拿下那张纸,花了几秒钟看完,感觉有什么本来在有规律运动的东西瞬间停了那么一会儿。

随着那东西恢复运动,他的嘴也动了。

“写的太棒了!简直如同天工助笔,一字一行之间酣畅淋漓地撒下了奇思妙想,在灵动的文笔中,可以看出往里面倾注的心血,版式构局大气而不失典雅,豪华而不失古朴,实在是举世难求之佳作,万年莫遇之妙文,简直直击我的内心,令人回味无穷!”

“真的吗?”

那人激动得仿佛下一秒就要脱出来。

“是的,你这种作品应该让更多人看到,不能让它埋没了,快去给大家看!”

“我这就去!”

看着那人的身影在视野里完全消失,funny瞬间像是被抽走了骨架一般直接瘫在了椅子上,瞪着一双无神的眼睛看着天花板。

魔怔了,全都魔怔了。

为什么会这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模因吗?

如果是的话……

为什么唯独他没有受感染?

这种情况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无数重要又毫无意义的问题在funny的脑海里闪过,最后都指向了一处。

这个站点,出事了。




尽管知道希望渺茫,funny还是带着一点侥幸敲响了站点主管办公室的门。

他已经想好了各种可能碰到的场面以及应对方式,不管怎样活着走出来应该是没问题的。

可等到手心的汗都快干了,门那边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在吗?等会再来?

不……他感觉下次自己可能再也没勇气站在这里了。

而且甚至在这个越来越奇怪的地方待着都已经成了一种煎熬。

“你在这干什么?”

突然在背后响起的声音把他吓了个半死。

他转身,一个特工正对着他,眼里带着莫名的警惕。

“我?那啥……呃……”

瞬间的高度紧张竟让他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看到特工眼里的警惕加深了,心又凉了几分。

“至高神性是什么?”

“……呃?”

“怎么连这都不知道,你不会是云小鬼吧?”

特工一边说着,一边把手往外套内袋里伸。

funny浑身一震,绝望攀上心头。

但他瞬间想起了什么,比对方还快速地从衣袋里掏出了工作证并举到其面前。

“我是研究员。”

特工一愣,仔细看了看那张工作证,半晌,缓缓点了点头。

“哦。”

说罢转身离去,留下funny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甚至连劫后余生的庆幸都没有,有的只是布满全身的刺骨寒意。

特工转身前,眼神里有一些不正常的东西。

那是失望。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