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萱羽の寻回

评分: +11+x

风轻轻的拂过树林,梅宣羽跟着风的脚步穿过树与树。

他痴痴的30°抬头仰望星空,暗红的星空中几颗星光如清泉一般在无垠的广阔中流淌,树叶彼此交叉着手,把一整块月光用丁达尔效应切成薄雾和碎块,如糖霜般洒在大地上,洒在梅萱羽的眼中,挤过那颤动的泪珠,浸入她的脑海中,把视线中的一切搅成糖浆。

什么时候她到了这里,大脑返回了一个Null,他身边那个站着的,长着毛的,背后还有几条触手的异想体又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大脑返回了另一个Null。

当梅萱羽倒在铺满了碎树枝的红土上,被尾随的怪物一把拥入怀中,在毛茸茸的触感中从世界抽离。她,他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在那短暂的沉默后,一齐诉说起被封存在大脑深处的,或许曾不存在的,那久远的记忆。

她跳进了一个黑漆漆的什么,像是什么强大的恐惧的住所,恐惧撕开了空间,折叠了时间,搅乱了过往与未来,颠覆了伊始与末。那像是只属于她的恐惧,恐惧没有带走全身是墨蓝色装备的人,恐惧绕过了被洁白笼罩的人,恐惧忽略了带来这一切的罪人。

当朦胧的记忆碎片消耗殆尽,森林再次回归沉寂。风没有流动,叶未曾飘零,树不愿低吟,天毋需擎灯。

“带他们回来,无论他们愿不愿意”,闪烁着的,涂着时空事件应对部门字样的碎片。

“这是个背叛,他背叛了她”,在角落中飘着无法拼合的碎片。

“我在的,我永远在的”,在心上插着尖锐的碎片。

“SkyNight”,延伸出这一切罪与绝境的碎片。

一只毛茸茸的手在轻轻抚摸着梅萱羽,他想起在这片深红天空下成百上千日夜同样的抚摸。或是试探,或是肆意。一种徘徊的爱,游离的爱。他又想起在另一片墨蓝天空下的另一种抚摸,或是轻,或是重,一种绵延全身的爱,渗进身体的爱。

曾几何时,梅萱羽仍将不要轻易赋予名字记在心间,而这只毛色与青蓝的名字无异的怪物,把这无故的曾经都抛之云外,心与心的拥抱足以跨越任何界限。

星仍是星,他们不会躲藏,不会恐惧。梅萱羽渴望着离开山间的偏安一隅,把思绪延展至其中,去攀便每一个高峰与谷。怪物则不曾,十载百年的光阴让一切都稀疏平常,无论今夜有没有梦伴随入眠,怪物都会把试图逃走的梅萱羽抱回来,而后更加谨慎的抱在怀里。

似乎没有语言交流也能看透一个人不是什么奇妙的能力,怪物能听懂梅宣羽的互换,能读透她的喜怒哀乐。会跳,会张望,会喜悦,会悲伤。一切她曾感受过的情感都会从它身上浮现。

梅萱羽或是恐惧,她曾以为自己拥有这样一个人。他们交谈,了解,缠绵,深入。肉体是和灵魂紧紧连在一起的吗?所谓灵魂的交融又是和肉体有关的吗?

梅萱羽或是喜悦,或是恐惧,曾经有另一个人几乎吃透了她的一切,带着希望,带着承诺,那从小说中跳出来的,填满现实的海市蜃楼的美好未来将她没入其中。他在心不在焉的最后一次交合后割断了过往。精神的慰藉永远高于肉体,不是吗?她放弃一切,抛弃一切。

怪物在爱抚着梅萱羽,和过去所有都不一样。触手身上慢慢游走,这只大家伙却细心的留意每一点反应,当他意识到梅萱羽和自己没有多少差异时,便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梅萱羽在轻轻地流泪,和他交合的是天夜,给他希望的是郭暮夜。天夜在得知郭暮夜后自嘲的笑了一笑,给他带来了一天后的强奸罪配合调查通知。他不在乎,因为她早有归宿,她几近踏进精心编织的梦,踏进曾幻想的世界,去随着这位拯救了她人生的郭暮夜。

而后,梅萱羽闭上眼睛,紧紧抱住了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而不敢动的怪物。在温暖的夜中感受传来的更温暖的温度,呼吸随着心跳加快而变得急促,紧贴在一起的身体反复磨蹭着。怪物的触手在摸索出的敏感点反复游走,而后下定了决心将梅萱羽缠住。

她想忘记这一切,抛弃这一切,就如曾经做的一样。他不知勇气从何而来,同样不知未来向何而去。当他以强奸罪的嫌疑人和郭暮夜连环杀人案的证人站在警局中时,那一个世界已经崩塌了,就如那些记忆一般。

怪物在他的耳边呼着气,响出了隆隆的声音。

极少的光穿过叶,穿过风,飘扬的发丝,穿过一切的阻碍,把本应是黑色的世界染的五彩斑斓。如身边流动的风搅拌的糖浆。

她沉浸在怪物的爱里,不再徘徊,不再游离的爱,逐渐接近。

她听着不熟悉的声音,似乎是什么在走动一般的铿锵。

她感受着不熟悉的呼吸,炽热而接近,近乎贴在耳尖上一般。

而后,是低沉却清晰地低吟:

我来带你回去
——无论你愿不愿意。

另一名警员驾驶的穿梭机悬浮在不远处,机身上喷涂着时空应对部门的橙黄的字,被朝阳在雪白的底色中清晰呈现,正如梅萱羽旁这人胸前佩戴的,写着林诺的名牌一般。


林诺,你等着。
——Franz Ismal

啊,时空事件应对部门的中心页可以在下面的tag里找到,记得把作品加进去。啊?跟rac没关系啊,那要命了。
——某不知名热心郭暮夜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