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建文本垃圾(15) #1
评分: +7+x

“啊……这就是你们把我一人送到这破地方让我当屠龙勇者的原因?”林诺在时空信标旁把物资都卸下来隐藏好,信标的通讯频道另一端直至SERD指挥部。

“啊……毕竟离这个世界比较近的世界就你们云分了,整个云分也就你有异世界任务的经验,你还想让郭暮夜死几回啊?还是梅萱羽?还是天秀?”另一端的通讯员说的不紧不慢,一点也不觉得良心上过不去。

林诺把物资都挖个坑埋了以后把这么大个信标拖到一颗大致有五十米高的树的树洞里,慢悠悠的在附近找来树枝和叶子盖上去——还用上了物资仓的盖板来加固洞口。

“什么叫就我们了,隔壁小城不行吗?还有那个那个SR-3,他们不比我人多啊?”林诺的一肚子火也不留着,”让我一个每天都在射击训练场的,来魔法世界,抓龙,还是从我们本世界跑出去的,你不觉得你们指挥部该集体去趟医院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啊,你要知道就是最近的小城也有80%的传送失误率,传送歪了我们不还dei折腾嘛!”通讯员的声音让林诺越来越想回去给他一拳。

“那我呢?”发火归发火,手头的事很快就干完了,林诺满意的扫视了一圈隐蔽的毫无痕迹的物资,把一旁装满食物的兽皮包背到身上,“我的传送失误率呢?”

“75%”通讯员关闭了语音频道。


气个半死的林诺幽幽的走在树林里,这次的任务就和他说的一样魔幻,本世界有条龙炸了一整个科研站。

林诺停下脚步低头看了看地图,距离最近的城镇……应该叫小镇,还有2公里的路程,刚刚的一小时他已经走完一半了。虽然经受过严格的训练,但视线可及内80%的东西完全没见过的树林,怎么说也要小心点吧。——更何况还有巴掌大的蜘蛛。

这个科研站本来是生物站,但落星市发生生化袭击以后就被临时征用来制作疫苗和解药,所有资源从附近临时征调,那群穿着白大褂的家伙着急忙慌的开始工作时设施才刚刚能用。

林诺收起来了地图,这次的世界是个魔法世界,很传统的那种,不存在什么魔动枪之类的黑科技,不过意识形态和社会解构已经有近代的感觉了,在地图上甚至出现了学校——这边叫学院对吧,就和鲁迅的作品里写的一样,所以认真要说的话更偏向起点。

而距离科研所的安全设施铺设好还有整整一个月,临时叫来的安全部队也要三天后才能到,因为位置在领土靠里,大家都觉得几队预备役也镇得住场面。谁能想到就来了个五十米的家伙啊!

林诺正在想着他的屠龙大计,指挥部说等他准备好了再给他投一份立体机动装置,他倒是挺想像勇者一样拿着剑迎着怎么看也不可能赢的强敌发起攻击,最后带着荣耀凯旋,最好还有个公主……想到这他自嘲的笑了笑,要什么公主,要财宝啊。

这不属于很诡异的世界,指挥部通知林诺的时候只字未提龙的事儿,林诺以为只是个普通的短期任务,反倒是平时对这种世界都不怎么上心的科研部因为有屠龙的戏码看而好好的调查了一番,林诺看他们这股996之魂还以为要打侵略战争。在任务部署的那天,十几个人带着几百份材料准备好好和远征军嘱咐一下,而视频会议开始后,摄像头对面孤零零的林诺被一群人盯着看了一会,感受到了和他们一样的迷惑。

这就是为什么林诺穿着奇装异服背着兽皮包,把翻译耳机在耳朵里粘好后才找回点现代人的感觉,耳机可以直接控制语言中枢说出本地的语言,即使林诺并不会,他并不是赛博人,脑袋上也没有接口,为了伪装的像一点还粘了对尖耳朵。

本来事情已经够魔幻了,林诺准备去扮个中二的小恶魔,但他去请教的梅萱羽在不到一分钟的讲述过后越发膨胀,在房间里蹦蹦跳跳手舞足蹈已经不足以描述她的兴奋。讲出来的所有东西加起来三十年有余,林诺觉得让人在牢里白吃白喝三十年不太好,就放过她了。

科研部的报告上说精灵算是普通的种族,不会被欺负,也不会太张扬。虽然科研部的情报一向不准,但这任务是来速战速决的,不是来模拟人生的——一大只龙突然冒了出来,随便找个人都能打听到了。


等到太阳下缘和地平线相切的时候,林诺也算是走出了树林。眼前是一条蜿蜒的土路,虽然没有铺石砖,但也看得出是经常有人走的路,路面没什么浮土,也很宽敞。

背向太阳就能看到靠近地平线的城市,在地图上仅有的四个城市中,这是最大的一个,有数万的居住人口——或者不只是人。在这样的城市打听消息应该很简单。

靠近夜晚的道路很安静,据情报说,在夜间会有十分危险的生物出没,危险到即使是全副武装的护卫队也不敢掉以轻心。这么强的生物,林诺想来想去也只想到了异形,神出鬼没的习性,箭一样的速度,猫一样的敏捷,锋利的爪子和烦人的酸液。

在逐渐变暗的天色中,林诺回想起暗鳞曾经造过一批异形,自己还交手过,如果不是新的作战服刚好可以抵挡酸液,整支小队都要交代在那。随着一阵强风吹过,空气又冷了几分,林诺不得不裹紧自己本来就没多厚的外套。

这里是一片平原,非常平的平原,黄绿的草和墨蓝的天一般广阔,平原上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很快被发现。唯一的问题是自己没起导弹塔,看不到隐刀。


好在城市不是很远,不到半个小时,林诺就能看见城门上摇曳的火光,那应该是有足足三米长的大火把,就像灯塔一样在一片漆黑中分外显眼。

城门并没有关上,这让林诺有些疑惑,不过越来越冷的温度让他加快脚步想赶快走进去,杰瑞被冻成冰棍有汤姆救他,自己冻成冰棍也就能期望留个全尸了。

在走到城门前,就能透过敞开的城门看到城市了,城市的建筑以两三层居多,但并没有数万人的城市该有的繁荣景象,街上走着三三两两的行人,路旁的店面挂着火把和没见过的灯。灯是一块被打磨光滑的宝石放在玻璃罩里,发出柔和的紫光,稀稀落落的萤火虫绕着圈圈。

“来,站在这里接受检查。”一名坐在桌子后面的守卫翻开桌上的本子,抬起了头。两名守卫都是人类,穿的是轻质金属制成的板甲,关节用皮质品连接,头盔放在桌子上。

“啊……好。”林诺也不是第一次听着未知的语言从自己口中说出来了,但无论如何还是有点奇妙。

另一名守卫慢悠悠的靠了过来,挂在腰间的单手剑铛铛的响,林诺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好剑。

“你的名字?”桌前的守卫拿起羽毛笔,像是霍格沃茨同款的——或者说羽毛笔的确是钢笔被制造出来之前最好用的。

“林诺。”林诺皱了皱眉头,名字的读音很像homo。

“林诺?”守卫皱了皱眉头,好像在脑海中寻找着什么,半晌,他还是低下头低头在本子上写上这个名字。翻译耳机只能翻译对话,不能对文字生效,但这个名字的写法也和homo出奇的相似,这让林诺更后悔没有起个好名字,“林?很特别的姓啊,你是外地来的?”

“是啊,我出生在……真新镇。”林诺现编了一个理由,用上他唯一记住的地名,这个地名让这趟旅行更魔幻了。他也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名字是什么风格,也许和传统的魔法世界一样有股中世纪的感觉?反正科研部的五百二十页资料里没提这事儿。

“真新镇?那边的确是精灵的底盘,不过我也没听过这个姓啊……”虽然是这么说着,守卫还是把这个答案写在本子上,不过林诺也想不出这样随便都能编的东西有什么记的意义。桌子上的蜡烛摇摇晃晃的,林诺有点看不清字迹,但应该是魔法的缘故,无论风如何吹都没有灭。

等等,刚刚那句话是不是哪里不对?林诺开始怀疑自己是来屠龙的还是来抓龙系神奇宝贝的。

“好了,你可以走了。”守卫抬头又盯着林诺看了一会才把视线挪开,合上本子的气浪让本就不稳的蜡烛火苗晃得更厉害了。

“啊好的,感谢。”林诺长舒了一口气,虽然一点破绽没有,但自己毕竟是假扮的,谁知道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问题。


从城门走进来,面前就是宽敞的主路,林诺估计最少有十米宽,路面是两米长的光滑方形石块铺就的,接缝处被细细的填平了,但仍不难看出被雨水冲刷出的沟壑。

街边的建筑有些许中国古代的风韵,主体是木质的,承重结构很少,也许是材料强度很高,有少部分被换成石质。门前挂着五颜六色的照明,有些是居民用来照亮屋檐下地面的灯笼,有些是店铺招揽客人的五彩灯条。——林诺挺好奇就一串石头是怎么有走马灯的效果。

不过这个世界的照明水平不算高,街上一丛一丛的灯像红石火把一样给黑暗添上一抹诡异。路上的行人……

林诺的身体突然被巨大的力量推动,措不及防的一个踉跄,倒在冰冷的石板路上。“真他妈凉……”林诺一个哆嗦。

“看路啊!你在发什么呆!”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正瞪着自己,身边还跟着像是护卫一样的人。

林诺有点懵的借着仅存的天光打量了一下这位贵族,穿着的衣服自己也说不出什么风格,但从光滑的质感和金色作为装饰的配色来看,应该是名门贵族一类的。外露的皮肤有洁白的短毛,头上的耳朵是猫科动物的——这个世界和本世界的生物群系非常相似——尾巴被遮住了。

“啊……那个……”林诺一秒也不想在地上多待,缓过神来就赶快站了起来,“很抱歉,长官。”

不过此言一出林诺就后悔了,哪有对贵族称长官的,看这位的脾气恐怕要有麻烦了。看着对方在暗淡的天光下阴沉的脸,瑟瑟的风又冷了几分。

不过想象中的麻烦并没有到来,林诺等的甚至有些心跳加速,可对方却像是饶有兴致的挑起眉毛,又打量了一下林诺:“嗯?你刚刚叫我什么?”

这下林诺心跳的更快了,对方的脸上没有写着介意,但问出的话却和某个笑面虎非常相似。但已经到了这一步,总不能卡其脱离太吧。

“啊……长官。”林诺咽了咽口水,“是有不妥吗?”

“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啊。”对方挪了挪身子,一旁的随从提着灯笼贴上来,不算亮的朦胧光线照亮了对方的正面。

和林诺推断的一样,对方的着装与周围的木墙石墙格格不入,甩来甩去的尾巴是洁白的猫尾——啊,是猫啊,那打得过就不是事儿了——等等不应该有这种想法吧。

林诺也不知道如何接下去,就仔细整理了一下刚刚的记忆,视线不知不觉定格在对方的脸上了。就算光线微弱……林诺也有种说不出的隐约感觉,隐约感觉这不是男子。

“好看吗?”对方的一声直接把林诺从思考拉回现实,瞳孔对焦在对方也同样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睛上时颤了一下,紧接着把视线挪到随便什么地方。

“啊啊,非常抱歉!”这次的抱歉可真是发自真心的,盯着别人看这么久……

“再叫一次。”对方的的语气似乎没有怒意,反倒是平淡中掺杂着一丝兴奋,“再叫我一次长官。”

明明是平常的一句话,却让林诺不寒而栗。太像了,和他的一段记忆太像了……那段记忆中和现在的情况几乎一样,只是站在这里的是普通平民,而惹怒的却是当地权贵。这位权贵也让平民再叫他一次,平民就听话的又叫了一次,迎来的却不是平安无事,权贵的手下一刀砍下了他的头。

因为权贵的保护伞牵扯甚广,直属RAC指挥部的林诺的第六特殊小队被指派接手,之后的调查发现权贵曾被人以“长官”侮辱过,因此他对这个词深恶痛绝。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明明是笑着让平民再叫他一次,却最后砍下了他的头。

林诺还记得诺瑞问过他“这位平民没有做错什么啊。”而他的回答是“他的确没做错什么,但是这位权贵不高兴了。”

如此相似的场景让林诺刚稍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花了点精力才克制住摸向枪套的手——那里什么也没有。

“长官!”林诺也只能往好的方向想,从站姿和体态看来战力并不弱,他也不熟悉这个世界的战斗风格,真的发生冲突,自己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

“啊……真是怀念啊。”对方眯眼笑了,“以前我统帅十字军的时候……那真是段美好的记忆。”

林诺的脑袋里有那么点尴尬,“是……长官这个称呼让你回想起了金戈铁马的岁月……?”

“你倒是自来熟,敬语都省略了。”对方笑的更灿烂了,“金戈铁马……是我从没听过的词呢……但用在这里简直是绝妙!你带来了很多惊喜呢。”

“啊啊啊,您过奖了。”人被夸,就会高兴,林诺有尾巴的话大概也要翘到天上去,不过更让他开心的是刚刚设想的种种危机都是自己想多了,就说嘛,事情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糟糕。

“我叫瑞泽尔,是这个地方的名誉领主。”瑞泽尔的语气缓和不少,“愿意和我成为朋友吗?”

这下身经百战的林诺也差点没反应过来,这种好事可不常见,尤其是上来就是梦幻开局。

“当然了!倍感荣幸!”意识到不能再发呆的林诺赶快从脑海里搜刮了个词说出去,他是个战斗好手,但在魔法世界和权贵打交道就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了。

“嘴很甜哦,看你的行头刚到这里吗?”瑞泽尔侧了侧身,借着随从的灯仔细打量了一下林诺。

“是啊,我刚刚过了守卫,现在正准备去找住的地方。”

“这种时候你觉得还找得到吗?”

“这……太阳才刚刚落山,应该不算什么吧。”

“你还真是外来人啊。这种时候街上就没有人了哦。”

“诶……我的确不知道,那应该怎么办。”

“我家还蛮大的,我经常帮助一些像你一样无处可去的人”

“诶?”

“你可以来我的府邸住,可以和女仆玩游戏,玩累了直接睡也可以。”

林诺觉得哪里不太对……

“这……这怎么好意思!哪有……”

“好了就这么定了,无聊你去安排一下接下来的巡逻。”瑞泽尔从护卫手里拿过来灯笼,半强迫的拉上林诺向府邸的方向走去。

林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半推半就的跟了上去。在恶劣的环境里游刃有余的林诺反倒是不适应梦幻开局了。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