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

开业了?好吧,开业了!只是这时间有些不对劲。
雨是很大的,我打着伞,被风东拉西址了一阵,稳了下来。
“叮当”,门被我推开,门上系着的铜铃铛清脆地响了几声。收起了雨伞,走到了前台。
“你好!”书店前台对我说道:“你是本店开业的第二个来客呢!”她指了指门旁白墙上的表,正好2:00。“那么先生,你想看什么书呢?”
“滴答,滴答。”
我没有回答她,伞上的水滴到了地上。
“先生,你想看什么书?”她又问了一次。
“滴答,滴答。”
我转身走进书店,墙上的表上的秒钟转着。
“可真是个奇怪的客人呢!嘿嘿嘿……”背后传来了她那如同门上铜铃铛声一样清脆的笑声。
书店蛮大的,有好多书架,我向着一层的尽头走去,那正有一扇门。
走过第一排书架,一本书不知怎么了,自书架上落下。我俯下身去拿。当指尖触碰到那本书时,一丝寒意自脚下升到头顶,我打了个冷战。
拿起书来,不厚,书名倒是很有趣——《你的死法》,真是晦气的书名。
翻开了第一页:

你可知你是怎么死的?或者说你将来会怎么死呢?你现在正在死吗?

真是滑稽的开头。

你正在看这本书吗?那么请注意吧!请不要把你的后背留给野兽。

我回头看了看,没有任何异常。真是奇怪的书!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把书放回了书架上。
走过了第二排书架,又一声响,一本书从书架上落了下来。我走了过去,拾起书——《你的死法》。我心中感到些惊讶。打开了书,依然是第一页,但那字却不同了:

你在找些什么?或许它在你面前的那扇门后。

我抬头看着一层尽头的门。

但在那里等你的,可能还有死亡。

真是莫名其妙,我将书放回了书架中。快步走过了第三排书架。“咣当”,又一本书从书架上落了下来,我猜还是那本书!没错——《你的死法》。我心情复杂地看着地上的那本书,快速拿起它。质感是一模一样的,翻开了第一页,并没有看,只是折了下书的右下角。
放回书后,我走过了第四排书架。果然,《你的死法》又一次出现了。而那第一页的右下角,有着很明显的折痕。
“该死的!”我惊恐地将书丢在了地上。飞快地跑过了所有书架,没有理会那一串“咣当”声。
打开了尽头的门,里面黑得很。有一张床,那上边正躺着一具白骨,床旁放着一本红皮的厚书,像砖一样。我心中兴奋异常,向那书冲了上去,却只觉头顶一凉。抬头看去,正有一个恶心的大脑在我头的上空摇动。一只纤细的胳膊正提着那大脑——是那个前台的女孩,她笑着。
不知怎么了,我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她将我推到前台木柜的后边,那正有一具老人的尸体——虽然他还没有腐烂,但他的脑子上多了一个洞,大脑已经被掏了出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了一阵铃响。
“滴答,滴答。”
是秒针的转动。
“滴答,滴答。”
是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