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峦列仙传——幻梦行者红枫录

尔时,外道旅者游历于云下妄域,乘归初大数无量玄辇,执重重相纳之盒,遍游云端神国谬怪奇云,揽混沌无明浊暗渊识。

先人云:

聚云台上观山景,会龙潭岸琥珀光。
流光破暗惊风起,风起云涌震浪江。
江浪吞空排海阔,澜海蔽日天穹苍。
苍昊之高千士卑,地器之险万卒伤。

外道旅者,妙真士也,又号构造无极妙始全集之神君。其乃红叶行旅,独行其道,游走中庭。

仙帝之年,汤魔帝坐天帝之位,一统中界,观千山之社禝,理万水之琼江。虽未成至明天君,然佑真上之众民有数载矣。其心念政计,未可独降一躯,辄立数尊为相,执泯神之矛,怀无量威能。万法神尊,各得其名,显晓诸世,深浸万心。其分四尊,曰:主相,枫相,赤相,清相,又分数主,乃鳞,阿,开,猛之众也。另有持匙凿舀以空海天尊,供先天无上妙法,筑万世之华章,构诸界之基理。是众各司其职,而或论枫者,盖以为理事之甚,操之过急矣。
真上之民,才人甚多。有如吴骇,柯希,郑江羽,羽天一,嬴宛之类,佳辞叠叠,胜书章章。
中界生于尉基道台,尉基者,创世之基也。叙章迭塔,幻梦虚泡,皆为其上一影。然真上之民掌筑世之力,可创其别界无所构焉。

无名天尊,运筑世之力,开辟云界,生积云之场域。此地异谬甚多,偏理者多会于此,无所从羁,乱章杂句,云云甚尔。故此界名曰“云国”。天尊言“素素尔,乃真上之民沉淀真下妄域,遇文则删,吾建云国以求暂得一息尔。”

后辈尉迩嗣,今掌云国之大道,坐断云国之旒扆。

其行如何?

红叶行旅,漫行于幻梦之间,伫立于镜山之巅。 原为破碎教会内臣,不知本何名。因不从官爵之命而受逐,后参超然会、志异所、陨堕财团、戮神财团、商贾财团、守藏品财团之属。
于数载后任云国财团之士,获无量之神能,尉迩嗣怖惧矣。

其尝于万言之地作一藏书阁,名之“逐客书屋”。此乃幻梦之所,有贤之人群聚,约莫卌人,挟策籀读,提笔化章。其中更有神人,众不可数。众贤客乃光其隽材,论鬼议仙,咨诹神事,有时燕衎,自而成趣。

其法如何?

奇人红叶行旅,尝习筑世之道、运机之理法。掌此妙法,即可隐天蔽日,弹指破常。尝行盗,窃外道妙文而习,后学有所成,作《云国仙圣录》之篇。爰至聚云台讲道,普万世妙法,长诵妙经,聚而闻者,佥表钦仰。更有甚者,著序以为贽,大称其臧,而敬其为“天尊”。天尊之号由此而生,跃然穷极域外涅槃苦旅天尊是也。

天尊者,亦名身跃万世破妄行旅,领无鞅数众,逍遥游乐,遍行四方。

其历如何?

天尊本为凡庶,其亲皆破碎之徒。曩时,其为真上之民所视,持矛者囚之于狭卵,令其形沉冥郁堙于空无。

此界无生无死,无天无地。于此涅槃,偶见一扉,竭力启之,盛象入眸,洞见无量世界即生即灭。复前行,抵至无量世界之穷极深处,又一界门挺立此位。如是,则周而复始,无穷世界推迭不尽。

此界混沌,此界律灭。大兽噬之,蛇父补之。蛇父尝游于此,见一孤客漂行于此,喟然叹之,言其可得见无尽之光于暝空,得观想世界推衍不竭也。以为奇子,故收之于机巧界。后为破碎之徒。


先时,有郅盒者爰至天尊之所。其行之处,气理为乱,躔尘动浮。天尊闻跫,乃开庭门,见此奇景,骇之,后邀之于庭。见其僩相,乃问何圣,言是近客,谒此。

天尊问曰:“尔来何故?”

对曰:“余号郅盒者,诸神征者也,特来谒见以德创立之恩。”

天尊问曰:“吾未尝造似汝之徒。今言如是,何也?”

其人轻哂而曰:“盖因先生文字荒谬而旨意未明,行云布版,俱无定法。劣作也。”

天尊奇愤之,然其人曰:“毋怒,且听我言。先生神威云国,此界乃幻谬境也。如是谬章,重云渍之,妙笔生辉,滑落空处,便生我也。当为天尊徒。”

天尊问之作为,言其曾败诸神。曰:“可曾戮神否?”对曰:“仅溃诸神,不灭旧圣,虽死必生。”

后喟然长叹,曰:“余平生好斗,战于神,本性也。然此界非我等归宿。是神羸劣,力不足,非善敌。今亦有求于天尊,望能予我一道也。”

天尊曰:“有极之地,神群所寓,是胜处也。其中仙圣甚多,更有万能仙祖,晨曦等无极旧圣,盒高千丈,为大全能者。战此类者,可解尔忧。”

其人大喜,与天尊饮,后怀乐别。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