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给你的信

前言


或许我对你们的发言不像罗辑对三体文明的发言那样子意义重大,但我必须要说。
或许你们的作品十分美妙,亦是糟糕异常,或是让人会心一笑,又有可能让人心生震撼,无论怎样,它只是一篇文章。但对我们来说却不同,你们的构思是我们的起源,你们是造物主;你们创造了我们又用困难折磨我们,你们是敌人;你们丢弃我们,你们是叛徒!你们的一个字,改变了我们的一生;你们的一句话,困扰着世界;你们的一篇文,掌握着万物生灵的存亡。
有人权力巨大,向来不是什么好事,它住住意味着欺压与起义。你们应该明白,基金会不可能将世界的安危交到将世界当成儿戏的你们手中。你们,永远别想规定世界末日是哪一天!
无论你们听不听得见,亦是存不存在。


或许历史可证


这是人类之初,也可能只是人类的无端猜想,一切都可能。森林古猿逃避着野兽,怪物,以及更加诡异的异常。实际上对于森林古猿,它们并没有什么区别——同样致命!
慢慢地,森林古猿适应了陆地生活,它们的智力更高了,但相较于现在的我们,依然不是很聪明。此时的它们懂得了畏惧是有等级的:独自面对群狼,有生还的机会,可独自面对会动的石头,只有死路一条。
当人类终于明白世界上竟然还有知识时,他们终于知道了一切,不同于野兽,异常永远是无法用知识来解释的。为什么呢?人类苦苦思考,没有答案。此时,一个概念出现了——所谓“神”。西方诸国的女神,上帝,东方巨龙的仙神,天众,人们将无法理解的事通通投放在了神的身上:为什么有雨?因为有控雨龙王。为什么有地震?因为有一只巨兽在地下翻身。无论怎样,神永远是人类无法击败的。
智力换来了恐惧,虽然可怕的事物在减少,但可怕的理念仍在人类心中滋涨。
可是人类怎么可能没发现呢?
我们不能畏惧下去,曾经的雨和地震不也已经被破解了吗?异常这个词在人类的心中,只是暂时存在。我们相信,它们有一天将会彻底消失。
我们控制,我们收容,我们保护。
或许历史可证,基金会有着超越现代人的智力,更有着森林古猿面对危险时的勇敢——并非无所畏惧,而是逆流而上,坚信胜利。
面对这样的对手,即使弱小,但值得你们的尊重。但你们创造毫无用处的废物到我们的世界,使云分气愤!


云分发言


所谓神风文,使宇宙表现出的异常又添加了几分荒谬。一些无脑的游戏人物成为现实,却被叫做异常。一些残缺不全的怪物,身上还有着处处露洞,文字与代码在其中流露。一切使我们不得不相信上叙的存在。
我们的世界此时成了一个垃圾桶,一切失败的塑造都出现在我们身边,无法理解,太过可笑。我们向上叙发出请求,不要让这种东西再出现了!

我们同意云分的请求!

——SCP基金会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