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公馆的寻常一日
评分: +5+x

Dr.Harrod倒在梅公馆门前的雪地上,他的手直指向前方。他的头艰难的抬起,恰好看到那别墅大门前用五颜六色的花哨大字写着的“欢迎来到梅公馆”的字样,那行字被鲜花的图案映衬,很温馨,很美好。

黑袍的女人站在他的面前,梅花的胸针别在女人贫瘠的胸前,在阳光下闪着金灿灿的光芒。女人冰冷的神色前所未有,深紫的眼中似流动着绯色的光芒。她的右臂化作了蠕动的猩红触手,绯色三日月的符文隐约浮现在她洁白的颈项之上。

“请立刻滚出梅家,Dr.Harrod,或者说小小的醉汉先生。”女人说着,她的语调没有一丝情感波动,充满了冰冷的杀气。她右臂的触手疯狂的摆动,期待着一场虐杀。

“我可是爷爷,梅公馆的爷爷,我是爷爷,你的……你的爷爷。”Dr.Harrod依旧不住的说着。他试图再一次使用自己的能力,试图再一次借助上层叙事的手段来扭曲现实,让自己从11岁的孩子变成80岁的老人。然而他失败了,Skynight布置的现实稳定阵列和梅家人特有的抗现实扭曲属性彻底粉碎了他通过改变身份以主宰梅家的春秋大梦。现在的Dr.Harrod徒劳的追寻着他失去的能力,到头来他依旧一无所有。

“我是爷爷,我是梅爷爷……”小小的现实扭曲者依旧一遍遍使用他的能力,然而没有任何的作用。面前女人身上绯色的符文愈发清晰,她眼中的杀意愈发浓烈,她的五条触手结合在一起,形成巨大的肌肉与脂肪的混合肿块,这使得女人的右臂膨胀得无比巨大,而她用这巨大的右臂猛的向前横扫,将Dr.Harrod狠狠的击飞出去。

“唔!”Dr.Harrod被女人的攻击击出一口鲜血,他艰难抬起脑袋,看到女人身后的人影。
——不会错的,那是个方块人,突然又变成了那个十二岁的小男孩。又那个该死的家伙。Dr.Writers,梅的走狗,站在梅家主人的身后,拿着方块世界的弓箭,瞄准着Dr.Harrod。

“Wri——ters!”Dr.Harrod怒吼着,向这个将他的计划悉数告诉给梅的小子冲去,然而欲肉大结界的地面上长出的触手却牢牢缠住了他的双脚,他紧闭双眼奋力前冲,却无法移动半步。他睁开眼睛,看见黑色的蝴蝶出现在他的面前。

天空变成了鲜血的红,绯色三日月的光芒照耀着Dr.Harrod因恐惧而扭曲的脸。梅宅的主人漂浮在空中,充满复杂花纹的血红欲肉教术式在梅萱羽的身后展开。黑色的巨大蝴蝶依旧在Dr.Harrod身边跳着死亡之舞,而正在Dr.Harrod愣神的刹那,来自闻人长剑的锋芒贯穿了他的胸膛。

鲜血自Dr.Harrod的口中喷涌而出,而Dr.Writers的附魔箭随即穿透了Dr.Harrod的口腔。远处梅家二小姐调整好了127毫米单装炮的角度,随着轰隆的巨响,Dr.Harrod的身体如断线风筝一般飞出。在他的身体着地的瞬间,三枚骨刺穿透了他的心脏,无数的触手从地底疯长而出,撕碎了Dr.Harrod仅剩的躯体,Dr.Harrod最后破碎的灵魂,将被这触手拖入无尽的绯色地狱,陷入无尽的尖啸之中。

天空变成了正常的蓝,远处Site-Cloud-01的三人组向梅公馆走来,他们开着比比谁杀掉的黑曼巴更多的玩笑,一边期待着即将到来的宴会。

梅公馆的主人笑着在门口迎接,她的右手变回了人类的形态。LQ向梅萱羽微笑,告诉梅公馆的各位他们是如何平推过黑曼巴的站点的。天秀把拉菲拉到一旁,模仿那笨拙的黑曼巴小兵是如何倒在地上的。RZX又一次吹嘘起自己的帅气,引来一阵大笑。没有人记得梅公馆的门口发生了一起对现实扭曲者的单方面虐杀,没有人注意到Dr.Harrod破碎的头颅,大家的记忆都像金鱼一样快速的消逝,每个人都沉浸在宴会的欢乐之中。唯有乌鸦飞过森林,落在已死之人破碎的头颅上,啄食他滚落出来的眼珠。

而此时闻人端着菜走上餐桌,梅萱羽举起酒杯庆祝黑曼巴又一个站点的毁灭,而天秀笑着应答。

此时屋内春意正浓。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