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不一定就是不一定¿好吧,那确实不一定,但这也不一定

我依旧像往常一样,在群里和别人撩骚水群,划划水老老实实做个云。

直到有个人蹦出来告诉大家主站开展了CN2000的竞赛。

好吧,去凑凑热闹吧,我知道这与我无缘,但看看参赛要求,等到结束后再看看大佬们的文,还是很有乐趣的。

嗯。。。看到赛事要求的时候我是懵逼的,虽然我知道中分写手们肯定能应付不少奇奇怪怪的要求,然后写出合格并且优秀的文来。但是,这个要求,是什么三小?“不一定”?打开赛事页就是个大大的问号,“不一定”直接让我对它们仨完型崩坏,主题给出了159个字(含括号内)的描述,用非常含糊的描述,给了写手们大致的方向。我承认,太多的要求只会限制写手们的思维,让他们化身为无情的写文机器,写出但凡是看过要求的人都能大致想象出来的文。

我承认仅靠这短短的描述,换我来我是写不出多少东西的,就算是很详细,我也会被那些大佬们写的文胖揍一顿来让我认清现实。我就是个垃圾神风文制造者,怎么和他们比呢?

可是那三个字似乎是突破了完型崩坏,扇了我一巴掌。

“不一定”,是啊,“不一定”。

百度词条是这样给我们描述的:不一定,拼音是bù yī dìng,汉语词语,意思是指不能确定。解释为:谓不能确定。

虽然我们干不过别人的文笔,那我们就得换个角度,去思考一下,“不一定”应该是什么含义。

说实话,我讨厌“不一定”,表现出的是含糊,给人的却是不知道的态度。它就像一把刀,把一件事情分成两个结果的抉择,分散你的力量与思考。甚至存在着悖论,不一定存在着“不一定”,那究竟是存在还是不存在?我们可能都能选,也可能没得选。

知道薛定谔的猫嘛?在打开盒子之前,我们不知道这盒子里的猫是生是死,其状态就是“不一定”,人们会去打开盒子观测其状态,在开启并观测到的前一瞬间,其状态被确定,世界线的两条之一就会成为你接下来走的路,你可能会看到一只傻呆呆的望着你的猫,也可能是一只已经死后僵直的猫。

但我不会选择打开盒子,而是把盒子封上胶带然后去他妈的一脚踹翻(我不是虐猫人士,我真的很爱猫猫)。去他妈的不一定,线路的选择出现了裂隙,双选的局面出现了第三个选项,选择后“不一定”却成为了“一定”,我不观测就成了?管我屁事?开盒子还可能吸入一点带有核辐射的气体,减少我十年阳寿,很不划算,去思考还费脑子。

只是这样的情况很少,现实中没有人会去搞这样的实验,为了验证天杀的“不一定”去搞点带有辐射的物质以及一个能够承受辐射不让其外泄的盒子,以及一只无辜的猫。就算是真有这种人,处理他或者她的也只会是爱猫人士。

回到“不一定”上来,你说你生活中也不会整天思考类似薛定谔的猫的问题。那我就举点例子,来告诉你为啥没啥人喜欢不一定。当然,这算是另种角度。

A:你今天要去吃日料店嘛?
B:不一定
A:中餐?
B:不一定
A:那就是法餐或者意餐?
B:不一定
A:快餐?肯塔基或者麦当当?
B:不一定
A:草了你难不成想喝恒河水?
B:不。。。嗯这个确实不想喝。

遇到这种情况只会让人头疼,你面对的是一个选择困难症患者,你的所有提议只会增加他的考虑,然后让他大脑宕机,同时让你的大脑宕机。你要是对他好点,就可以拿个麦辣鸡腿堡或者脆皮炸鸡堡塞满他的嘴,但要是对他不好,可以选择用豆子鸡腿面。

什么?你说这种情况多的是,早就习惯了?

那好嘛,我换个例子。

你:谢天谢地你终于出来了医生,鉴定报告出来了吧,孩子是我的吗?
医生:不一定

写到这里,我脑子里依旧盘绕着“不一定”仨字,“不一定”到底是什么?到底怎样才能算是“不一定”?我可能把它想得太复杂了点,也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思考正确,这也是一种“不一定”。

行吧,我明白了,当你被“不一定”所困,你接下来所有的选择都会产生迭代,然后被下一个“不一定”所困,“不一定”永远伴随着事物的身边,又或许事物本身就是一种“不一定”。我曾看到一种说法,人类的存在到底是怎样的,会不会现在的所有东西都是虚幻,而你只是缸中脑,周围的所有都只是数据,除你以外的人全是NPC。可你不知道是不是真是这样,你没法像打开薛定谔的猫的盒子那样或者像我一样一脚踹翻它那样轻松,你缺少了观测与选择的方式,让你清楚自己就是瞎像,还是真就是个缸中脑。就像让你用手画画可你却没有手。或者说,这些观测和选择方式本一开始就不存在,就算是这些也依旧是虚假。你回到了“不一定”的起点,就像是一个莫比乌斯环,看似有两个面,实际上只有一个。

路线会收束,但不代表之前会有几条路,选择会重复,但不代表你的抉择会重复。我们观测,我们定义,我们描述,”不一定“成为了”一定“,但依旧是”不一定“。

但这些说法,要是也”不一定“呢?

我承认,我不一定会被”不一定“所困扰,但这也不一定。

你说我写的这文有点逻辑混乱,文段的顺序也感觉有点错误,废话也有点多。嗯,我又觉得是这样,或许不一定呢?也许是我故意的呢?但这也不一定。

去他妈的”不一定“。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