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杀戮

暴露

那一天楼下很吵,爆炸的喧嚣与炮弹的嗡鸣冲击着闻人的耳膜。他无奈地探出半个身子:“拜托……”
楼下,几十个黑曼巴的士兵一齐抬头看向他。当然,如果他们没瞄准闻人开枪的话,也许他还会请他们上来喝咖啡。他颈上的排斥金属悄然浮起,一个力场慢慢形成,即偏折了致命的子弹,也扭曲了绚烂的日光。然后食堂里传来两个人的喊叫,片刻后传来更多人的惨叫和冲锋枪钉书器一般的噪响。“看来不用担心他们了,”闻人长出一口气,然后看着开始砸门的士兵们“简单粗暴,梅公馆藏书阁的大门可是一件文物。”闻人转身开始穿戴装备。
这时,阁楼顶层的门响了。“是我,闻人快开门,他们要上来了。”闻人疑惑地转身:“梅萱羽?”他没多想便打开了门。萱羽快步走进来,“闻人,其他人都被黑曼巴带走了,你快想想办法!”他仔细想了想,问:“所有?”“对,所有!”萱羽很急切。“那那个方块人呢?”“也被抓走了!”闻人眉梢挑了挑。“好吧,我想想办法。你先坐。”
他转过身带好装备,然后往一杯咖啡里倒了一些粉末,拌了拌。“你先喝了这个,缓一缓。”他把杯子推到萱羽面前,萱羽皱皱眉,但还是喝了下去。“你打算怎么办?”她问。闻人面向她若无其事地说:“乌上述三句锕何金靠都妄?”萱羽偏一偏头,“闻人你受什么刺激啦?”“不是啊,这时我们之间的暗号,你忘了?昨天刚定下来的。”萱羽摆摆手,自嘲道:“我想起来了,你不说我就真忘了。”“嗯,”闻人笑了,“你知道吗?我刚刚在咖啡里加了一些六甲基黄嘌呤。它平时无害,会促进人体新陈代谢,但是当温度升高时,它还会有一个作用,”闻人沉声说:“催情。”萱羽大吃一惊:“闻人,你你你……”她的脸忽然变红了。
闻人笑了笑,拔剑出鞘,“药效应该在两分钟前生效,可是…………你的眼睛忘变色了,冒牌货。我和萱羽从没有制定过什么鬼暗号。你还要努力啊”“萱羽”从椅子上跳起来,然后右手被突然斩断。
藏书阁下面的士兵们突然看到,一具身体被抛下,主干被利器扎穿了四个空洞,阳光透过它们无声无息地晕染着大地,像是嘲讽或申辩。
刚刚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个黑发年轻人走出来,将那个“萱羽”的藏书阁钥匙一折两断。然后右手拔剑,左手摸出一把短柄的火绳枪,大拇指拨下了保险。
第一个士兵还在发愣,闻人已经冲到他面前,然后突然俯下身,剑尖上挑剖开了他的胸腔,同时迅速转身避开了涌出的鲜血;第二个士兵刚端起枪,随后小腿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剑,在肌腱被齐齐切开的同时他向右倒下,正跌在闻人的剑尖上,枪口射出的子弹无害地冲击在围墙上溅起点点火星;第三个士兵已经明白枪械无效,他咒骂着抽出匕首,挥向闻人的头部,然后他最后看见的一幕是火绳枪喷出的硝烟,最后听见的是震耳欲聋的枪响,铅弹在他的脸上爆开,血肉四溅;第四个人已经崩溃了,他看到闻人点燃了浓烟引信,浅灰色的烟雾渐渐包裹住了他的身体,掩盖了他的动作,就在他哀叹自己时运不济时,就感觉头盖骨一轻,闻人的长剑带着烟丝削开了他的头颅,五分钟后,二十个士兵全部倒在地上,有的在倒下之前灵魂便已经弥散;有的正被自己的鲜血涌入喉咙窒息,发出咯咯的喘息。闻人默默地看着被钉在剑下不停扭曲的队长,然后踩爆了他的后脑。他抬起头,发现一个士兵正手脚并用地跑向远处,他伸手从背后摘下了气动长枪,尽管浓烟掩盖了他的近战动作,但是这样一把棱角分明的长枪探出烟雾,足以把那个可怜人吓的半死,在他的哀嚎过后,无声地,一枚钢钉射进他的后脑,他两眼上翻,倒在地上。
闻人再次给气动枪上膛、给火绳枪填满火药,然后用死者的衣服擦干剑身上的血迹,掐断了引信。他低下头对着这些尸体画了一个十字,“愿死亡为你们暴虐的灵魂带来所有人渴求的安宁,愿你们安息。”他低声念着。
随后他转身面向食堂,“看来最近梅公馆不太太平。”他想,然后整理一下风衣的领子,转身回到了藏书阁。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