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美妙的点子是如何变成一坨💩的?

你正在干事,可能是打游戏,可能是吃夜宵,可能是手冲,可能是睡觉,总之应该不是啥正事​。

这事干到一半,可能是某个细节​触动了你的神经,你的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一堆奇奇怪怪的好玩点子。

你一开始还没啥感觉,继续干你的事​,但是这些点子蹦跶得越来越欢,最终还是引起了你的注意。

你想,哦我的上帝这可真是太棒了,我居然能想出这么牛逼的点子,我平平无奇的人生终于掀起了波澜,我这就要写出世界上最美妙的故事。​

于是你打开了电脑,打开了word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总之你打算在上面留下你的点子,不,神迹,你的双手微微颤抖​,你深刻认识到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你​兴奋地看着左上角闪烁的光标,它仿佛在对你说:

快!和我一起创造出世界上最美妙的故事!

于是你开始了这项壮举。

好,首先构建一个简单的框架,这样,然后这样,然后在这里开一个口子,把第一个点子​放进去……

……放在这里合适吗?

你愣了一会,意识到不对。

怪事,我居然在这种问题上犹豫了,这太不应该​了,这不像我,我要果断。

这个点子是完美的,​所以它放在任何地方也肯定是完美的。

就像开塞露。

你继续写了下去,很快写到了可以塞第二个点子的地方,正准备如法炮制,突然发觉这个点子好像放在前面那个口子里更合适,可另一个口子却并不适合剩下的那个点子,换了可能得不偿失……

你陷入了纠结。

最终你没敢换,也没舍得丢,你打起了第三个点子的主意,打算把它改造一下,你这敲敲那打打,觉得差不多了,就把它塞进了剩下的那个口子。

勉勉强强。

这时候你突然发现,第二个点子可以做出一个非常美妙的延伸,也许还能消除第三个点子与它的“宿主”的小型排异反应,这让你欣喜若狂,立刻按照刚刚冒出来的想法把它延伸了下去。

这就没再管别的点子。

你写啊写,写得忘乎所以。

似乎有很多不对劲,但你觉得一定是错觉。

你终于写完了,长出了一口气,重新划到开头,准备再欣赏一遍自己的大作。

你开始读。

你的表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变得呆滞,仿佛刚刚吃下一碗豆子鸡腿面,那种程度让热兵器看了都直呼内行。

你的手按在了退格键上,一行行文字飞快地倒退消失,直到屏幕上啥也不剩。

你呆呆地看着左上角闪烁的光标,它仿佛在对你说:

你看看你写了个什么寄吧玩意?

对啊,我写了个什么寄吧玩意?

你面无表情地关掉电脑,继续干事。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