屑人的屑鬼故事
评分: -3+x

夜晚,我打开电脑,编辑起了沙盒,这是我平凡的生活里的一部分,我是个平凡人,没有大佬们优美的文笔,出彩的点
子。我能做的就是把偶然冒出的平庸点子写出我都无法看下去的神风文,然后让它在我的沙盒里吃灰…….突然间我想出一个打发时间的好办法——为什么我不写写人物锻炼一下文笔呢,嗯,或许是个好主意(至少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我打开沙盒,驱动起混沌且迟钝的大脑:想个人物出来,快点。渐渐的,一张阴沉黑暗,厌世的脸出现在了我脑海里,对,很好他该是什么样的人呢,他是一个敢想不想做的废物,他厌恶自己,他诅咒自己,他的生没有意义,他的死就更没有了,他如同敲打键盘的我,非常多余,他认为自己卑微和低下。很好,我把想法保存起来合上电脑
梦里,我看到一个低头,戴黑色帽的人,五官模糊,我到他面前,他抬起头,我只看到一双充满恨意的眼睛死死盯着我,要冒出火,好像和我有血海深仇,即使…….我是第一次看见他,我猛地惊醒,心神不宁,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一闪一闪,我呼出一口气,反复看了看。哦,原来是电脑不知道哪里的灯,让我厌烦不已,我把无聊的想法都抛出脑外,重新进入梦乡,没有看见他
第二天夜晚,我写了他的往事,他像下水道里的污泥,像街道上勉强生存下去的老鼠,如果给他一个按下就能当场毙命的按钮,他会非常愉快的按下,他是一个混蛋,不相信或又失去了相信他人的能力,他自私到骨子里,我长叹一口气:果然我不适合写文啊,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闭上眼睛,四处十分安静,安静得我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像沼泽里冒出的气泡被皮靴踩爆,我睁开眼,他就在电脑屏幕里对我冷笑,我没有插入任何的图片,但是他出现了,他冷笑着看着我,好像在嘲讽我:你只能写一些和你一样的废物东西。是啊,我毫不意外,就像我知道大乘的新视频又没加cc一样毫不意外,眼睛有点发酸,我揉了揉眼睛,屏幕只留下一行行字,我索然无味的关掉电脑,进入了梦乡,他又出现在了我的梦境里,诅咒和谩骂我,辱骂我的胆怯和懦弱,就像我让他腐烂在沙盒里一样
接下来几天,我不受控制的疯狂的写和他有关的一切,为了什么?我不知道。某一天,我发现一段被折叠起来的文字


我写的?我打了个寒战,嘻嘻嘻,阴测测的笑声从旁边传来,我急忙看过去,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吗?夜晚,我被急促的脚步声惊醒,我看过去,是他,血好像停流了一样,我艰难的开口:为什么你会。他没回答我,一双手伸出,掐住了我的咽喉,我消失在了那个静寂的夜。当你被下层叙事牵动操控的时候,你就已经不是所谓的上层叙事了我听到了人生的最后一句话,是个烂结局呢,我停下笔。我也是如此想的,我点下了右下角的保存按钮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