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人对异常的处理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评分: +4+x

“这是什么?”
云宇的声音同他的手一齐颤抖着,心中忐忑不安,缓缓抬起了手,却又不敢去触碰那个黑色的包裹。
“你话可真他妈多!”
递过包裹的人一脸不屑,对着他就是一脚,随意地将包裹丟给了他,冲着他吐了口痰。
他没有躲,本就瘦弱的身体,挨了一脚,站立不稳,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哽咽着拿起了砸在身上的包裹。抬起头望向了那个恐怖的人,眼中的绝望中透着一丝恳求。
那人从衣服袋里拿出了一把刀,是那种用来切水果的小刀,刀刃有的地方泛着亮光,有的地方则因有几块已经发紫的暗红斑迹而失去了原有的金属光泽。
持刀者蹲了下来,那刀架在了的云宇的脖子上!
那人清楚地感觉到了他刀下之人内心的恐惧,对此,他只是一笑。他缓缓将嘴贴近云宇的左耳,轻声说:“小子,没有忘了规矩吧?”
云宇听后,目光发直,面无血色,发紫的嘴唇抖动着,却没讲出话来,只是在不停地点头——他怕极了!
“知道就好!”
持刀者收起了刀,走出了这偏僻的巷子,只留下了不停抽搐的云宇。


打开它

云宇脱下了校服,辅在了地上,躺在上边,把包裹打开。
他有点好奇,但更多的是恐惧——他每次帮那个坏人卖出一件包裹,镇上便会多出一件或是许多奇怪的事,无疑都与死人挂勾。
这并不是巧合!
云宇很明白这一点,但他不得不去帮坏人卖出这些东西。只要云宇危险到了那坏蛋的利益,不仅是他自己的性命,他的父母的性命也将丢失。
想到他的家人与过去的生活,云宇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
回忆起从前,总是甜美的,但却使云宇的现在显得更加
苦涩。
冰凉的触感将云宇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他抽出了黑色包裹中的东西,那是一个已经泛黑的金属唢呐。


吹响它

云宇握着这唢呐,用本就不干净的袖口用力擦了擦它。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吹了起来。
并没有响声。
云宇憋的脸色通红,但他没有放弃,鼓起腮帮子,又一次吹了下去。
依然没有响声,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他的脑子显然有一些晕了,意识的空白中闪过几个字——请继续努力吧,吹响它,你将获得幸福的生活。
云宇不知道这究竟是他自己想象出来的,还是唢呐发出来,毕竟从他手中经过的奇怪的东西太多了。
他喘了几口气,又猛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吹起了唢呐。
这一次,唢呐响了!
那声音很尖锐,将脑子本因缺氧而不太清醒的云宇震得一抖,手中的唢呐掉落在了地上,滚落到一边。
他想伸手去捡起唢呐。
手刚伸出去一半,一只死鸟就从房子上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了云宇半伸的胳膊上。
云宇又一次受到惊吓,猛的将手缩了回来。定睛一看,那鸟的尸体好似已经腐烂了大半,那残留的躯体中,还有一些令人恶心的蠕动的白色蛆虫。
云宇怕了,他立刻捡起那把唢呐,披上了校服,立刻离开了这个地方。
此时,那鸟的尸体上仅剩的半个鸟头,正显露出一种无比诡异的笑容……


卖掉它

第二天早晨,云宇找到了一个喜欢收藏各种古物的收藏爱好者。那人好似对这把唢呐十分感兴趣,他愿意出高价格买下它。
云宇很快就同意将唢呐卖给他。但那个收藏爱好者却提出了一个要求:他想听听这唢呐的声音,但他并不会吹,他希望云宇能吹给他听。
其实云宇也不会吹,但为了将唢呐卖出去,保住家人们的平安,他不得不这么做。
两人来到了一个已经没人住的屋子——毕竟这镇子里发生了怪事太多了,有许多人已经不愿意继续住在这里。
像昨天那样,云宇吹响了唢呐,尖锐的声音好似恶鬼的哭泣,穿透两人的耳膜,直刺两人的大脑。
云宇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而他的举动使他没有看到最令人恐惧的一幕:

收藏爱好者的身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他的肉体散发着死亡的气息,一只只是白色蠕动的尸蛆撕咬着他那残缺不全的身体。一滴滴灰褐色的脓血,滴在了已经翘起的地板上。

闻到了了恶臭的气息,云宇挣开眼睛,这次他真的是吓坏了,他跪倒在地上,脑子中一片空白……
天又黑了,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嘴角开始上扬,形成一个诡异的弧度。


复仇

已经到了要将卖出的东西所得的钱交付给那个坏人的时间了。
仍是那个偏僻的小巷。
云宇眼中透出了一丝丝怒火。
坏人的身影出现了。
“钱呢?”
那人见云宇手中没有卖出去的唢呐后,怒吼着:“兔崽子,我问你钱呢?”
云宇笑了起来,并不是微笑,不是那种狂笑。
他吹起了唢呐,瞳孔中迸溅出复仇的火花。
他感到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自己的嘴里,在自己的呼吸道中蠕动。但他没有停止下来,不停的吹着唢呐,直至面前的黑影倒下……


与此同时,一发子弹穿过了云宇的胸口,他的笑容瞬间凝固住了,那一刻,他清楚地看见:

那是一片阳光,也不知是朝阳还是夕阳,它半挂在地平线上,想爸爸妈妈的影子拉的好长,他想去触碰那影子,却无法动弹。一滴泪水划过他的脸颊,世界便变得一片黑暗……

“爸,妈!”。
云宇的身体软绵绵的倒下,胸口流出一滩血,还携带着几只蠕动的蛆虫。
“贩卖者已经被击毙!异常已得到控制。”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