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海区洛街的突发日常任务


评分: +5+x

“这都叫什么事啊。”林诺一边嘟囔,一边在仅有一人宽的下行螺旋楼梯缓慢前进,手里的COP-04步枪和身上的防弹衣是他仅有的安慰剂。

一小时前,快乐双休的林诺接到ESP的呼叫,要协助处理一个在市中心出现的离奇玩偶店,店铺半径一百七十米内都变成了没有建筑的混凝土。林诺本不想为了这样没什么收入的外包任务放弃双休,但耐不住LQ的换着花样的一顿高帽。

等他开着车到了,才发现事情不是那么回事。一支14人的ESP小队只剩下9人,正在简陋的阵地中警戒。这里是一片非欧空间,一旦进入就无法离开,小队与指挥部完全失去联络。但指挥部说小队回报一切正常,事情就逐渐诡异了起来。

于是全部线索就到了这个玩偶店上,排排玩偶和店里的摆件一样积了一层灰,如果没有时常冲出来的怪物这就是再正常不过的废弃店铺。ESP小队也派人探索过,但除了认知危害的图像与黑漆漆的画面什么也没收获,探索的人也没回来。

刚巧林诺开的是装满物资的武装越野车,在给ESP架设好哨戒机枪与无人机以后,就带着两个人开始了探索任务。

而在一个奇怪店铺里有一个奇怪的楼梯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林队,我们为什么不多带点人啊?”伊塔跟在林诺身后,缓步通过压抑的楼梯间。

“因为车上只有两套装备。”林诺紧握着步枪,视线在PDA和前方的路来回切换。

“我们的装备不行吗?”

“这三套装备比你们一整支小队的装备都贵。”

伊塔还想说什么,却被身后的森洛打断了。

“我们和指挥失去联系了。”

“意料之内,我甚至不知道顺着这楼梯能不能回去。”林诺瞥了一眼墙壁上的眼球。

“林队,我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了。”森洛咽了咽口水。

“墙上的眼球越来越多了,休谟混乱度在快速上升,而且……越来越窄了。”林诺停下了脚步,走廊已经从两人宽变成了一人宽,又到了现在侧身都难以通过。身上的装备挤压着旁边的眼球,轻轻地挪动就会发出噗噗的声音,稍加用力就会碎成一团水。

“我们还要继续前进吗?”森洛的声音明显透露着不安。

“你觉得前面像是路吗?如果不是,更像什么?”林诺从身后拿出像是手雷一样的圆球,点点安安着上面的开关。

“像是……”森洛看了看阴暗的转角,和墙上密密麻麻的眼球看了个正着,所有的视线都聚集在他的脑海中,忍不住一阵眩晕。

“像是猪笼草。”伊塔突然回答。

林诺低头在PAD上点了几下:“不错,你有基本的敏感度了,虽然挺离谱的。这地方像是捕食器官或者消化道一样,继续走下去一定没有好结果。——你们的PDA上有现实爆破边界校准,运行模式七。”

两人立刻照做,在发出两声滴后回报了校准完成,随后林诺把手里的小球丢了出去。

“拉着我的肩甲,做好准备。”

话音未落,一阵隆隆声由远及近,随后炸开的眼球涌出巨量的液体淹没了众人,在溺死感中挣扎了十几秒后重重砸在地上,身体像是被千把剑刺穿一般。

三分钟后,维生系统在林诺的手臂注射了小剂量的药剂,这才让昏迷的林诺恢复意识。才刚刚艰难的摸到步枪,双维度雷达代表疑似危险实体的滴滴声直接让林诺跳了起来。

屏幕上代表危险的红点几乎贴在脸上,林诺没有犹豫的扣下扳机,目镜让完全黑暗中的开火不会闪瞎使用者。一串子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雷达上的红点与烦人的警报声。

林诺撇了撇嘴,又警戒了一会,足足半分钟后才想起来跟自己一起来的两个队友。从身上摸出一根照明弹,点燃丢到一边。

这是一个由爬满青苔的石砖砌成的通道,照明弹发出的明亮光芒将黑暗驱赶到十米以外,两个昏迷的队友就在身边,PDA上的生命曲线一切正常。

林诺快步走过去,每个人来了一针3号药剂,不久后两人就醒了过来。

“淦……刚刚……好恐怖。”伊塔揉着脑袋。

“是啊……”森洛也爬了起来,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步枪,“——队长,PDA上的这个警告是什么?”

刚想查看周围环境的林诺皱了皱眉头,凑到森洛旁边,随后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什么也没说翻了翻自己的PAD,又把伊塔的手臂抓过来,翻看着PDA。

两人看林诺这么慌张,也一起慌了起来,手不自觉攥得紧紧的。

“干。是现实扭曲警告。”林诺似乎放松下来了,长舒一口气,“只有你的稳定锚还在工作,我的和伊塔的都坏了。”

“那你紧张什么?”森洛也放松下来。

“这个锚的范围只有2米,够一个人的。如果刚才有什么奇怪的玩意过来,我们就凉透了。”林诺低头检查了武器,又启动了PDA的自检,“我刚刚过载了锚,现在这东西有五米的范围,20分钟后就会损坏,准确时间。——这地方休谟指数乱的离谱,完全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众人心里一凉,20分钟就会坏掉的锚,与完全不知道性质的非欧空间,这一轮就是有林诺在也凶多吉少了。

“我在你们的目镜上标出了作用范围,不要离开这个区域。接下来的行动不算难,我们找到异常的源头,用现实炸弹解决它,然后回去过双休。”林诺看出了两人的情绪,“我再重复一边,只要是我的命令,不管多么离谱一定要立刻执行,周围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定要报告,哪怕是风声。”

“明白!”两人异口同声。

“哦对了,我其实还藏了个终极武器。”林诺突然鬼魅的一笑。

两人听到这个立刻就来了兴趣,四只眼睛全聚焦在林诺身上。

林诺笑着打开了步枪的强光手电。

“光能驱散任何危险,有光的地方就有希望。”

“……”

距离现实稳定锚烧毁还有19分30秒。

虽然两人的表情略显复杂,但在强光手电的作用下,原本令人不安的黑暗被挤压的四处逃散,的确是让众人安心不少。

在石质的走廊里,嵌有钢板的军靴发出质感十足的摩擦声,爬满墙壁的青苔没有规律的被其他物品替代。兔子玩偶、可乐鸡翅、牙齿、肝脏、脑干、键盘、蜘蛛、大和号模型……

距离现实稳定锚烧毁还有15分钟。

林诺一行走到了走廊尽头,也遇到了第一个房间,三人互相警戒着进去,铁门扬起一阵烟尘重重的关闭,把几个人吓了一跳。

看上去房间有25平,是一个正方形,和走廊一样黑暗。就在几人发呆的时候,随着双维度雷达的警报声,对面出现了与三人一样的人形实体,三人毫不犹豫举起了枪,在实体举起手中的刀时扣动了扳机,几个人形实体应声倒地,尸体化成蝴蝶状粒子逐渐消散。

“淦,这是什么东西。”伊塔的心怦怦直跳,手微微有些颤抖。

“不知道,但是开枪的时候谨慎点。”林诺回答。

话音刚落,又有三个人形实体冒出来,三人毫不犹豫的开火射击。

三个实体倒地死亡,更多的实体凭空出现,外貌也越来越奇怪,从正常的三个人,发展到腐烂的、异常变异的、开膛破肚的。

再往后变成了ESP士兵的模样,而变异的更加离奇,身体的部位完全混乱。有头是肝脏的,有左腿变成胆囊的,有眼球变成手臂的。

人越杀越多,变成蝴蝶的尸体也越来越多,房间被枪的火光一次次照亮。

这变异的乱七八糟的敌人让林诺心生的厌恶情绪越发严重,如同训练打靶一般射击着。

突然,出现了四个完全正常的背对着众人的ESP士兵,打破一次三个的刷新规律让林诺心生疑惑,下意识瞥了一眼PDA——PDA的界面上没有红点。

“停火!”林诺深吸一口气,顺势推开森洛的步枪。

森洛因为突然地动作打偏了下一轮点射,而伊塔因为射击慢了半拍而没有开火。

对面的四名ESP士兵立刻举起枪对准了林诺等人。

“别开枪!”对方的一人也大喊了一声。

两队人就这么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会。

“ESP响应部队!”伊塔率先开口,“是自己人。”

对方听到这句话软在地上哭了起来,就当着众人的面毫不掩饰的,只有刚刚喊话的人还站着。

“你们……是救援部队吗?”这人的话带着哭腔,也许他也想和其他人一起哭。

“是,我们来……”林诺想了想,“来带你们回去!”

此言一出几个人哭的更大声了,也包括这个队长。

林诺一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只能用语言安慰几句。

直到计时器响了,每两分钟响一次的计时器滴滴滴的叫唤,滴的林诺心烦,也把众人从莫名的情绪中拉出来。

“行了行了先别哭了,你们的稳定锚在哪?”林诺摇了摇那个看上去像队长的士兵。

“我们的锚……在临时营地。之前我们听到异响在警戒,一回头就看到你们了。”那人也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擦了擦眼泪。

“裂了都。”林诺站了起来,“我们的锚也坏的差不多了,现在还剩不到十分钟的运作时间,作用范围只有五米,没时间让你们伤感,出去再说。”

几个人一听也都赶快站了起来,虽然刚刚哭得稀里哗啦属实不好看,但士兵的基本素养还是在的,很快就整理完成。

原先关上的铁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通往有亮光的地方的缺口,小队看了看四周封的死死的墙,也只好从这里出去。

走在最后的林诺听到了异常的响动,喊停了队伍举枪回头看,但强光手电偏偏在这时停止工作,在小屋的黑暗中有一对闪着诡异的光的眼睛。

林诺暗感不妙,正准备快步离开,这双眼睛飞快的移动过来,一个大家伙扑翻了林诺,林诺就这么离开了屋子,倒在一群队友之间。

距离现实稳定锚烧毁还有8分钟。

等到林诺回过神来,自己周围已经站了一圈队友了,几个人拿枪指着林诺,还有他旁边的玩偶。

林诺有点迷茫的坐起来,看了看这个80厘米的兔子玩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挥挥手示意众人把枪放下。

“这玩偶跟我一个队员几乎一样,还挺漂亮的。”林诺用PDA扫描了一遍玩偶,“完全正常,别拿枪指着我了。”

看到扫描结果,众人才松了口气。

小队现在在一片水泥地面上,可视距离只有不到十米,迷雾中隐隐听到轻吼。把玩偶背好以后,一行人以拥挤的队形随便找了个方向缓缓前进。

“森洛?”

“还是联系不上指挥,依着现在的情况,估计会被突然冒出来的敌人撕成渣。”

“别胡思乱想,这套装备单挑现实扭曲者都没问题。”

几个人就这样有一句每一句的互相打气,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没底。

距离现实稳定锚烧毁还有3分钟。

在漫长且压抑的一小段时间后,周围的视野豁然开朗。

一颗五米高的小树——就像植物大战僵尸里的智慧树一样,从之前的店铺里长出来。树上挂着几名ESP的士兵,颅骨被敲碎,几根触手插在脑子里。树的周围围绕着黑色的不明的四足生物都看向他们。

“别慌……别慌,准备开枪。”林诺轻声下达命令。

随后环顾四周,这里既没有防御阵地,也没有自己开过来的车,说明这里并不是一开始的玩偶店。

不明生物小心谨慎的靠过来,把众人围住,但似乎又忌惮什么的没有立即进攻,虽然看他们不断都懂得身体已经跃跃欲试了。

“虽然我不懂,但那棵树应该很关键……”伊塔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吧,我也觉得,和不死国的生命树有点像。”林诺从身后拿出现实炸弹,快速的调节着参数,“——别担心,很快就结束了,这里休谟乱的仪器已经测不出来了,搞定那玩意八成能解决现在的所有麻烦。”

说罢,这颗调节好的现实炸弹被投向“智慧树”,这一刻所有的不明生物都被这个球吸引了。

机智不明生物慌张的起跳也没能拦住这个小小的圆球,于是树甩起了触手,把上面挂着的ESP士兵甩出来,大脑与脑干被从身体里扯出来,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天上撒了出来,最终是把现实炸弹砸歪了方向,2米的爆炸范围仅仅蹭到树的表皮。

随着巨大的响声,不明生物终于一拥而上,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吼叫,小队的步枪也喷出火舌。

不明生物脆弱的一颗子弹就能打碎,但对于弹药存量有限的小队来说每消耗一秒都是更大的危险。

“草啊!林诺怎么办啊!我们又不能把这玩意杀光!”伊塔用单发快速点射,以现在不明生物的规模,随便射都能打到。

“我他妈有什么办法,我就带了两颗!”林诺面向树的方向,压力反而比较低。

“你为什么不多带点啊!”

“这一颗值一颗反坦克导弹你知道吗!”

“几颗反坦克导弹也没有命重要啊!”

“你可别跟那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林诺压制住想给他一拳的想法,在队友的掩护下换了个弹匣,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倒是有个想法!但这办法绝对是拿命赌!”

“别废话了啊!”

“行吧!你们还有遗言吗!”

“遗nm!干啊!”

林诺也不再犹豫,将唯一一个稳定锚的过载又拉高数倍,解除了能量传输的阈值,随后用卡着承载能力极限的功率输入,各种警报来回闪着,锚的作用强度越来越强。在PDA的现实与休谟可视化界面上的一片红色中撕出一个绿色的口子,等到这颜色足够绿,便对着早就编辑好的信息按下发送键。

短短0.2秒的发送完毕之后,林诺立刻将输出调低,即便这样,锚的部件也损坏的十分严重。

“你干了什么啊!为什么我屁股这么烫!”

“别废话!开枪就完事了!”

“那你说的办法在哪啊!”

“我他妈也不知道!”

“什么玩意?!”

“我随便发了条信息!谁收到就不……”

突然间,一阵巨大的空间波动吓了所有人一跳,在天空中出现了一个轨道空投仓,在空中分离整流罩以后露出了里面的货物:

大型现实稳定锚。

足足40KG的现实稳定锚将这一片区域的休谟混乱几乎扯平,随后重重的砸在与一般树木几乎无异的异常数目上。随着巨大的声响整个嵌在树里。

短暂的时间过后,锚停止了工作,异常树木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便从周围抓起更多尸体,像吸果冻一样恢复着自己,转眼间从5米长到了15米。

似乎是为了炫耀一般,树叫停了异常生物的攻击。众人气喘吁吁的看着这个庞然大物,又欲哭无泪的盯着林诺。

“妈的,这玩意是怎么做到的!”

“我不知道啊,这也太异常了啊!”

“现在说遗言还来得及吗?”

“来……”林诺话还没说完,突然看到了休谟混乱正在平复,也就是锚重启了,在欣喜之前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喊了出来,“趴下!展开护盾!”

众人听了林诺的话毫不犹豫的卧倒在地,林诺、伊塔和森洛展开了能量护盾挡在众人面墙。

轰——————————————————

一阵剧烈的爆炸后,树被炸成了碎片。


在树被摧毁后,这个混乱的异常空间碎成了渣,玩偶店与周围的混凝土地区都失去了异常性质。而RAC的搜救队伍的两架直升机立刻锁定了幸存者,在一片水泥地上一个巨大的爆炸痕迹真的太明显了。

RAC发现林诺长时间没有联系以后立刻派出了直升机,而ESP在异常粉碎之前仍坚信小队的“没有问题”的回报没有问题,在真相大白的在十分钟后,ESP的救援车队快速抵达了现场。

这一个双休日就这么蒸发了。


    • _

    RAC异常事件报告

    |=================================|
    文件权限
    > 3级 CPO <
    如果你是无意中打开文件
    现在关闭并向你的主管报告可免除处罚
    |=================================|

    涉及人员:林诺,ESP响应小组
    涉及区域:方海区洛街75号附近二十米范围

    事件简述:
    在方海区洛街75号出现异常建筑,外部为玩偶店,周围二十米范围被替换为无建筑混凝土,人员与建筑损失。
    ESP响应小组抵达,随后失去联系,ESP收到虚假通讯并判断小组任务顺利。
    林诺被委托协助ESP小组,抵达后失去联系。
    在异常区域内ESP小组建立防线,并探索该异常。
    通过超载现实稳定锚向异常区域外发送信号,随后RAC的支援的大型现实稳定锚摧毁了异常空间的核心——一棵树。
    搜救部队发现幸存者。

    完整记录请见附录9-MO-04-F8

    附录:

      • _

      访谈负责人:斯科特
      访谈对象:林诺

      [无关内容已编辑]

      斯:你当时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探索异常的?

      林:那没办法啊,总不能等死吧。

      斯:在楼梯遇到异常情况时,你使用了现实炸弹?

      林:是的。

      斯:现实炸弹非常危险,你没有考虑别的办法吗?

      林:考虑的出来谁用那玩意啊。

      斯:你在最后面对树的时候很淡定吗?

      林:如果你说是快死了的话。

      斯:你是怎么判断出现实稳定锚会爆炸的?

      林:40KG的现实稳定锚方案是我提出的。

      斯: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林:恐惧源于火力不足。

      [记录结束]

      • _

      林诺:兔子我跟你说我双休又没了嘤嘤嘤。

      诺瑞:我看了到报告了,属实惨。不过……你不是带回来个玩偶吗?

      林诺:你想都别想!这个玩偶是我的!

      诺瑞:不至于不至于啊,我是说……那个玩偶非常非常可爱,看上去手感也相当棒,用的材料都是上等的,一看就是很有品味的人才能拥有的。

      林诺:那是当然!

      诺瑞:那个玩偶是我花了两万块定制的,我摸都没摸到就跑你手里去了。

      林诺:嗯?嗯???????

      诺瑞:是,前几天我定做的玩偶,本来是拿回来当镇店之宝,结果这家伙带着我的店一起跑了。

      林诺:你说详细点。

      诺瑞:我不是有一家玩偶店吗,周六我没开,周日回来的时候店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堆莫名其妙的生物,跟生化危机似的。于是我的双休也这么没了。

      林诺:等等,所以你是说,这玩意是你的店?

      诺瑞: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我们在现场找到了魔法的痕迹,但是那法阵跟鬼画符似的,魔法部都研究到今天了都没啥进度。唯一知道的就是这是个叫“嗷呜呜呜嗷”教干的。

      林诺:啥教?

      诺瑞:“嗷呜呜呜嗷”教。我们在他们据点找到的资料上就是这么写的。他们掌握有一些奇怪的技术和跨空间魔法,实话说我觉得他们想霍霍的可不只是我们世界。

      林诺:好家伙,搁这儿跨世界联动呢。

      诺瑞:这段时间又有两起类似的事件,但规模都很小,这下情报部门要忙死了。

      林诺:行吧……这都叫什么事啊。

      诺瑞:是吧,所以玩偶……

      林诺:口头瓦鲁。

    • _

    ESP事件报告(摘要)

    等级:4
    未经许可的访问将被定位与处理

    相关人员:响应小组,RAC所属林诺
    相关区域:方海区洛街75号附近二十米范围

    过程:
    异常事件发生后,响应小组快速抵达。指挥部仍在接受来自响应小组的通讯,并相信行动顺利,但实际上响应小组已经失去联系。指挥部向RAC发布协助委托,委托负责人林诺驱车前往,随后失去联系。
    在林诺的帮助下,异常空间无效化。

    备注:
    在这次行动中,不明个体冒充响应小组与指挥部通话,异常区域无效化后消失。但不能完全确定是由异常引起的,因为RAC并没有受到干扰。此行为很可能是间谍所为,建议立刻开展相关排查。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