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D基金会前传:混沌入侵收容失效引不满,特立独行不相为谋便决断

志不同不相与随,道不合不相为谋。志不同不相为友,道不合不相以诚。

——《夜雨秋灯录》


自Site-Cloud-01成立以来,收容物甚蕃,从Safe到Keter均有,各有特殊收容措施,站点人员真可谓日理万机也,有诗曰:

零一站点初成立,百千异常多如米。
须知站点人员少,唯异常多需打理。
但凡站点出故障,分身千百不够矣。
若是今生永在此,工作一生到入地!


一日,突逢混沌分裂者入侵,其目标为■■,机动特遣队奋力抵抗,真乃血流成河,枪林弹雨也。有《西江月》云:

站点突遇偷袭,来者预谋多时。长枪大炮炸药,势攻站点零一。
站点急派军员,迅速准备迎战。盾牌地雷狙击,速杀入侵混沌。


然混沌攻势浩大,站点未能与之匹敌,疾呼支援,特遣队队员绝望叹曰:纵使天秀分百身,也无力挽狂澜力。幸支援到来,此才勉强打败混沌也。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虽混沌败走,但尚有异常存焉,因战出于收容室,仍需于收容室收容,须知站点异常甚多,故人曰:苦哉,苦哉,异常甚多,如此危险,非人哉!

中有部分极端分子,呼曰:予何收容此也,何不叛哉?其余人皆许之,遂叛站点而逃焉。

及远离站点之地,阅人数,有千许人,其领头者曰:至此,吾欲将组织命名DDD基金会,意取destroy,毁灭之意。可乎?杂然相许。又曰:彼均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之理,但今站点反其道行之,既归吾管,何不毁灭其,以绝后患耶?须知吾们在上异常在下,应是吾管异常,令其归顺,顺者生,逆者死,而非必存其焉!众人皆认为其之言有理。便成立DDD基金会,遂与SCP基金会决裂。有诗曰:

本为零一站人员,思想却是两端落。
一日混沌袭站点,终成分裂导火索。
终是混沌起争端,收容失效令人熬。
道不同不相为谋,至此决断基金会!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