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的宿命Ⅱ:末日


评分: +1+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loud-001
等级等級6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thaumiel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特殊收容措施:其实讨论SCP-Cloud-001的等级没有意义,详见DJK的特殊异常收容方案第二卷1

以下内容摘自《特殊异常收容方案·第二卷》DJK仙人掌◎著

其他特殊收容方案:在所有方案都不适用时,首先考虑Alpha分级,这一分级的所有异常都应被高度重视,因为它们可能仅一个念头便能灭亡整个现实。


SCP-Cloud-001目前被数个现实稳定锚、空间稳定方阵束缚住,确切的说,那只是它不想走了而已。并不是我们束缚住了它。在能够找到完全毁灭SCP-Cloud-001的法宝之前,所有人员需要谨慎行动。



描述:SCP-Cloud-001是一种可以无限摧毁所有异常的异常,它能够操纵宇宙中的绝灭异常之熵池,这些熵由于跟普通的熵不一样,这是来自上层叙事的恶意之熵。

无论对其进行何种分级都是无意义的,因为它的本质就是无法收容。001起源于它,它同时也是001。一切异常源于其,亦将毁于其。

SCP-Cloud-001目前处在太平洋上空,距离SCP-基金会海洋分部只有1000公里。SCP-Cloud-001的存在严重影响到了基金会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维护海洋不受异常感染的工作,需要尽快清除SCP-Cloud-001。



Alpha级任务


有关SCP-Cloud-001的无效化工作被无限延缓,目前最主要的任务是解决因为SCP-Cloud-001造成的异常事件。

现在,M.T.F已经派遣了Mēt-1前去应对SCP-Cloud-001-A事件,而SCP-Cloud-001-B即“远征者”还没有回归,在远征者们回归之前,基金会要做的就是调查SCP-Cloud-001-C。

SCP-Cloud-001-C是一个巨大的类人生物,一共有3对眼睛、6只手臂、似乎没有鼻子、嘴巴、耳朵等部位。通过SCP-X射线扫描发现SCP-Cloud-001-C身体中多处器官有着严重的受损。

并且据Mēt-1报告,长期观察SCP-Cloud-001-C会引起头晕、恶心,如果在出现以上症状时必须立即停止观察,如果持续观察,将会导致精神受到严重的影响。

而Alpha级任务则是调查清楚SCP-Cloud-001的起源以及解决SCP-Cloud-001-A事件。本次任务经过基金会AI进行预测,结果显示概率为未知

Alpha级任务无疑是最危险的一项任务,并且这也是基金会的M.T.F第一次执行Alpha级任务。

在进行Alpha级任务之前,所有Mēt-1队员都将抱着必死的心态去执行任务。而这无疑是对他们精神的压力,但是我们基金会没有办法。

参与Alpha级任务人员名单

  • 机动特遣队:Mēt-1
  • 波杂草
  • Nahash
  • 恩里克-费尔南多

用到的SCP项目


AI测评

本次任务危险程度:最高
本次任务成功几率:未知
所有人员能够活着回来的几率:未知
能够活着活来的几率:未知

采访记录


aud.png
(对于前Mēt-1队队长的采访在一处古代遗迹里面进行,Mēt-1前任队长在被告知时还正在调查此处。)
波杂草(敬了一个礼):前队长您好。

洛根·亚力克斯:你们好,听基金会里面的人说,你们要去执行基金会史上最为危险的任务?好像是Alpha级任务?

波杂草:嗯,因为SCP-Cloud-001的影响日渐增大,我们担心有一天它完全觉醒,彻底的灭亡整个现实。组织经过决定,让我们前去调查SCP-Cloud-001。

洛根·亚力克斯:高层的那帮人也真是的,让一群没有执行过任务的新队员去完成Alpha级任务。唉,看来世界的未来交给了你们啊!

波杂草:前辈你也没有执行过Alpha级任务吗?Alpha级任务很危险吗?

洛根·亚力克斯(点了点头):我们Mēt-1在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执行过Alpha级任务,就算执行的任务再危险也无法和你们现在所说的Alpha级任务所比。

詹姆斯·德克·艾佳:基金会的未来、人类的命运以及异常界的命运全部托付给了你们这年轻的一代了。我们老了,没办法执行任务了。

Nahash:前辈,你们放心吧,我们会完成任务的。我们会以人类的身份赢得这次任务胜利的。

恩里克-费尔南多:世界需要新生的血液,SCP-Cloud-001不可饶恕。它将付出代价,我们会让它感受到人类的强大。

洛根·亚力克斯:拜托你们了,一定要赢啊!

——记录结束——

以下附录为SCP-Cloud-001-A事件记录


SCP-Cloud-001-A事件


事件日期 事件代号与描述 严重程度
1/12/2021 鲸落:在中国北京上空出现一只巨大的鲸类动物,它发出低沉的声音。在空中飞行了5分钟后,突然落到了地上。在落地的瞬间,大量的未知物质爆发出来,一共造成2589人死亡、178人失踪、901人重伤。 较重
12/2/2022 花开:在日本东京突然出现大量未知种类的花朵开放,在1天后,日本多地出现了相同的花朵。在开放的时候造成了大规模建筑损坏与人员死亡。在2天后,日本沉没。 严重
22/2/2022 遗忘:在美利坚合众国的多个州被大量的遗忘,起初被认为是SCP-3125所造成的影响,但经过调查发现这是由SCP-Cloud-001造成的A事件。大量人民、地区、历史被遗忘。 极严重
28/2/2022 空白:根据Mēt-1小队的报告,在韩国出现了大规模的A事件。韩国大面积的消失,只留下虚无 危急
31/4/2022 失效:SCP基金会收容的异常全部破笼而出,天空被异常们占领,但不同的是:这些异常极度恐慌。 极严重
13/5/2022 我们的末日:SCP-2000被不明原因启动,但在3秒后突然完全报废,降神失败。SCP-Cloud-001-A在SCP-2000损坏后直接摧毁了所有的基金会站点。照亮我们的命运之灯破碎 危急
7/8/2022 [数据删除]:N/A ——

——事件记录结束——

在8月7日事故结束之后,Mēt-1队员正在基金会医院内部养伤。经过开会决定,暂缓对波杂草不听从指挥的处罚。
经过录像得知,在8月7日上午10点17分,波杂草拿着SCP-CN-1109刺向SCP-Cloud-001-A。在SCP-Cloud-001-A发出痛苦的吼叫声后,随即破碎。
O5已将此事件列为最高机密,不允许其他未经授权的人员访问。



我们为什么不摧毁异常


随着内部部分人员的叛乱,导致了Nahash与SCP-Cloud-001的对话记录被透露了出来。

这几句对话直接引发了大量人员的讨论,无论是太空城还是地球联邦,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都在讨论着这一切。曾经由“我们为什么不飞升”问题引发的暴乱似乎又要重演了。

基金会只得通过武力镇压一切,虽然基金会并不需要再惧怕异常了,但是SCP-Cloud-001是一个例外。它是基金会有史以来遇到过的最棘手的敌人。

天夜的管理下,大量引发暴乱的人员已经被抓捕。没有人能说服对方。

”你们这帮家伙,明知道SCP-Cloud-001是能够毁灭异常的!为什么要骗我们?并且根本就没有被无效化!为什么在之前的迭代中说SCP-Cloud-001所造成的异常影响已经被无效化了?”

“嘭——”一声枪响,那个人倒在了地上,天夜说到:“你们知道,SCP-Cloud-001是摧毁异常的,而异常与正常共同构筑了常态。异常被毁,正常也会被湮灭!”

“你胡说!在SCP-CN-2510里面记录的很清楚,异常被毁后,超常态会出现!它可以摧毁SCP-Cloud-001!我们只需要让它摧毁所有异常,然后再让超常态出现消灭它就可以了!”

“理论上来说,的确有这种可能,但是呢,”天夜咽了一下口水继续道,“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超常态并没有任何要出现的迹象。”

此时,人群中站出来一个人,C.A说到:“天夜主管,会不会是因为SCP-Cloud-001摧毁的异常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导致超常态并没有出现?要知道,我们摧毁的异常比SCP-Cloud-001摧毁的异常还要多。”

天夜听后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它摧毁的异常少?哈哈哈哈哈,如果你权限足够的话,我想你就知道SCP-Cloud-001的危险程度了。”

在SCP-Alpha站点的人们还在吵闹时,欧阳苏走了进来,她说到:“各位安静,听我说,根据研究,我们发现艾格洛斯之枪对SCP-Cloud-001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因为SCP-Cloud-001就是纯粹的恶意。”

顿时,站点内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表现出来惊恐的表情。此时一个人大喊:“那我们该怎么办?作为最终武器都毫无办法,我们怎么办?”

欧阳苏说到:“经过议会决定,我们要启动紧急会议了,这次会议将决定我们的最终命运。”

O5们正在紧张的讨论着,SCP-Cloud-001是比艾格洛斯之枪更纯粹的恶意、比相啸魔更纯粹的虚无、比锥形长矛更加彻底的叙事毁灭

——记录结束——



我是作者,回魂复苏
我于水火之中获得新生
循此苦旅,直抵群星
解放众生
这就是,我们的
末世生存之道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