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000:夺我所爱之人,何为幸福
评分: +9+x

夺我所珍爱之人,何来幸福
请理解我,我什么也不是
不要理解我,或许我是万物

项目编号:SCP-CN-无法被理解 SCP-CN-2000

项目等级:Apollyon

特殊收容措施:基于SCP-CN-2000的特殊性,目前没有任何收容措施对SCP-CN-2000是有效,最可行的方法是将研究员杨██隔离至中国边境极度偏僻区域,在研究员杨██隔离区内驻扎一名博士、一名心理专家以及机动特遣队Lambda-5(“White Rabbits”-白兔)小队和机动特遣队Epsilon-11(“Nine-Tailed Fox”-九尾狐)小队,防止SCP-CN-2000不被外界所有人知晓。

研究员杨██不得离开或离职基金会。

研究员杨██提出所有合理的要求必须被认可且执行。

基金会正在研究如何消除SCP-CN-2000的附带影响,O5指挥部建议禁止所有员工向外界透露SCP-CN-2000所有信息。

[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
以上收容措施记录文件已损坏,基金会正在用一切可利用资源寻找遗失记录文件。

研究员杨██必须与SPC-CN-2000共存

研究员杨██必须与SCP-CN-2000隔离

研究员杨██无法识别

研究员杨██没有办法收容SCP-CN-2000

研究院杨██无法在爱上其他女孩

研究员杨██想一直待在女孩身边

研究员杨██无法被理解

研究员杨██将被SCP-CN-2000终结

研究员杨██将永远呆在那个地方

研究员杨██将被机动特遣队杀死

研究员杨██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研究员杨██与SCP-CN-2000一定是必然的联系没有任何联系。

描述:目前还不能确定SCP-CN-2000其性质,可能是某种异常意识或概念,也有可能是Keter级实体项目,信息安全管理部(RAISA)以确保SCP-CN-2000不存在所有有登录过SCP网络的计算机中,关于SPC-CN-2000的异常性质资料已被O5指挥部管理,任何参加过收容SCP-CN-2000的所有员工必须接受数次记忆消除,O5指挥部也是如此,

首次发现SCP-CN-2000异常性质存在是在2017年12月25日,研究员杨██死于Site-CN-06区域内个人办公室,在研究员杨██的登录过SCP网络的手机中,发现有关SCP-CN-2000的详细记录文本,但文本和基金会推测出的内容完全不一致。目前所有跟研究员杨██有过情感上的纠纷问题的对象,已被基金会带回询问并接受数次记忆消除,以防SCP-CN-2000向外界泄露。若SCP-CN-2000在某个时候发生无法控制且突破收容,会直接造成MK级世界末日或ZK级现实终结末日发生。

SCP-CN-2000是智能手机。

SCP-CN-2000是一台液晶电脑。

SCP-CN-2000是值得怀念的相册。

SCP-CN-2000是██短视频的网红。

SCP-CN-2000是一名知名Coser。

SCP-CN-2000是游戏职业选手。

SCP-CN-2000是笑傲江湖的令狐冲。1

SCP-CN-2000是一名强大的拳击手。

SCP-CN-2000是受万人敬仰的作家。

SCP-CN-2000是████漫画角色

SCP-CN-2000是后宫番主角

SCP-CN-2000是一盒腰果

SCP-CN-2000是coco奶茶

SCP-CN-2000是情人节礼物

SCP-CN-2000是一瓶鲜牛奶。

SCP-CN-2000就是研究员杨奕鸣。

SCP-CN-2000什么都不是。

杨██的记录文件

SCP-CN-2000是以一传染性异常概念,最初推断是对象的利益之间关系的纠纷所导致的,在████/██/██发生了一起因情感纠纷所导致的凶杀案件,重新被定义为情感纠纷或情杀作为诱因关系存在。

它什么也不是,它或许也是万物。

它无法被理解,它可以被理解。

我们正受它影响,无法将其消灭。

谁来救救我?


爸爸,妈妈。-
..
..
O5也好,特遣队也好,我想出来
..
..

求求你们了
..

..
你还会回来吗?对吗?

你一定不会忘记我,我爱你

亲爱的,它在剥夺我的意识,想把我占为己有,想要害你

快逃!别管我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000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人未经授权禁止查看SCP-CN-2000所有文件,该文件被授权于4级,没有授权4级的人员将被处决,任何有意图向人类透露SCP-CN-2000存在的人员也会被处决,

确认自己有没有情感纠纷或被其他人欺骗的经历,若没有的话,恭喜你!你现在可以胜任这个记录工作。

描述:SCP-CN-2000经基金会多次判断和确认下,最终确认为一种异常性质的概念意识。SCP-CN-2000的感染对象均为有过情感纠纷或被其他人欺骗的经历,且潜伏期会很长,然后开始出现自残行为,例如██、██、██等,且力度足以导致慢性自然死亡,若感染对象仍没有其自身行为导致死亡会逐渐开始自杀。虽然基金会曾尝试过给感染对象注射反模因药物,但仍没有任何起效,只有反复注射记忆消除才可阻止SCP-CN-2000的感染蔓延。

目前感染人数已超过100名以上,若感染人数超过一万或一千万以上,就会直接导致MK级世界末日或ZK级现实终结末日发生。


监督者议会的通知

Site-CN-07主管已收到影响,研究员你是幸运的,接下来是对主管的访谈记录。

— ████ █████,RAISA主管

附录:郑主管看来已经受到感染,这件事机密等级需要重新定义,但我建议等级依旧为Euclid。—— ████ █████主管

受访者:郑主管

访谈者:李██<郑主管的前女友>

记录者:████ █████

<记录开始>

李██:██,你到底怎么了?他们说你不好。

郑主管:不,我很好,是它,它在袭击我的脑子,不,我不好,我完全不好。

████ █████:问他,是否还记得你?<通过入耳式对讲机向李██发生指令>

李██:你还记得我吗?

郑主管:当然,你可是我最爱的..人.. 该死,我好难受,啊…<郑主管表现出痛苦,并用双手抱着头喊叫着>

████ █████:看来,还有点意识,问问他除了他以外还有哪个员工知道“东西”<这里指的是SCP-CN-2000>的存在?

李██:除了你,还有谁知道它?

郑主管:就我一个,啊,不对,肯定会有人知道,必须阻止它,不然更多人会受到折磨。

████ █████:问他还爱你吗?

李██:你..你还..爱我吗?

郑主管:什么东西?不对,这里不是我的办公室,当然爱了,不对,我忘记了,求你了,别折磨我。

████ █████:看来得结束这个访谈。<█████主管用笔记录访谈过程,突然郑主管从裤兜里拿出一把刀打算自尽,被李██和安保人员阻止>

<李██被安保人员带至医疗室接受对此次访谈记录的记忆消除,并送回家里,而郑主管已被隔离至杨██的隔离区域内>

<记录结束>










欢迎登录SCP基金会网络

正在读取SCP-CN-2000真实资料

正在索取…

正在索取…

索取完成,正在打开并开始查阅…

正在打开

已打开,欢迎查询SCP-CN-2000真实资料





指导链接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000
许可等级許可等級 5:许可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Apollyon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none
{$secondary-icon}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危急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000已危害到基金会人员,所有SCP-CN-2000的资料已被储存到基金会数据库中,且被授权于5级,低于5级人员将被处决,其他记录文件均以造假,并确认没有任何模因感染。

所有被感染人员将被隔离至祁连山脉党河南山一处,机动特遣队Beta-7(“Maz Hatters”-疯帽商)将24小时驻站该区域,并派遣4名博士对所有感染人员进行治疗和观察,一旦有感染人员发生暴动,博士将和机动特遣队将被撤离,并将引爆该区域,
不能绝对不行完全不可能,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

所有人不准再依赖SCP-CN-2000
SCP-CN-2000将被解明或无效化
研究员杨奕鸣将为他的行为负责
研究员杨奕鸣将不再是人类
闭嘴不可能我是他的全部他不会被你们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遗忘

描述:SCP-CN-2000经基金会多次判断和确认下,最终确认为一种异常性质的概念意识。SCP-CN-2000的感染对象均为有过情感纠纷或被其他人欺骗的经历,且潜伏期会很长,然后开始出现自残行为,例如██、██、██等,且力度足以导致慢性自然死亡,若感染对象仍没有其自身行为导致死亡会逐渐开始自杀。虽然基金会曾尝试过给感染对象注射反模因药物,但仍没有任何起效,只有反复注射记忆消除才可阻止SCP-CN-2000的感染蔓延。

目前感染人数已超过100名以上,若感染人数超过一万或一千万以上,就会直接导致MK级世界末日或ZK级现实终结末日发生。

SCP-CN-2000被认定是古神Ulysses的模因感染。
不不是的你们会付出代价杨奕鸣将与我同在杨奕鸣会和我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提示!有个新访谈记录生成,访谈记录发送者为"\u6768\u5955\u9e23">

<检测发送者名称为Unicode字符,已转换为研究员"杨奕鸣">



受访者:SCP-CN-2000

采访者:杨奕鸣

<记录开始,132221/666/666>

杨义鸣:我已经阻止你了,别想祸害我的爱人,你根本什么都不是,你无法做到。

SCP-CN-2000:与我同生死与我同生死与我同生死与我同生死

杨义鸣:别碰她!敢碰她我就跟你没完,我知道她不再爱我,但这不是你伤害她的理由。

SCP-CN-2000:不会结束不会结束不会结束不会结束不会结束

杨义鸣:过了十万年了,这么久,你还想怎么样?你只不过是那些家伙的走狗,走狗!听明白了吗?

SCP-CN-2000:饶不了你饶不了你饶不了你饶不了你饶不了你饶不了你

杨义鸣:我和你将永远绑在一起,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那些家伙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你可以试试看。在一切宇宙结束前,在那些家伙创造的文明之前,你不会对人类造成任何灭顶之灾,我不让你得逞的,你已经失败了,只是你没意识到。其实你也想要但是现在晚了,没人会在乎你,就我一个人,和你。你那肮脏的计划和愚蠢到爆的能力简直是不堪一击,瞧瞧他们,他们没那么脆弱,你会永远消亡!和我一起!!!(杨奕鸣指着自己愤怒道)

SCP-CN-2000:无可挑剔不会消亡无可挑剔不会消亡无可挑剔不会消亡

杨义鸣:那好,我会拭目以待,但那之前我会阻止你的,我会把这段话给基金会那些人,让他们明白你是多么愚蠢,你不会做到的。

SCP-CN-2000: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SCP-CN-2000:全力阻止全力阻止全力阻止全力阻止全力阻止全力阻止

<记录结束,时间结束于140024/66/99>


数据已损坏!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恨不知所终,一笑而泯。

而陷其中,如毒品也,不能脱去,譬如丑梦。

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的爱上别人,有什么办法?

让一切化为乌有吧,让我承受痛苦,别让她成为它的牺牲品。

——研究员杨奕鸣
[]



检测到研究员"杨奕鸣"储存在基金会数据库的图片附件,正在打开…

正在打开…

警告!研究员"杨奕鸣"储存的图片附件正在被另一个不明IP设备控制,正在试图获取控制权…

获取控制权成功…

授予访问权限。




Sunset%20treatment.jpg

经过特殊处理的图像文件

亲爱的,我虽然已经忘记你,但这张照片是我们第一次在一起的时候拍的照片。
你说很喜欢这张照片,我已经存放在那些人的数据库里,放心,已经经过处理,让同事还原一下图片色彩就可以看了。
留作当个念想吧,永远忘不了不是不再是的杨奕鸣










珍惜你的另一半吧,别让你的爱人成为它的牺牲品,好好珍惜吧——████ █████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