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恐惧被食用-1

梦,有好有坏。好的叫白日梦,坏的……
现在的我,经历了好多坏的梦,科学真的存在吗?
坏的梦,我将会记下来:

走在回家的路上,小孩在公园踢足球。我看着,不知不觉,天黑了,该回家了。
路灯闪了闪,路上只有我自己。影子渐渐变形,心脏的跳动如此清晰。回头望去,草木皆兵,空无一人的马路很热闹,他们干着同一件事——盯着我,似乎很恨我。谁们?转眼间街上又冷清了下来。
恐惧自我的心底蔓延至心头。回过头,脖子传来一阵脆响,脚步不自主加快。他们才没有消失,他们藏着而已,他们要跟上来了!我飞快地奔跑,一草一树在我面前闪过,一张张脸也闪过——是他们,我记住了他们的脸,他们依然盯着我。
回家的路好长啊,比夜还要长。
我回不去了。

我很庆幸这是一个梦,转眼看向衣柜——不,是他们!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