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焰焚身,浴火重生


你们让我活得太奇怪,我还是个孩子呐!呜呜呜呜。我自己活,自己活,好好活儿,好好活儿……


一条古风的商业大街,过了黑市的点儿,这街上便不见了人影。黑罩儿一落,月光一洒,这街就静了下来。街头那石头的重门上,两个小灯笼照亮了那门上龙飞凤舞四个大字——浴火凤街。
起风了,灯笼晃了几晃,里边的烛火险些灭了。坚持下来,倒燃得更盛。
两三个胡同呼呼地叫唤,什么破纸也就飞了出来,似有人故意扬的。人若想想倒也怕了,走近瞧瞧又没有什么,给这街又添了几分压抑。
风儿这走走,那逛逛,像是找不到路心里急呢,越来越大,打得瓦片哗啦啦,打得大树唰唰唰。
那树下还有团火,亮了树干,亮了枝叶,亮了这火旁久坐之人的脸。
风儿拿这火没法儿,也不闲着,向那树上奔去,刮下来了几片青儿。几片树叶还闪耀着生的气儿,老天自然也可怜它们,不忍进了火里,风便一吹,又吹得火舞动了几下。
那人有丝不悦,怪不得风儿——他本就不悦。
讲来也怪,你瞧这人哎,他脸上也没点血色,更像是纸扎的。人若走过,定躲得远远的——自然怕他得了什么怪病。这人若细些看,俊!但又狠狠的,叫人不知怎么看他。
唉,又没人,他也就安静地坐那,向火焰中丟了些不知名的怪玩意。
… …
死人间的巨石开始飞快转动,法阵中的空间扭曲了起来,似要撕开一切——阴阳裂缝将要出现。
linglingyao冷笑着看向一脸惊恐的小记者linglingyao,将血凤刃插进了小记者linglingyao的胸口,一脚将他踢向了恒星级亡灵,转身冲进了阴阳裂缝之中。
与此同时,那浴火凤街的怪人跳入了火焰之中,只听噼里啪啦几声响,那怪人就不见了影儿。
被火烧了?
又听火焰一声怪叫,一名少年从中走出,正是linglingyao。
此时的linglingyao却有些不同…
在如墨的黑夜中,linglingyao很亮,像火焰一样…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