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是无敌的!!!
评分: -62+x

“你知道SCP基金会吗?”Adamo说道。

“当然了。”Peppe喊道。

Adamo说:“你们知道什么SCP啊,主站上的。”

Renzos大声叫:“001啊,守门者啊,多厉害啊。”

“你泄露了SCP-001,模因抹杀触媒要启动了。”Adamo补充,“话说,SCP-001不是有很多份吗,你们觉得哪份才是真的。我觉得就是守门者。”

Peppe在一旁,轻蔑地笑了笑:“守门者那么有名,怎么可能是真的。要我说,还是破晓之时是真的,那可是毁灭性的啊。”

Peppe从Adamo的餐盘里拿起一块可颂:“说到毁灭性,我觉得至高神性那几个厉害。”

Adamo:“那可不是吗,343多厉害呀,他可是神啊。另外,别碰我的食物。”

“343不是至高神性,2845牡鹿才是真神。”Renzos一副“我比你们懂得多”的样子说道,“别谈这些了,说说你们最喜欢的SCP吧。”

“049小天使,我永远喜欢049。”Peppe眼睛里似乎冒出了爱心。

Adamo说:“那当然是最初之作173小花生啊。”

“173,049算什么东西,682知道吗,不灭孽蜥,死不掉。给它时间,把基金会都给你灭了。”Renzos嘲讽道。

“682?突破收容直接给一个阿尔伐核弹,然后跑路,682一个人也伤不到。”Adamo大喊道。

“搞得像你的173很厉害一样,一个D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Renzos反驳道,“还有049,根本没有战斗力,算什么啊。”

Renzos:“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是上层现实实体,可以任意修改SCP世界,不如我们比一比吧。”

于是,他们三个注册好了wikidot账号,并使用搜索找出了暗号,通过了成员申请。他们创建了一个页面,标题是
《复制一个049小天使、一个173小花生、一个682大爷,然后让它们在一个站点打起来,看谁厉害》。




<记录开始>

██████博士:我是██████博士,Site-██在一阵强光后,突然出现了一间收容室,且里面出现了一个异常项目。

Site-██主管: 你确定这间收容室是突然出现,而不是我们扩建了一间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博士: 我可以确定,因为这是一间不符合标准的收容室,且收容室编号根本不存在。

Site-██主管:好,我明白了。考虑到目前不能排除这个收容室本身是高危异常的可能性……请在这间收容室周围再建一个收容室。

██████博士: 我觉得不必要了,收容室本身没有问题,收容室里的异常项目突破收容了。它变成了SCP-049,SCP-173,SCP-682,只不过都是红色的。现在,它们打起来了。

Site-██主管: 请你们立刻尝试对它们进行收容。

██████博士: 我们试过了。我们无法靠近它们,这就像是一幕演出。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记录结束>


监控录像:

682向049爬去,一口咬向049脖子,049拿起他的尖棍迎击682。682被049挥舞的手杖击退了一段距离,身上出现了一个小洞。在楞了一秒不到后,682展开了第二轮攻势。它发出尖锐地嘶吼声,咬上了049的腿。049不断敲击682。682把他的腿整个吞下了,然后跑开了。682准备终结049。682爬向049,吃掉了049。

地上一片狼藉,已经分不清,哪些是血,哪些是构成他的红色物质。

682在身体的不同部位生长出眼睛,其中很多覆盖有厚质"罩子"状透明甲壳。它慢慢向173爬去,期间一直保持对173的直接视线。682用尾巴,直接击打173,173撞到了墙壁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173的左半边被毁了。“砰!”又是一击,这次是右边。173碎成了小石块。

它把头转向看围观的人,在微秒之间,爬到他们面前,张开血盆大口,咬下。


空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雾,地上摆着腐烂的尸体,又一个站点被祂毁灭了。


“有人吗?”Areyoucrazyjerry用对讲机在公共频道大喊道。

“有!来食堂。”一个沉稳声音。

Areyoucrazyjerry来到了食堂,看到了两个人。

“你是?”Areyoucrazyjerry问道。

“还记得中午的‘中午吃啥?’吗?”

“哦,V Element,是吧?”

“‘快逃!逃!祂不是我们可以面对的……’这Site-12中某位研究员向外发送的最后一条信息。我是RainyClockrest。”

Areyoucrazyjerry补充:“基金会的数据库出现了这样一篇告示:”

skiplogosmall
以下信息经O5议会一致决定通过后撰写发布。

在你们看到这篇文档时,基金会已经不复存在,也许人类文明也不复存在了。

我们之前的任务是围绕着收容与研究异常项目、实体以及其它各种各样的现象。该任务上百年以来一直都是我们组织的重点。

由于我们无法控制的情况,该指令现已更改。我们的新任务将是生存下去。

关于是谁毁灭了基金会这个问题,我们也无法回答,我们只知道祂是一只红色的SCP-682,数据库中有一个程序,它会根据监控判定该实体在哪,但是可能有误差。

至那些仍活着的基金会职员,请你们活下去,并尝试启动黄石公园里的东西,所有人现在都有最高权限,但是能用上的估计很少。

V Element问道:“SCP-682不也只是一个Keter吗?它怎么会毁灭基金会呢?”

Areyoucrazyjerry拿起一块可颂:“它应该不是SCP-682,而是一个长得和SCP-682完全一样的高危异常。”

“基金会要我们启动SCP-2000,它在黄石国家公园。”

“大概三四十分钟车程。”

“我们必须动身了,祂在向我们移动。”

“咚——咚——咚—— ”

“来不及了,我去拖住他,Areyoucrazyjerry你快点去黄石。”

“我也来!”

“我会永远铭记你们的牺牲,保重!”Areyoucrazyjerry说到,向车跑去。


Areyoucrazyjerry来到了2000旁,启动了它。他拿起手机,看了看祂的位置,“还好,还没追上。”

Areyoucrazyjerry上了车,把车开到了一座小山上。

Areyoucrazyjerry坐在草地上,欣赏着美丽的日落,“啊,我也算尽了职,死而无憾了。”

“咚——咚——咚—— ”

“来吧,我准备好死亡了。当然,在我死之前,肯定要骂你几句,你这个傻逼大蜥蜴……” Areyoucrazyjerry大喊道。

迎接他的不是死亡,而是一阵强光,哪怕闭上眼睛也感受得到。

“嘿,中午吃啥啊?”

“???”




由於條目的分數為-114514分,現根據刪帖指導,宣告將刪除此頁:

如果你不是作者又想要重寫些條目,請在此帖回覆申請。請先取得作者(或管理員,如果此文檔搬運自論壇的話)的同意,並將原文的源代碼複製至沙箱裡。除非你是工作人員,否則請勿就申請重寫以外的範圍回覆此帖

© SCP基金会云国分部
© 地下黑市
2019-2022
一切内容公开共享